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發現之旅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10




  就像交換日記啊,那種純情又甜美的傳統,不僅能藉著文字的交流多認識對方一點點、每當收到書信時,拆封的那刻的雀躍,一定是才剛認識三小時就直接開房間比不上的!

  所以山崎真的找來幾張漂亮的和紙,提筆先寫了信封,打算寄給萬齊。

  信上只有幾個字,寫著:今天買了一隻新的羽球拍

  「呃……」山崎搖搖頭,隨手一捏就把信紙給丟了。

  這樣不對,打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了,寫什麼羽球拍啊,萬齊想要了解的又不是這廉價的運動……還是不對!山崎雙手拍著桌子,用力地嘆了口氣。最根本的是,他幹麼寫信給萬齊呢?把他當成筆友又有何意義呢?

  齋藤探了他過大光頭,怪聲怪氣地道:「你真的在寫情書啦。」

  「才不是情書啦!」

  「這可不行,交女朋友是要切腹的!」

  什麼時候有這條的啊?山崎搔了搔頭,氣聲道:「我只是說我買了一隻羽球拍而已啦……」

  「寫這種東西怎麼可能交得到女朋友啊。」齋藤一把搶過山崎的筆,開始在紙上胡亂寫著東西。

  「你在幹麼啊,而且不是你說交女朋友要切腹的嗎!」

  齋藤也不管他,邊寫邊發出奇怪的笑聲,完成後立即將紙折好,放近一旁已經填妥的信封。

  「我先幫你拿去寄。」

  「欸!?不要啦,你寫了什麼?」山崎拉著齋藤的袖口想要阻止他,但齋藤的身材遠比他高大,一下子就甩開了山崎,洋洋得意地跑到真選組門口。沒想到他才推開大門,門外就站了個戴著圓形墨鏡信差。

  「老兄,掛號唷。」信差把封小包裹塞到齋藤面前,齋藤沒反應過來,只是呆呆地也順有把手裡的情書遞出去。

  「要我幫你寄嗎?沒問題的,阿哈哈哈哈。」信差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笑了起來,腳還在地上踏啊踏的。

  晚了幾步趕過來的山崎連忙接過包裹,也賠著笑臉道:「這是要寄給誰的?」

  「是寄給叫海崎的人唷,阿哈哈哈哈。」

  「是山崎吧,包裹上明明寫的是山崎。」山崎低聲一嘆,拿起信差借給他的超大隻卡通筆鉛了個名後,就把齋藤拖回真選組門內。

  那信差似乎十分好奇,在山崎把大門關上之前,還不死心地往門內探頭探腦地發笑著。

  「真是個怪人。」山崎心想,瞄了眼約兩隻手掌大的扁平小包,又擔心這是仇家寄來的炸彈。

  這麼說來那個送信的傢伙看起來也不太正常,該不會是攘夷人士偽裝的吧?

  「喂齋藤,這個給你拆。」山崎一巴掌拍在齋藤的後腦杓,順便又把包裹遞給他。

  「為什麼?這不是寄給你的?」齋藤不甘願地問。

  「快拆就是了,我先進去找防暴盾牌。」

  「找盾牌做什麼?」齋藤也不疑有他,一張大掌唏哩唆噜地就把包裝紙撕爛了,最後露出一個不甚環保的氣泡袋,裡頭裝了阿通上張專輯。

  「這是什麼?」齋藤將CD從盒裡拿出來,才發現裡頭有張取代歌詞本的便紙,上頭只寫了一行字:我買了一隻新的羽球拍等你。<耳機>

  這是暗號嗎?還是新的歌詞?

  「沒有爆炸嗎?」山崎躲在不知從哪找來的大紙箱後頭問道。

  齋藤扳過臉直接問:「耳機是誰啊?」

  「我看看。」山崎立即跳出紙箱,搶下齋藤手裡的東西,但他看見那只有一行的留言時,眉頭卻皺了起來。

  這是萬齊的信嗎?寄給自己的?心裡不禁泛起了一陣酸麻,也分不清是高興還是生氣。

  「這是歌詞嗎……」山崎喃喃道,像是刻意說給齋藤聽的。

  「哪有人歌詞只寫一句的啊,聽去幫忙阿通寫歌的同志說,那填詞可是個艱困的工作呢,能寫出你的媽媽有幾個的人真是個天才。」

  「誰知道呢……」那傢伙才不是天才,是色情狂,山崎心裡叨念著,腦海裡浮起萬齊要笑不笑的表情。

  萬齊曾經談過三味弦給他聽,在清朗的月色下吟著跟流行樂完全無關的詩歌,銳利又清冷的腔調就像是剛出鞘的劍,明豔得令山崎不敢直視。

  萬齊說那是一首悲戀的歌曲,敘述著無法傳達的思念。

  這是你此刻的心情嗎?山崎當時這麼問他。萬齊只是淺淺一笑,笑說他只是不知從何說起。

  哪是說不出口呢。山崎捏緊著那張挾在CD盒裡的紙,又開始覺得有些沮喪。自己確實是感受到萬齊的心意了,雖然潛意識裡還是會否認『被喜歡』這件事實,但更難堪的是是他無法做出明確地回應。他文筆不好口才不好連自己究竟喜不喜歡都弄不清楚,但他卻會因為『被喜歡』而感到雀躍。

  真是自私啊……山崎扭曲地想,還順手抓住齋藤向洩憤般用力地搖著他,又道:「你剛剛替我寫的信寫了什麼?」

  齋藤晃著腦袋胡亂地道:「也沒什麼,就寫著我叫山崎退,是真選組的監察,每天做著是叫沖田隊長起床、到志村道場找近藤局長、替土方副長買煙這些辛苦的工作,並學習武士道。興趣是打羽毛球,希望能藉此認識藉你好讓我蠢蠢欲動。」

  「蠢蠢欲動是什麼啊!」

  「局長說如果寫情書的話一定要加上這句,不然就切腹。」

  難怪局長老是交不到女朋友。

  但更糟糕的是,這樣的信送到萬齊手裡那還得了?山崎越想越害怕,連忙放開齋藤,衝回房裡找出自己的羽球拍。

  「你要去哪啊?」齋藤看著忙進忙出的山崎問。

  山崎猶豫了一下,才有了覺悟:「去……找他打羽毛球。」

  這次再見面,就必須要有個了斷了。

  即使再平凡,他仍是個武士不是?

  山崎朝著齋藤又笑了笑:「如果副長要我切腹的話,要幫我準備美祿唷。」

  然後也不等齋藤反應過來,便這麼故作瀟洒地離去。

  

 

 









--
下次來寫土沖同人好了,因為233-235訓真的好萌(不過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