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03




  

  『我改變心意了,你的歌,我還滿想繼續聽下去的。』山崎依舊記得這句話。

  伊東叛變那一天,全真選組都亂了。為了對付鬼兵隊與叛徒的卑鄙攻擊,土方與萬事屋的幫手從江戶城一路殺到高速行駛的火車上。

  這些事都是事後山崎聽他人轉述的,山崎並沒有參與那場豪華的戰鬥,當時的他受了重傷,腹部被一把鋒利的武士刀刺穿,獨自一人躺在石地上望著由藍轉紅的天色。

  山崎曾經以為自己會死,死亡並不可怕,但他不想在離開世界之前,腦中卻只剩下那個殺了他的男人。

  山崎沒想到,最後那個在他腦裡流連忘返、屬於敵對勢力的男人卻救了自己。

  『我很期待你能活下去,繼續往下唱給我聽。』

  男人向山崎提到了『歌』。

  山崎自認歌喉不好,而且他當時肚子被開了好大一個口子、嘴巴裡還滿滿都是血,但那個要他『活下去、再唱歌給我聽』的男人卻背對著他說著不可思議的話,像是在用一時興起的施捨可憐山崎的無能。

  山崎覺得很生氣,怒火跟著他的血一起流出了他的體內,於是他提起了迎向死亡的勇氣,盡可能地大聲叫住了那男人:「喂、河上萬齊!」

  那全身漆黑的男人也因此停下了腳步,卻沒有回過頭。

  「你就這樣……就這樣把我丟在這裡……」山崎說著說著突然覺得鼻酸,他搞不清楚是因為傷口太疼了、還是太過擔心其他真選組隊員的安危?但他終究沒有讓淚水掉落,仍是憋著一股不願輸給鬼兵隊的骨氣怒斥著那個男人。

  「你走了,我要怎麼活下去?」

  山崎向那個男人說了如此做噁的台詞,他的胸口填滿了膽怯與怒火,心跳也隨著短暫的沉默而加速。

  就在那一刻,男人像貓頭鷹般轉動著他的脖子回過頭了。

  「你說的是。」

  那個男人笑了。

  山崎的神智,也跟著斷裂了──

  

  ◎

  

  「啊呀喔咿欸嗚啊!」山崎趴在地上抱著頭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他的腦袋一片混亂,根本無暇顧及指著他說他是瘋子的路人小孩。

  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距離便利商店有數公里之遠的江戶城高級住宅區內豪華的大門之前。

  這裡是萬齊的家,至少曾經是。

  山崎抱著自己的頭,與萬齊相識的回憶差不多都想起來了。雖然他一直拼命地壓抑這段過往,但本能仍是帶領著他的腳步前往萬齊的住所,還在他腦子裡催促著他:現在只需要從馬路上爬起來、再堅強地按下門鈴、用手銬銬住萬齊,就可以跟沖田交待了。

  「這很簡單嘛。」山崎對自己說,身體卻動彈不得。

  「你倒在人家家裡做什麼?」即使路上有人關切地詢問他,他也無法冷靜。

  「想找你呀。」山崎半跪著,臉埋在手臂裡,雜亂無章的思考讓他很隨意地回答了路人的搭話。

  「是嗎。」

  路人俐落地勾起山崎的腰,很突然地將他抱了起來,山崎慌亂地仰起頭,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目標已經出現在眼前。

  「萬、萬齊?」像小狗一樣拎起來的山崎,只得慌亂地抓緊著萬齊的肩膀,「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這是我家。」

  「我知道呀!」山崎扯著喉嚨,才驚覺到自己要問的不是這個:「啊不是啦,你這樣抱著我、我、我……」

  「──嗤。」萬齊的聲音從齒諷中鑽了出來。

  他一定是笑了!山崎賭氣地扭動著身子:「放我下來、你抓著我要幹麼?」

  「帶你回家。」萬齊平穩地道,完全不受山崎的干擾影響。

  「我才不要跟你回家,我說過了嘛!」

  萬齊突然停下腳步,就站在豪華的大門前:「你,不是來見在下?」

  「是、是沒錯啦。」

  「那就進去。」萬齊推開門又邁開步伐。

  「不要!我不進去!」山崎也不甘勢弱,騰出一隻手死拉住門板,表現出自己堅定的力場。

  「……你到底想怎樣?」

  山崎用眼角瞄著萬齊,萬齊跟與自己相遇時的模樣差了好多,雖然還是戴著招牌耳機與墨鏡,下沉的嘴角看起來也像是在不高興,但他的氣息變得沒這麼銳利了,氣味也──

  「不是啦!」山崎慘叫阻止自己過多不相干的雜念,「我代替阿通媽媽來的。」

  「誰?」

  「阿通的媽媽,就是阿通的媽媽呀。」

  完全無法讓人輕易理解的說明方式,引來萬齊的嘆息。他拍著額頭,終於決定放下山崎:「寺門通,她的母親?」

  「嗯。」終於獲得自由的山崎,連忙找出寺門市的名片遞給萬齊,「她說你不負責任。」

  「只有你這麼說過在下。」

  山崎尷尬地笑了笑,自己的確曾經為了生存,要求萬齊負起責任過。但那段『過往』並不美好,即使已回想起來,他也不願再次咀嚼。

  「這不重要嘛。」他先是退了兩步,保持安全距離後才又問:「原來你是阿通的製作人啊?」

  萬齊有點不耐煩地點了點頭。

  「可是,你現在作不出歌來了?」

  萬齊又點了點頭,氣息變得更加地陰沉。

  山崎仍自顧自地道:「是因為手指受傷的關係嗎?但你剛剛明明還能將我抱起來的……」

  「還想再試一次?」

  「欸?」山崎眨了眨眼,表示不解。

  「在下的手指有沒有受傷,誰最清楚?」

  山崎臉色突然一變,連話也開始結巴了:「啊、這、這個是、是……就是……哈哈……那是意、意外……」

  無視山崎的閃躲,萬齊直挺挺地走向他,用食指抬高了他的下巴,像陰間索魂的怨靈般低沉地道:「山崎退,你得負起責任。」

  ──果然不該來的、不應該再相見的。

  山崎看見墨鏡裡映照的自己,就跟大頭娃娃一樣,晃動著沉重的腦袋。

  

     













--
我...好像...又把這篇當成長篇在寫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