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01

        風開始刮時總是像這個樣子。   山崎拿著羽球拍,在院子裡撈著被吹得滿地滾的羽球。   「喂山崎,你該拿的是竹掃把吧!」不知道是誰在背後這樣吐槽他,也許是土方副長吧、也許是齋藤或是其他隊員?山崎並不太在意。   滿天飄散的枯葉像已逝去的戀情般,飛舞旋轉著最後和在泥裡靜靜的死去。   人生最後究竟會變得怎麼樣呢?對於沒有未來的真選組而言,人生吶人生到底是──   「這種事不重要啦,土方你怎麼還沒去死?」   「我為什麼要去死?倒是總悟,你吃的是我特地藏起來的栗子對吧!」   人生的確是不太重要……山崎苦笑,假裝沒發現真選組隊長跟副長又再進行無意義的爭吵,默默地揮著他的寶貝羽球拍。   「山崎,現在不是打羽毛球的時候。」沖田吃剩的栗子殼非常準確地打在山崎的腦袋上。   「啊吱吱吱──好痛。」   「吱什麼,你又不是老鼠,你以為裝成老鼠就會受歡迎成為百年不敗的騙錢二次元動畫明星嗎。」沖田毫無悔意地又把一個栗子殼丟過去,「要是能像那隻死愛錢、死也要把把肖像權死握在手裡、會在脖子上打領結的老鼠也好,好歹能替我賺點打小鋼珠的籌碼。」   「要讓山崎扮老鼠賺錢、錢也應該是要貢獻給隊上吧!再說你還未成年怎麼打小鋼珠。」   「假裝取締就可以進去啦,笨蛋土方先生。」   重點也不該是這個吧?再怎麼不在乎,人生的意義也不可能是扮成米老鼠斂財吧……而且……山崎拉拉自己的耳朵,「我賺得到錢嗎?」   「賺什麼?」產生這種質疑的聲音不屬於沖田、土方或是山崎本人。山崎嚇了一跳,右腳一不小心就踩進剛剛才掃好的落葉堆。   「哈哈哈山崎你怎麼這麼慌張?」聲音的主人大笑地從山崎身後的大門走近,正是不知道從哪一段開始偷聽的局長近藤。   「局長,是你呀……」山崎無趣地把腳從落葉堆裡拔起,近藤卻用完全相反的爽朗態度拍著他的背,差點沒把他膽汁都給打出來。   「門口有人找你唷。」近藤笑了一陣後才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   「欸?找我?」   「喔對了,山崎我忘記告訴你剛剛有人找你。」嘴裡都是栗子的沖田含糊地道。還未成年的他記性就這麼糟糕,山崎真為真選組的未來感到擔憂。   「是誰找我……」山崎輕聲地問,也沒等近藤給他解答就拖著羽球拍走向大門。   該不會是來收欠款的吧?欠債的理由很可能是沖田隊長又用自己的名義去騙吃騙喝之類的?或是局長去超市買哈根達斯時又忘記帶錢?山崎腦子裡飛快地想著數種可能性,但等在真選組大門口的訪客卻不是黑社會的兇神惡煞,而是位都已經一把年紀還留妹妹頭、身著樸素和服、臉上帶了個誇張紅色眼鏡的──「極道之妻!」山崎退了一小步低喊出自己的猜測,接著急忙舉高自己的羽球拍:「這裡是警察局,你們不能因為不能使用暴力討債就派出大姐頭來呀!」   被稱做為黑道大哥的女人的歐巴桑推著眼鏡,有些疑惑地用試探的眼神掃視著山崎:「什麼?不是啦,我是阿通媽媽,你就是山崎先生吧?」   阿通媽媽是啥?化學肥料清掃公司?山崎愣了愣,心裡的警鐘狂敲,如果是女人的話……女人就一定是土方副長惹來的,副長該不會又是被哪個地方的奇怪女人纏上就報了自己的名字當擋箭牌吧?   「抱歉抱歉太緊張了一不小心就忘了要先自我介紹。」自稱阿通媽媽的歐巴桑從胸口掏出名片遞給山崎,「我是寺門市,是阿通的母親。」   「阿通──是那個阿通?」山崎在記憶裡搜刮出阿通的名字,找出必要的資訊:阿通曾經來擔任過真選組的一日署長,現在是當紅的偶像……但這位阿通的媽媽來找自己做什麼呢?   「是這樣的啦,我們阿通的製作人,淳蛋君你認識吧?