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街角午後

 
  
 
  相遇,往往從一場意外開始。
 
  「沒事?」他在街角扶起一名與他相撞的青年,青年沒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特徵,只戴了個粗框眼鏡,還露出燦爛的笑容。
 
  他覺得自己在哪看過那張平凡的臉。
 
  「沒事,被逼著戴上眼鏡所以有點看不清楚,才不小心撞到你了……啊你的包包好像被我弄掉了耶。」
 
  他聽從青年的指示低下頭,果然看見自己的小包包滑落至磚地上了,裡頭裝的是第三代I-PAD,粉綠色的外型跟他的個性有些不合,這是阿通買來送他的禮物,他以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收下了。
 
  青年早他一步將包包撿起來,很自動地打開束口:「糟糕,不會壞了吧?」
 
  他其實不太介意東西有沒有壞,裡頭裝的不過是些他創作的DEMO,原始檔都還放在自己的家裡。
 
  「如果真的壞了,那我……」青年似乎很想賠禮,他卻只覺得麻煩。
 
  「無妨。」他冷淡地道,但青年卻主動拉起他的手。
 
  「旁邊有家咖啡廳,我們去那看看吧!」
 
  突如其來的觸碰讓他皺起了眉,但他卻沒有甩開青年。
 
  感覺很怪。
 
  他無意識地跟著青年走。
 
  「總覺得你很眼熟呢。」青年在試著跟他搭話。
 
  他剛從美容院出來,把平日那用髮膠豎直的髮型給洗直,清新爽朗的模樣若被熟人撞見,大概會大笑三分鐘吧。
 
  「喔對了,你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青年隨口扯著,「總覺得在我們副長身上也有同樣的味道。」
 
  青年沒解釋是怎麼樣的味道,只是滔滔不絕地講些他覺得無趣的事。
 
  直到進了咖啡廳,他已經聽卡巴迪的遊戲規則。
 
  「所以?」他隨便點了杯招牌咖啡,等著青年接下來要說什麼。
 
  「就是那台I、哎……」
 
  「I-PAD。」他替青年接完話。
 
  「嗯,要是壞掉的話,我會賠你的,雖然我沒什麼錢……」青年越說頭越低,眼鏡甚至滑到了他的鼻頭。
 
  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麼了,究很自然地拿下了青年的眼鏡:「不適合你。」
 
  他說著不像他會說的話,用著不像他會有的語氣。
 
  青年似乎也嚇了一跳,仰起頭睜著比常人略大的眼睛:「欸,因為那不是我的,是隊長硬要我戴的,度數不深可是戴起來頭很暈。」
 
  副長、隊長與拿下眼鏡後那張平凡無奇的臉,他想起來青年是誰了。
 
  「山崎……退。」
 
  啊是的,是真選組沒啥本事的監察、被自己捅過一刀的熱血笨蛋。
 
  「耶,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不是重點。」他收起了青年的眼鏡,放下咖啡就打算起身。
 
  他並沒有興趣跟真選組的跑腿在這裡聊天敘舊。
 
  「為什麼?」青年……山崎又再次拉住了他的手,他有些意外自己竟會讓山崎這麼輕易地觸碰。
 
  「放開。」他低聲地道,可是聽在耳裡的聲音卻不含慍色。
 
  「你會知道我的名字,你認識我吧?是我曾經對你怎麼了嗎?」
 
  看來山崎還沒認出自己,這多虧自己換了個髮型和新墨鏡,習慣的三味弦也沒擺在身邊。
 
  「要是我不小心對不起的話,我先道歉啦。」山崎自顧自地霹靂啪拉說了一大堆,完全不把他的不滿放在眼裡。
 
  「但是啊,你要是真的想要申訴,千萬不要說出我的名字唷,會被減薪的,這樣我就沒辦法賠你I-PAD了。」
 
  「不需要你賠。」他又再次坐回位置上,等著山崎放開拉住自己的手。
 
  「那……真的不可以反悔唷。」山崎拍了拍心臟,像鬆了口氣。
 
  「嗯。」他點點頭,墨鏡後的瞳孔映著山崎千變萬化的表情,漸漸地也不再覺得生氣了。
 
  這樣好像也不壞。
 
  他招了服務生,要求替自己的咖啡續杯。
 
  山崎又開始閒聊起一些他不知道、也不敢興趣的話題,像是對上司與工作的抱怨、對社會與天人的不滿、對自己老是被欺負又沒有女朋友的無奈。
 
  就像個朋友之間的對話,他只需要靜靜地聽、在簡短的回覆,便能這樣消磨一個下午的時光而不覺得厭煩。
 
  很特別的經驗,他忍不住還想要延續下去。
 
  「對了我都沒問你叫什麼呢。」山崎結束了沒人愛的話題後,又轉到了新的話題。
 
  「……淳蛋君。」他沒告訴他自己真正的身份,他看見山崎聽見自己的假名時露出了笑容。
 
  這樣就好,他想。
 
  不要知道比較好。
 
  他盯著山崎瞇起的眼角與上揚的嘴角,「好奇怪的名字。」即使被別人這麼批評,他還是覺得自己的心臟像被硬壓進密封罐般,停止了跳動。
 
  卻塞滿了喜悅。
 
  
 
    









 
--
太久沒寫文,我完全不會寫了
所以先寫個短篇找回對文字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