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07

 

 
  沮喪與後悔之間的差異到底是什麼?大概就像蟑螂與小強一樣吧,只是名詞上的不同?
 
  山崎靠在萬齊家的廚房,惡狠狠地拿起拖鞋天誅了從他腳邊爬過的褐色昆蟲。
 
  為什麼會回到才剛逃離的地方、又為什麼要躲在人家家裡的廚房?自己的尊嚴到底算什麼啊?難道就值一美奶滋的重量嗎?
 
  「嗚啊哇欸喔嘎吧──」山崎吼著無意義的發聲詞,很用力將打死昆蟲的拖鞋丟進垃圾桶裡,撞擊造成咚的一聲,山崎才發現垃圾桶裡沒裝袋子。
 
  不過只是離開半年,萬齊這傢伙就已經喪失了生活能力……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想到老是裝成酷男的男子是個沒有自己就會遺忘廚房用途的笨蛋後,心裡頭那莫名的煩躁就像找的了缺口般,一口氣流盡。
 
  這只是在替自己找藉口而已。
 
  當然,這個『事實』,山崎是不會願意去承認的。
 
  像是在為自己的行為解套,山崎打開流理台的抽屜,翻出先早自己折疊好的圍裙穿上。圍裙有些灰塵,但山崎並不以為意,因為只放有冷凍食品的冰箱更讓他煩腦。
 
  山崎並沒有多擅於料理,但要跟真選組那一群好吃懶做的男子漢們共同生活,一些基本的生活能力是一定要有的。
 
  還記得萬齊第一次吃到自己替他做的國民料理咖哩時,說出了『這種粗劣的烹調手法反而提昇了料理的美味』這種評論,當時山崎認定萬齊是在諷刺自己技術差,還為此不高興了好一陣子,但現在想想,當時的萬齊大概是想表達那簡單的料理有媽媽的味道吧?
 
  「真是笨蛋。」山崎笑了笑,鑽進冰箱想找還能用的食材。
 
  「在說誰笨蛋?」山崎的腰被人從背後抱住,他吃了一驚,正想回頭時,後頸就被咬了。
 
  「嗚啊──!」
 
  像在品嚐般的低語順著耳背滑進山崎的耳膜:「好懷念啊,你這樣的打扮。」
 
  「什什什什麼打扮啊!」
 
  「還有老是會結巴的模樣。」
 
  「哪有!我、我……算了……」山崎趴在冰箱的置物架上,低聲道:「可以走開嗎?這樣會浪費電。」
 
  「不要。」
 
  「可是我……」本來想說自己不想見到他,所以要回去了,但這樣的台詞他已經不知重覆了幾千遍了,但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
 
  身後的傢伙很不客氣地拉起山崎的圍裙擺,完全無視他的煩惱。
 
  「萬齊,不要玩啦。」山崎抗議,但卻沒有阻止不安份的手滑到他的下腹部。
 
  「叫我的名字會讓我興奮。」萬齊舔著山崎的耳廓輕笑。
 
  「好像怪叔叔……」
 
  「是啊,很可恥吧,但我卻只對你這麼做。」
 
  「……」這是真的嗎?山崎想要反問。
 
  自己的存在當真是這般無可取代?而不只是個有趣的炮友而已?
 
  唉……身體比思考更加快速,隨著萬齊一圈又一圈的撥撩,體內還未沉寂的餘火也被勾了起來。
 
  「不要在這做啦。」山崎扳住萬齊的手,顯得狼狽。
 
  「在下不太能控制脾氣。」
 
  「蛤?!」
 
  萬齊回道:「現在就想把你撕裂。」
 
  「什、什麼啦!?」
 
  萬齊立即拎起山崎的頸子,將他從冷藏室裡拖出來,再用腳關上冰箱門,做為床,過火地將山崎壓在上面。
 
  萬齊掠奪了山崎的唇,像是宣示也像是發洩。
 
  好不容易穿上的制服又被弄得亂七八糟了,其實早在被沖田玩弄時就已經被刮得到處都是傷痕了,山崎緊閉著眼,被萬齊強行侵略的他只能想著自己得修補這身制服來稍稍抑制恐懼。
 
  他從沒真的畏懼過萬齊,即使是方是個萬惡的斬人。
 
  這麼一想,也許是萬齊對自己一直都十分的溫柔吧?雖然山崎他並不想領情、而他也不認為萬齊只將好的一面展現給自己知道。
 
  可是現在的萬齊很恐怖。
 
  舌頭像鑽子般,硬在山崎的口腔裡來回地搜刮,手也很暴力地扯破了山崎的褲頭,粗魯地拉扯著他的分身。
 
  感受不到快感、只有無止盡的侵略,萬齊在山崎身上又一次地施展了鬼兵隊趕盡殺絕的那一面。
 
  「不……唔……」山崎嘴角帶著絲,緊皺著眉頭想抗議,可是萬齊卻聽不見,只是像瘋狗般咬著山崎每一吋顯露於外的肌膚。
 
  這太愚蠢了,山崎想,自己就像是要被萬齊強暴了。
 
  強暴……難道在這之前的性愛,都是出自於兩情相悅嗎?
 
  「才不是!!」山崎突然像吃了炸藥般,一口氣推開萬齊。
 
  靠在冰箱門板上氣喘噓噓的他不安地看著正用手肘擦掉臉上口水的萬齊:「你……我……」
 
  強迫跟自己上床有什麼好處?但不需要強迫卻上了床的自己到底又算什麼?渴望與悔恨交織的感情又該如何是好?
 
  「抱歉。」萬齊很乾脆地道歉了。
 
  不知道要怎麼回應的山崎只好咬著唇道:「很痛……」
 
  「在下不太能控制情緒──」
 
  「這我已經知道啦!但你之前都……」
 
  萬齊瞇起眼,看著說不出話的山崎:「還能再碰你嗎?」
 
  「哈?」
 
  「不會痛了。」不待山崎同意,萬齊的手已貼到他的臉上,輕輕地滑過被咬傷的唇瓣。
 
  「萬齊你……」
 
  「我說過,你這樣叫我的名字我會──」
 
  最後的話語已送進山崎的口腔。
 
  是吻,只有這個山崎可以確定。
 
  他是心甘情願地伸手摟住萬齊的背。
 
  
 







--
已經第7回了嗎?有點驚到( ̄□ ̄|||)a
到底是什麼原因才可以讓我一個毫無道理的突發靈感變成這麼沉悶的臭文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