他在彈三味弦的時候被一個自然捲的男人用木刀從直昇機上拉下來了,因為從天上摔到地面,所以就把手指弄傷了,這種聽起來就跟動畫裡才會演的劇情沒兩樣的事你不相信也沒關係啦,但是我們阿通唱片公司的負責人鳥羽先生說你跟淳蛋君交情似乎不錯厚?淳蛋君他做事挺神秘的連唱片公司都找不到他,你能不能幫我去問問他是真的不能作曲了嗎?我們阿通的新單曲宣言可是已經傳片大街小巷了呢──」   「等、等一下!」全天下的歐巴桑都是這樣的嗎?只要一開口就停不下來了嗎?山崎邊擦著額上的汗邊努力消化阿通媽媽交待給他的那一大大大大串留言。   「不能再等了啦!」阿通媽媽顯得很焦躁,「再等下去就真的必須要延後發行了。」   「可是我不認識什麼淳蛋君呀!」山崎終於找到自己拒絕的理由,他可沒騙人,他這一輩子平凡,跟演藝圈什麼的是決定扯不上關係的。   「但是鳥羽先生他──」   「如果是自然捲的話我倒是知道唷。」   山崎點點頭,他也猜得到自然捲的男人會是誰,但他並沒有跟阿通媽媽提到任何關於頭髮的話題,所以……山崎猛然轉過身,指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背後的男子:「欸、咦、啊,沖田隊長你在呀?」   「呦,山崎你幹麼一張臉像便祕一樣地看著我呀。」不知道從哪段就開始偷聽的沖田舉起手揮了揮,非常自然地走向阿通媽媽身邊,「老太婆你想找蠢蛋嗎?」   「是淳蛋。」阿通媽媽糾正。   「是哪個蛋都無所謂,如果我幫妳找到他的話,有什麼好處?」   阿通媽媽推了推眼鏡,瞇眼道:「你們真選組不是人民的褓姆嗎?」   「我們只負責找被誘拐的美少女跟被猩猩偷走的哈密瓜事件而已。」   美少女就算了,但哈密瓜是什麼呀?要說也要說呀香蕉!山崎尷尬地擋在沖田身前,對著阿通媽媽苦笑道:「那個……對不起啦我們真選組不能隨便幫偶像……」   「可是我也找了你們近藤局長,請他幫忙阿通製做新曲,他馬上就答應了唷,再說若是在尋找淳蛋君之中的花費,我還可以支付。」   「妳願意付錢?也就是我要吃幾串丸子都可以囉?沒問題,真選組會替你服務到家的。」沖田非常用力地、拍著山崎被二次摧殘的背,立刻就答應了阿通媽媽的請求。   「可是我們真選組不是萬事──」   沖田一巴掌摀住山崎的嘴,用會讓這個監察員渾身顫抖的職業性笑容信心十足道:「什麼蠢蛋還是水煮蛋還是鹹鴨蛋都沒問題,妳就在家摳著腳皮等後我們的通知吧。」   一聽到沖田的承諾,阿通媽媽就像放下重擔般深深地鞠了躬,才又推回她滑落的眼鏡。   「那麼,就萬事拜託了。」   看著阿通媽媽離去時直挺挺的背影,山崎忍不住向沖田詢問:「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她其實是個好人呢,這麼為女兒著想。」   「是金母雞。」   「蛤?」   「所以我們只要找到蛋就行了。」   「可是隊長,你知道那個淳蛋在哪裡唷?」   沖田又敲了山崎的頭,大概敲了四五次後才道:「有人會知道。」   到底是誰知道,山崎已經暈了,所以根本搞不清楚。   但他心裡卻泛起了某個奇特的感覺……又從阿通媽媽口裡得知的訊息,讓他想起了某個他不是很願意想起的男人。                    -- 老實說我還沒決定好 這篇要以"山崎萬齊已經互相喜歡了"為前提 還是要以"他們兩個只是很在意彼此而已"為前提 還有我希望,這篇千萬不要變長篇,最好2回就可以結束(汗) 啊另外那個人妻事件,因為最近沒什麼梗就沒寫了 那種東西也沒什麼重點,就當他不存在好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