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忍者]背影

  


  就當做是夢也好,佐助這般對自己笑。

  但又啟能當做是夢?那不正是自己一直以來的願望嗎?

  閉上眼後的世界,是那雙晶亮的大眼閃閃發亮著,『呼喚我吧』那匹毛色皎潔的尾獸像是……總是這麼道。

  怎又能如牠的意?不得以也同樣睜大了瞳孔,卻在牠的金色眸子中,撞見了那張笑臉。

  嗯,是啊,就是如此。

  露齒而嘆。

  那是自身眼裡的世界,佐助笑著,笑得燦爛。即使眼前一無所有,在視線之內駐留的,仍只有那已背離自己而去的身影。

  

  「就像笨蛋一樣。」

  

  不知是誰這麼對他道的。

  鳴人一個翻身,從巨石上跳起,想也不想地即道:「我才不是笨蛋!」

  接著一個連翻滾,他摔到了地上。

  「啊啊──」鳴人悶哼了兩聲,仰起頭才看見卡卡西正無奈地按著額頭:「你果真是個笨蛋啊。」

  「那、那是……」

  「要這麼吃驚嗎?」卡卡西用腳底板戳著鳴人。

  「還不都是因為你嚇我!」鳴人大聲駁斥著。

  「當個好忍者,即使是在睡夢中也不能鬆懈。」

  「可是卡卡西老師你就常常在保持鬆懈啊。」鳴人話一說完,變立即從地上彈起,向卡卡西的腰間附近攻擊。

  卡卡西右腳向後一退,身子輕巧地往左旋轉,立即避開了鳴人的衝撞,鳴人肚子一縮,雙臂往前直伸,在他要再次摔落地面時,靠著手腕的力量做為支撐,翻了一個跟抖後又重新站起。

  「嘿嘿。」鳴人摸了鼻子,得意笑道:「完全沒事。」

  「這可難說。」卡卡西膝蓋接著一彎,不經意地勾住了鳴人的脛骨,還未站穩的鳴人又再次回到地上跟泥土做好朋友。

  「好啦快起來囉。」卡卡西說完後便從口袋裡掏出黃色書刊,看起來一臉不在意。

  「你都沒有一點想要道歉的想法嘛。」鳴人鼓著腮幫子問。

  「小櫻在找你唷,他在村子路口那裡。」

  「欸!?」

  「幹麼一臉驚訝。」

  「沒、沒有啦,該不會是我偷、偷……」

  「偷什麼?」

  「沒事,我走了!」

  不再理會專注看書的卡卡西,鳴人翻起身,迅速地往村外跑。

  小櫻是來找自己約會的嗎?雖然心裡還是會浮現些許『不可能』的念頭,但又忍不住這般期待著。

  但是在佐助回來之前就與小櫻約會,這樣好嗎?複雜而又可澀的滋味在胃裡蔓延,他不清楚這是因為興奮還是失落的心情。

  其實小櫻怎麼都無所謂了吧?雖然小櫻總是說她比較喜歡佐助而甩了自己好幾次、但真的要比的話,這世界上最喜歡佐助的人,還是自己吧?

  不、不對,希望小櫻喜歡的自己,這不是一直以來的目標嗎?鳴人壓住心臟那怦怦跳個不停的悸動,他之所以會這麼地無法確信,是因為他今天夢見了吧?

  佐助正對著自己笑,一思及此,他也忍不住泛起了笑容。

  

  「佐助才不會那樣笑呢!」

  

