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特訓是用來找碴的 04

  淅瀝淅瀝水聲嘩啦,偌大的浴室裡充實著令人面紅耳赤的喘息聲。   我本來是應該要好好幫萬齊刷背的,本來是這樣的沒錯──   「唔……不要啦……」   「都溼了。」   密閉的空間被白霧填滿,飄散的水蒸氣提高了彼此的體溫。   我蹲坐在木椅上,迴避著萬齊的視線:「還不都是你害的……」   「不好嗎?」   「可是……」萬齊的手滑過我的後頸,我躬起了背抗拒著從骨髓裡泛起的麻癢。   「不要緊。」   我咬著牙搖頭,卻阻止不了任何人。   「這裡只有吾等。」萬齊的低語像惡魔的呢喃,貼在我耳朵旁,輕輕地誘惑著我的理智。   「不可以啦……」我用力推開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臉盆遮在胸口。   「為何?」   霧氣中的萬齊眼神依舊刺人,我嚥了嚥口水後才下定決心道:「因為替人搓背的時候怎麼可以連自己也脫光呢!」   這是基本的規矩,我必須要嚴格遵守才行。   「不脫光也有不脫光的方法。」萬齊這麼說,然後就向我伸出魔掌。   「還是不行啦!」我用臉盆打他的手,但他可是人斬呢根本不怕痛,沒兩下子就閃過我的攻擊把我抱在懷裡。   本來就已經被水花濺濕的衣服現在又被萬齊身上的水珠給弄得更狼狽了。   家庭主夫教戰手則裡有提到,當在幫親愛的洗澡時,若被吃豆腐的話一定要盡可能地把住矜持,千萬不要輕易把屁股露給人家看,否則不就跟泰國浴女郎的等級一樣了嗎。   為了我良好的形象跟不輕易被攻陷的身段,我必須要忍耐住……要忍耐住……要忍耐……「啊啊、不、不能摸那裡啦!」   沖田隊長,我受的訓練不足忍耐不了呀!   「喔,不然該摸哪裡?」   萬齊的手已經滑進我的大腿了,教戰手冊上沒有教我要怎麼把正試圖掀開我衣擺的『親愛的』請出去的辦法。   「這裡呢?」   萬齊捏住我的……我的……我的高完成度砲管,再充滿惡意地問我:「想射嗎?」   「不想啦、你快放開我,這樣我要怎麼幫你洗背?」   「先幫你洗好這裡。」他邊說邊加重了力道。   「嗯唔──」討厭啦!我立刻摀住嘴巴,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噁心得要命的呻吟聲被萬齊聽見了,他抬頭瞄了我一眼,然後露出了個得逞的笑容。   這下該怎麼辦?雖然我的使命是當個進得了廚房又出得了廳堂的超賢慧主夫,可是沒人告訴我遇到色狼時該不該一腳踹爆他的小蛋蛋呀?   「我可以讓你舒服。」   不對啦,讓對方感到愉悅應該是家庭主夫的責任,這下子我跟萬齊的立場就顛倒了。   「你等一下,」我慌亂地道:「我、我來幫你。」   「喔?」   「就算是這種地方跟那種地方,我都會幫你洗乾淨的,所以……所以請你先放開我!」   萬齊的手繞在我的腰上,就保持著這個姿勢靜靜地盯著我看了一分鐘,用他緊縮的瞳孔。   時間到,你做了個美夢嗎──不對啦,現在不是說這種冷笑話的時候了!我不安地拍打著萬齊的胸口問:「不、不可以嗎?」   萬齊根本沒理會我,一顆頭就往我的臉上壓了下來。   他是要我幫他擠鼻頭粉刺嗎?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萬齊溫熱的唇已經貼在我的嘴角了,而後,浴室門口響起了刺耳的撞擊聲。   碰碰碰就像鬼敲門一般。   「哼哼,我倒是不知道鬼兵隊的浴室可以游泳──」幽怨的低語,穿透門縫衝進我倆之間硬生生地遏止住萬齊的動作。   原來鬼真的來了。   我嘆了口氣,這次真的用了勁推開萬齊。   「像這種摟摟抱抱的行為,只有在臥室上跟在廚房時才可以做啦。」我走向浴室入口,邊自言自語地邊拉開木門,苦笑著迎接門口臉色很糟的高杉。   高杉瞪了我一眼,才甩著袖子走進浴室。   八成是憋尿憋很久了吧?   真可憐,希望他別膀胱發炎。   我扭過頭看了萬齊一眼,他已面無表情地穿好了衣服,而且看起來似乎在生我的氣。   「唉……」看起來要當一個能讓每個人都滿足的家庭主夫,比讓四十歲仍舊獨身的女兒嫁出去的難度還高呢。    -- 越來越覺得這篇寫得太OVER了...山崎都不山崎了...(其實是第一人稱很難拿捏XD) 在兩回內一定把這純搞笑自爽用的文結束掉 老實說我這設定本來是要拿來寫銀沖的,但我只要一開始寫萬山就停不下來(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