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02







  「是誰呢……」

  「啥是誰?」沖田嘴裡塞滿丸子,口齒不清地回應著山崎的低咕。

  「隊長,嘴裡都是東西時就不要講話啦。」

  「唔嗯──」沖田嚥了好大一口才將食物全吞進肚裡,但他馬上又伸出手要求:「可樂。」

  「我哪來的可樂嘛。」山崎嘟著嘴,手裡拿著羽球拍胡亂地揮著。

  都是沖田隊長啦……他在腦海裡開始抱怨,等阿通媽媽那個女人一離開後,山崎就被沖田催促著要去找什麼淳蛋君。沖田說將淳蛋從直昇機上拉下來的『自然捲』非常有可能就是萬事屋的老闆,但他們跑到萬事屋去時,卻沒有發現半個人在。

  山崎沒敢告訴沖田,他有在萬事屋附近的小路裡看見穿著奇怪馬戲偶衣的奇怪生物,外表就像阿通來當一日局長時出現的不吉祥物……不吉祥物的真實生份就是萬事屋三人吧?但山崎並沒有將這情報說出口,他有一種感覺,若是他讓任何人知道的這件事,自己就會失去某個機會……

  失去的到底是什麼呢?山崎抬起頭,才發現太陽不知何在已逐漸西沉,豔紅色的雲彩也已布滿天空。

  就跟那一日一樣呢……山崎瞇起眼,被封鎖在心裡深處的某個回憶,正一點一滴地復甦。

  「你發什麼呆呀?口水都流出來了,不要以為把你的口水混一混就能裝成可樂騙我唷。」

  沖田的後腦杓攻擊讓山崎好不容易想起來的一點線索又煙消雲散,「很痛耶隊長。」他委屈地揉著發腫的頭,暫時回到現實中。

  沖田毫無悔意地拿起串丸子的竹籤:「痛就代表你還活著,這不是很好?我還真想讓土方先生再也感受不到痛的感覺呢。」

  「隊長你不要邊戳我邊說這種話啦!」

  「是是是。」

  完全感受不到沖田隊長有反省的誠意,山崎含著淚將沖田從丸子店拖到便利商店,「隊長,你不是要喝可樂嗎?」

  「突然又不想喝了。」沖田說,接著就走向雜誌架,「山崎,這就是阿通那連日文都說不好的女人嗎?」

  沖田指著熱門雜誌的封面,那裡的確刊登了可愛的和服少女。

  「阿通語可是她的特色呢,隊長。」

  「是嗎,像是『山崎馬打仗結果踩到狗屎而落敗』這種句子就叫阿通語呀。」

  哪有人語尾加上的句子比主詞還長的呀!

  山崎決定不跟沖田抗議,拿了杯加了料的思樂冰後打算要去櫃台結帳:「隊長,我們回去吧。」沖田卻突然拉住他,將雜誌塞到他面前:「這就是那個什麼蛋嗎?」

  「是淳蛋,隊長。」距離太近,山崎看不清紙上的畫像,但他猜想是沖田找到了淳蛋君的資訊。

  「原來如此。」

  「什麼東東?」

  「這個。」沖田又把雜誌推給山崎,指著上頭一張模糊的偷拍照:「不是那傢伙嗎?」

  那傢伙是誰?山崎瞇著眼,仔細地看了照片,照片裡有個全身黑的男人,漆黑的髮、漆黑的衣、漆黑的墨鏡與被漆黑掩蓋的回憶從圖紙上漫延,通過他的指尖侵食他的眼睛,一瞬間就淹沒了他的全身與視線……

  ……山崎想起了他不願想起的男人,關於聲音、還有味道。

  

  「山崎、喂你這笨蛋?」沖田忽遠忽近的叫嚷終於讓山崎找回了現實。

  他慌亂地揮著雜誌,苦哈哈地笑了起來:「哈、哈哈……隊長……這照片還真模糊呢。」

  「山崎,你認識他?你認識他,你本來就應該認識的嘛。」

  沖田用像聊天般的口氣重複著帶有肯定意含的問句,輕巧地,逼著山崎沒辦法再隱瞞下去:「沒、沒有啦,就是前陣子伊東他叛變的時候我……」

  「你就被這個戴奇怪耳機的傢伙砍成兩半了。這件事所有的讀者都知道,但你怎麼從地獄爬回來的讀者們都很好奇呢。」

  讀者是誰呀?而且更重要的是,沖田的態度根本就已經判定山崎跟萬齊有問題了──

  「隊長,你誤會了啦!」山崎用力氣搖著頭,幅度之大讓沖田懷疑他的脖子會不會因此扭斷?

  「喔──誤會是思樂冰的新口味嗎?」沖田拿走山崎的紙杯,然後握在手裡捏呀捏的,杯裡的冰沙也隨著外力而噗滋噗滋的響。

  自己的腦袋搞不會會變成跟這紙杯一樣,山崎沒辦法克制自己不這麼想:「不是啦,我只是受他照顧了一下子,所以才對他稍稍認識而已啦,而且我不是密探嗎?這種情報多少還是知道的。」

  沖田用力地把思樂冰用力一吸,點頭道:「咕嚕咕嚕那你就去吧。」

  「欸?」

  「咕嚕咕嚕魔法陣……啊這個梗太宅了,都是被土方先生教壞的,總之,快去把那個什麼蛋的找出來吧,我可要靠他跟阿通媽媽狠狠敲一筆呢。」

  「我們是真選組耶,隊長。」

  真選組哪能濫用職權向人勒索的?而且沖田喝的思樂冰還沒付錢、手裡被捏爛的雜誌也不知道要不要賠償。

  「不要再說廢話囉山崎,讀者都快不耐煩了,你就快去把那個蠢蛋找出來吧。」

  「哇啊啊──」山崎的叫聲與便利商店門口的叮咚聲混為一體,等他察覺時自己已經被沖田一腳踹到馬路上了。

  屁股很疼,心裡頭很亂,「隊、隊長?」他一點都不明白沖田究竟要自己做些什麼?

  沖田用庸懶的表情朝著便利商店門口揮手,「沒找到人就回來囉的話,我會好好再訓練你的唷。」

  「怎麼這樣……」山崎垮下嘴,沖田要求的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要他去找出鬼兵隊的人斬河上萬齊……先不提要混進鬼兵隊的難度、也別去介意阿通居然找了那種恐怖份子當製作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該如何找到萬齊?為什麼沖田就是能這麼肯定地答應阿通媽媽的要求?山崎認命地坐在馬路上嘆了口氣,他與萬齊也只不過是在遙遠的曾經有過那麼一次接觸而已,而那段回憶……

  那個叫人不願再回憶起來的親密接觸──

   





  












--
總覺得無法在5回內結束......
我對老是不小心把劇情拖長的自己感到覺望了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