  遠遠就聽見小櫻盛氣凌人的聲音,鳴人停下腳步,注意到村口附近小櫻正在跟葉丸說話,而井野也站在一旁。

  葉丸就跟鳴人般拉高嗓音也大叫:「那到底是怎樣嘛!」

  井野拉攀小櫻的背,嚴肅地對葉丸道:「看好唷,像我這樣又酷又帥的表情,這才是佐助。」

  「井野妳的意思就是我跟佐助不一樣囉!」

  「那當然,我可是比妳更接近佐助一步呢。」

  「真正跟佐助相處過的是我!」小櫻推開掛在她身上的井野,反拉住葉丸的肩:「聽好,要像我這樣子,眉毛有一點斜斜的,看起來又酷又帥。」

  「啊我不知道啦!」葉丸氣得大喊,接著就是一聲巨響,他幻化成佐助的容貌……不、不只是佐助,身旁還站了另一個鳴人。

  鳴人心臟一縮,睜大著瞳孔只瞧得見那被形容為又酷又帥的佐助,在他身旁的自己,一臉困擾地地黏著佐助,啊是了,他與自己甚至連衣服都沒有穿。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自己會與佐助這般摟摟抱抱?為什麼呼吸會隨之停止?為什麼罪惡感與怒火會油然而生?

  因為那是假的?因為那不是真的佐助與……自己?

  「幹麼變鳴人那笨蛋出來啊!」井野先打破了葉丸的變化術。

  回到真身的葉丸又高聲道:「因為我比較喜歡鳴人哥哥嘛!而且要相親相愛當然要笑啊,苦瓜臉怎麼叫相親相愛的嘛,妳們又不准我讓佐助笑。」

  「那你變祭還好一點呢。」

  「就是說嘛。」井野連忙點同表示同意。

  「像這樣嗎?」葉丸這次沒抱怨太多,立即變幻出祭與佐助的身影,站在一旁的小櫻跟井野這才滿意地點頭。

  小櫻甚至湊到井野耳邊輕道:「這就是那天我跟妳說我看到的,怎樣很棒吧。」

  「唉呀原來妳喜歡這種的。」井野摀著嘴咯咯地笑了。

  不是這樣的,只有鳴人搖著頭,他不喜歡這樣、這樣一點也不好,因為站在佐助身邊的不是小櫻。

  也不是自己。

  他咬著牙,握緊著拳而轉過身,發狂似地向前奔跑。

  那一刻他甚至沒有發現,自己想要奪回佐助的決心,究竟起了多麼巨大的變化。

  

  ◎

  

  「鳴人,我回來了。」佐助在招手。

  隔著鐵籠子,他站在另一面搖著手心,在說話。

  好想上前去擁抱他,但籠子卻阻撓了自己的活動範圍,為何被關在內部的是自己?『我不是九尾狐啊!』即使喊出這樣的宣誓,也得不到任何人的肯定。

  柵欄一直都在。

  與佐助的距離還是這麼遙遠。

  伸手、鑽擠、捕捉,握在掌心裡的……

  即使閉上眼、用盡全身力去吶喊,也得不到任何回應。

  因為、因為……

  

  「因為我喜歡你!」

  

  碰的一聲,又再次從地上清醒。

  又是夢嗎?鳴人揉著眼,搞不清楚自己最近為何總是會一再地夢見佐助。

  是因為思念過深嗎?這過於艱澀的問題他並不想去思考。

  「我喜歡你……」無意思地又吐出他夢境最後的那句告白,鳴人連忙摀住自己的嘴。

  喜歡誰?佐助嗎?像兄弟一樣?還是像喜歡小櫻一樣?亦或者是……更深刻的、閉上眼都會顫抖的、賭上性命也無法放棄的……

  「啊啊啊啊我不管啦!」鳴人用力的搔著頭,一股作氣就衝出村子。

  他也不知自己該往何而去,只是毫無頭緒想將滿身子的熱氣宣洩一空。

  只能奔跑、卻什麼也辦不了。

  腦中浮現的是自己與佐助,佐助正露出困擾地表情,冰冷的腔調裡卻帶著淡淡的撒嬌,黑白分明的雙眼直直地勾著鳴人,他說『鳴人,你要做什麼。』,鳴人無法回答他,只能張開手臂擁抱他,不知怎麼著,佐助半開的唇像蜜糖般吸引著已放棄思考的鳴人。

  吻,很容易,在腦中模擬出的,他與佐助的吻。

  佐助會擰緊眉,不太高興地想罵人,就趁著這個空檔,便能輕易地以舌尖鑽進佐助的口腔,佐助一定會想推開對自己無理的傢伙,他或許會施展千鳥吧?但什麼都好,能這樣輕吻佐助,心臟就像被麻痺了般,再強大的電流也無法遮斷他的渴望。

