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06





  怎樣都好,山崎想。

  一但跨越了界線,就會覺得自己先前的煩惱都是多餘的,線的另一端沒這麼恐怖,它有的,也不過是滿滿的灰色濃霧,阻擋了前進的視線。

  站在那一端,山崎不知所措,卻又感到有些許的心安,他不知道這種接近矛盾的感情是什麼,但他最後仍選擇了回歸到平日的生活,為了要迎合所有人的期許,山崎退,就只能是個平凡無存在感的普通人。

  「所以,山崎,你到底搞定了沒有?」沖田嘴裡咬著吸管,靠在電線桿旁等著好不容易才從萬齊家離開的山崎的報告。

  他偶爾也會想像沖田一樣令人不容忽視,但不管再怎麼地努力,山崎就只會是山崎,不會變成羽球拍。

  當個羽球拍還比較好呢,至少在面對沖田一臉可有可無的質詢時,不會縮起背脊:「隊長,他說他沒辦法。」

  沖田皺了皺鼻子,看起來卻不像是在生氣:「山崎,你洗過澡了?」

  「呃……」

  「這味道跟我們用的大賣場廉價品完全不一樣。」沖田拉過一撮山崎的髮湊到臉前聞了聞:「是薰衣草,就跟廁所的味道一樣嘛。」

  「是、是這樣嗎……」

  就結論來說,平凡的傢伙不管用了多好的行頭,也無法創造那與眾不同的氣質對吧。

  不知道哪個混蛋說過,每個人都有其特殊之處與存在的價值,但光江戶城來看,上百上千萬的人中,山崎就不信人人真的都能這麼與眾不同。

  江戶人是群居的生物,山崎自己多少也明白,就是能混在這種『與大家雷同』的屏障中,他才會覺得安心。

  但萬齊卻將他揀了出來。

  山崎不知如何是好,便這麼一直持續著在線另一端的生活。

  不該是這樣的,山崎有些激動地拉住沖田:「隊長你要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

  「我、我不是故意的……萬齊他……我是說河上他的事,我會……」

  沖田哈了一聲,似乎完全搞不清楚山崎到底想表達什麼:「你腦漿也被洗掉了嗎?我肚子餓了,去吃牛排漢堡聖代吧,就用那個歐巴桑的錢。」

  「隊長,她是阿通的媽媽啦。」

  「管他是誰的老母,倒是你快點把曲子拿到手啦,這是任務唷,嘿嘿嘿。」

  這是哪門子的任務啊!是否就是要像這樣無視常規、職權濫用,才有機會成為『特別』的人吶?

  山崎無奈地耍著沖田的手:「隊長你笑得好噁心。」

  「一想到可以買新的火箭炮轟掉土方先生的腦袋,我就忍不住全身發抖呢。」

  「不要用像談論路邊小狗生了沒的口氣說這種話嘛。」

  沖田聳了聳肩,又裝出嬌弱的表情道:「不過山崎為什麼我必須跟你這樣手牽手啊?你是偷偷愛上我了嗎?哇我好害羞唷。」

  「我……」仔細一看,才真的注意到自己的五指是與沖田的五指相連的,沖田的體溫不高,肌膚看起來細嫩但在指尖的部分卻充滿了繭,這是認真練劍的成果啊?

  山崎卻從未這麼握住萬齊的手過,所以他一直不知道萬齊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

  「隊長,要是這是真的呢……」

  「欸?」沖田抖了一下。

  「我要是真的喜歡隊長了怎麼辦啊?」

  「你……」可能是想說你是在開玩笑的吧,沖田整個身體往電線桿的角落縮過去,似乎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能整到向來以欺負人為樂的沖田,山崎得到前所未見的愉悅,他突然有些了解到擔任S的快感了,他又得寸進尺道:「隊長,我可以吻你嗎?」

  這玩笑似乎開得有點超過了,沖田瞇著眼瞪了山崎片刻,最後揚起他慣有的笑容:「是山崎的話可以唷。」

  他反身往山崎的方向靠了過去,主動抱住山崎的肩,這反而讓山崎陷入窘境,「欸──隊、隊長,這種事要慢慢慢慢慢──」

  「嗚哇,山崎你心跳好大聲耶。」

  「這這這這是當當當當然的嘛!」

  局勢一下反了過來,山崎心裡哀號著,他果然不是一個當S的料,可是沖田似乎玩上癮了,在大馬路上就把山崎推倒,自己坐在他身上。

  「原來是這種感覺呀。」沖田像是恍然大悟般點點頭。

  「到底是什麼感覺呀!」山崎大叫。

  「你就乖乖地不要掙扎,要掙扎一點也可以啦,我想土方先生一定會掙扎的。」

  「等等等等等等隊長你回去還要對副長實驗呀!」

  「當然啦。」沖田顯得十分高興:「還有局長、齊藤、永倉、山原、武田、井上、丘等等等,你們全都成為我兩腿之間的俘虜吧!」

  這種話不是能當街講出口的吧!

  自己到底教了沖田什麼?早知道就邀請他一起玩卡巴迪了,人生就是這樣不斷地懊悔啊……等等這是某個永遠的小三生的某位姐姐的台詞吧?

  「山崎你認輸吧!」

  「隊長,我已經認輸了啦,你快從我身上起來啦。」

  沖田稍稍地抬起屁股,又用力地坐回去:「唉呀,腳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隊長你明明就沒有腳軟啊啊啊啊啊不可以亂動啦!」

  真的太糟糕了,山崎想摀住臉,但他有一隻手也被挾到沖田的大腿間了。

  靠著洗澡消退的熱度又回到身上了,能發現自己這種事的明明就只有萬齊……是的,他為什麼現在才發現呢?他早就跨越到線的另一端了,而把他從茫茫人海中挑選出來、說他擁有那個活下去的價值的,是萬齊。

  不管現在陪在身邊的是誰,這半年來,他腦子就只有唯一一名渴望觸碰的人。

  「萬齊!」山崎用盡力氣大吼。

  「我去找他,去完成任務,所以……」山崎努力掙扎著,好不容易才逮到沖田的縫隙逃了出去,他在馬路上滾了三圈後才狼狽地爬了起來,「對、對不起,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於是山崎邁開了腳步,像逃難般也像追尋著什麼般,不顧一切地奔跑了。

  「什麼嘛我又不會真的吃了他。」沖田拍打著身上的灰塵,收斂起臉上的笑容背離山崎離開的方向。

  他面無表情地抬起頭,對著電線桿後的又一個電線桿道:「山崎那笨蛋在玩什麼遊戲我不管,但再讓我碰到你就是死路一條。」

  「哼。」電線桿傳來了冷笑:「期待那一日。」

  沖田扭動著手指,也跟著悶哼:「放心吧,我會在你把曲子交出來後才宰了你的,所以你也別用那充滿嫉妒的眼神看這我,我怕我會忍不到那個時候就先用偷窺的罪名逮捕你,河上萬齊。」

  「彼此彼此。」

  沖田二話不說地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黑色物體往電線桿一丟,轟地電線桿燃起劇烈的煙火,但裡頭已經沒有半個人了,就算有也燒成灰燼了。

  「跑的真快,就跟山崎那笨蛋一樣嘛。」

  看著劈啪響的火花,沖田喃喃地道:「都忘了肚子餓了。」

  













--
算了,怎樣都好,我已經不想去思考我到底在寫什麼東西了(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