  「可惡!」被自己的欲望嚇住的鳴人從奔跑中停下,他蹲在地上,抱著頭大吼。

  怎麼會想對佐助做出這樣的事呢?吻……吻是……「情人才會做的事。」

  葉丸那日在小櫻與井野做出的變化術又再一次地躍然眼前,原來自己想與佐助創造出來的羈絆,不是兄弟、也不是朋友,而是……

  「你在做什麼?」

  仰起頭,才驚覺自己已在不知不覺中跑到了森林中,而站在自己眼前的,卻是朝思慕想的那個人──「佐助。」

  佐助回來了。

  「怎麼會、這麼突然……」

  「你猜錯了。」佐助擰了擰眉,打斷鳴人想接口問出的話:「我不是要回木葉,更何況這裡也不是木葉的領地。」

  「你真的回來了!」鳴人根本不管佐助說了什麼,一股腦地就衝到佐助面前,撲到對方身上。

  「你!」

  「這大概也是夢吧?」鳴人猛力地眨著眼。

  「我不說你搞錯了!」

  「是夢……嗯,或許是幻術也不一定……」鳴人喃喃道,他就這樣把自己的臉貼在佐助的胸口,聽著佐助低沉的心跳,「大概不是夢吧,但我可不管這麼多了。」

  「再說一次,離開我!」佐助手裡隱隱飄著雷電,顯來是想要出手對付鳴人了。

  但鳴人根本不給他動手的機會,腳上一瞪,便用唇堵住了佐助的嘴。

  「唔──!」

  佐助的寫輪眼顯露出來,但他卻看不清,鳴人究竟用了什麼術令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

  「你放開……」

  才要張口,鳴人的舌尖便滑了進來。

  就跟模擬的一樣,鳴人忘情地吻著佐助。

  鳴人不知道這究竟是自己夢想以久的事、還是毫無根據的衝動,他只是這樣擁抱著佐助、感受著佐助臉上細微的變化。

  他沒有想過佐助會拒絕自己,雙手甚至情不自禁地往佐助身下探尋。

  「放開我!」終於,佐助逮到了空檔,惡狠狠地推開了鳴人。

  「你在做什麼!」佐助高高在上地鄙視著鳴人,手也狼狽地擦著沾有唾液的唇。

  「我、我……」鳴人半坐在地上,征征地盯著泥地。

  佐助跟自己不一樣,他頭一次有了這樣的念頭,也許佐助想和自己當的是朋友、是兄弟,而不是那個……那個……

  「我受夠了!」佐助又再一次道,「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會殺了你。」

  「那你為什麼不現在就殺了我?」鳴人反問。

  「如果你這麼想要的話。」千鳥在佐助手裡集結,鳴人動也不動地看著佐助的掌心 含著雷電往自己的額上逼近。

  鳴人只說了一句話:「我喜歡你。」

  就像是替他長久以來的行動做了解釋,就這麼簡單的一句告白。

  於是佐助的行動停止了,恨恨地,像是掩飾什麼般,佐助轉過了身。

  「不要再來了。」佐助說,說完之後又一次地背離鳴人而去。

  

  就只能這麼看著他的背影。

  即使將心中的話都同他而說。

  也得不到回應、永遠都只有拒絕,那個人的眼裡所追逐的不是自己。

  鳴人挖開了森林裡的溼土,土裡凝聚了一代又一代的枯枝落葉,自己也會這般凋零而去嗎?

  『呼喚我吧。』心中的野獸又再掙扎。

  『去奪取你的佐助吧。』柵欄一直不肯消失。

  他就這樣與九尾一道關在同一個地方,然後感受著佐助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喜歡是什麼?愛又是什麼?在佐助面前,自己又是什麼?

  那是自身眼裡的世界,佐助笑著,笑得燦爛。即使眼前一無所有,在視線之內駐留的,永遠只有那已背離自己,再也不回頭的身影。

  










--
我本來是要寫甜文的耶,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呢?(抓頭)
但感覺不這樣就不像原著了...
啊還有不要問我為什麼會突然發神經寫火影同人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