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聖誕老人有少年白




  叮鈴噹、叮鈴噹像死人笑聲的旋律一直不在耳畔迴轉。

  真是吵死人了。

  長谷川艱困地撐起還算可愛的笑容,一邊從紅色的大袋子裡掏出糖果。

  「聖誕快樂唷。」他說著:「現在店裡推出的木紋蛋糕,可以全家一起享用唷。」

  

  家人。

  真好。

  自己也曾經擁有過的,但一直到現在,才懂得那曾經的美好。

  

  他將超市的傳單連同糖果一同遞到與父母前來遊玩的孩童手中,孩子的母親用著幸福的表情向他道謝,「不客氣。」他說著,在白色假鬍子之後的嘴角,卻不自覺地下垂了。

  

  聖誕夜,站在熱鬧的街角卻獨自一人,這是很平常的事。

  在這喧囂的大江戶,想必也有十之八九的人如同自己,只能這樣茫然地看著從漆黑夜空飄落的雪花。

  雪花冰涼,落在聖誕老公公的紅鼻子上,他也因此打了個噴嚏,

  正想偷用袖口擦掉口水時,有人笑了。

  

  「哈哈哈。」是小孩子的聲音。

  「小弟弟,你也要糖果嗎?」長谷川瞇著眼低下頭,用營業用的表情問。

  「你真的是聖誕老公公嗎?」孩子問。

  長谷川也點點頭:「是啊,我送你糖果吧。」

  「老師說不能拿陌生人的糖果。」

  「我不是陌生人,是聖誕老人。」

  「聖誕老公公才不會感冒呢。」

  孩子是看見長谷川打噴嚏了吧?長谷川聳了聳間,決定換個話題:「你媽媽呢?」

  孩子卻也沒有因此被長谷川牽著走,

  扯著長谷川的紅色外衣道:「聖誕老公公很胖,你不是聖誕老公公。」

  「我是。」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破壞孩子的夢想,

  因為他已經是個無法實現妻子要求的丈夫了。

  「那你會送我禮物嗎?」孩子高聲的問,

  長谷川也誇張地張口笑道:「當然,我說過要送你糖果啦。」

  從大得像垃圾袋的包包裡掏出的糖果從長谷川的手中滑落,卻沒有落進孩子的掌心。

  「我不要糖果。」孩子搖頭,「送我媽媽可以嗎?」

  「媽、媽媽?」

  「嗯,你是聖誕老公公吧?我是乖小孩唷,那你一定辦得到吧?」

  原來孩子沒有母親嗎?

  所以他也跟自己一樣是『一個人』?

  「對不起,聖誕老公公沒辦法送你人。我只有糖果,我是貧窮的聖誕老公公。」

  孩子股著腮幫子,瞪了長谷川很久後才道:「好遜唷。」

  是啊,真的很遜。長谷川完全沒有否認。

  「像我這麼遜的聖誕老公公也希望別人給他禮物呢。」

  「那你要什麼?」孩子捲起袖口,看起來遠比全身假毛的長谷川有活力太多了。

  「要什麼啊……」他再次抬起頭,雪不知什麼時候停了,但零度以下的空氣仍將他的臉凍得發紅。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希望家裡能有張新的暖桌,舊的那張已經有些失靈了。電冰箱好像也要故障了、煙也抽完了、堆得跟山一樣高的垃圾也希望能有人幫他丟掉……

  他有好多好多『想要的東西』,但最想要的果然還是──

  「你幹麼不說話?」孩子踢著長谷川的膝蓋,要是他有母親的話一定會被挨罵吧?

  長谷川卻只是靜靜地任憑孩子在自己身上打鬧,孩子跟他同樣的寂寞,他能明白地,最簡單的肢體接觸讓他能夠假裝自己還被某個人需要。

  等到孩子踢累了,又改抱住長谷川的腿,長谷川這才彎下腰想要將他抱起,但卻有人先搶先一步拎起了孩子的後領:「小鬼,你叫什麼?」

  孩子扭過頭,看見另一個聖誕老人:「啊,聖誕老公公有白頭髮!」

  新來的聖誕老人含了根棒棒糖,嘴腳還黏滿了假鬍子,不以為意的腔調在說:「當然,我是老公公耶。」

  「你臉上沒有皺紋卻有白頭髮!」孩子又道。

  「這叫少年白啦,笨蛋。」

  「銀さん,你怎麼會來?」長谷川認得那個男人,他是萬事屋的老闆坂田銀時。

  長谷川有些疲憊地放下糖果袋,把孩子從銀時手中抱過來後走到路旁的屋簷下。

  「跟你一樣,打工啊。」銀時也跟了上去。

  「打工?」孩子跟著發出疑問。

  長谷川連忙解釋:「我們都是貧窮的聖誕老公公嘛,所以需要打工賺錢買禮物啊哈哈。」

  「幹麼這樣說啊。」銀時掏著耳朵似乎不太想說謊。

  「銀さん,這小鬼沒有媽媽。」

  「我有媽媽啦,她只是很久沒回來而已,笨蛋!」

  「說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呢。」

  孩子被堵到無法反嘴,只好拉住長谷川的假鬍子抱怨:「聖誕老公公,這年輕的聖誕老公公是壞人!」

  「他因為太年輕就有白頭髮,所以脾氣不好啦。」

  「原來如此。」孩子像是了然般點了點頭這反而讓銀時感到不爽了:「你們倒還真像一對父子吶。」

  「是嗎。」長谷川低頭看著孩子,孩子眨了眨眼,嘟著嘴低聲也道了句「哪有」。

  曾經,也許自己也有機會當個爸爸吧?那感覺跟現在的心情,是不是會一樣?

  「就欠一個媽媽而已了。」長谷川轉頭看著銀時,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長年帶墨鏡而有些蒼白的眼眶帶著幾絲皺紋,

  而那些歲月的痕跡全擠在一起,等著少年白的聖誕老人回應。

  

  「我可不想當這死小鬼的媽。」銀時淡淡地道,卻拉起了長谷川的手。

  「我也不想你當我老婆。」

  指尖糾纏在一起。

  脖子也被孩子緊緊地摟著。

  不管是因為太空虛還是其他的理由什麼都好,終於可以不再這麼寂寞了。

  

  「走啦,新八他老姐有煮火鍋,要跟我去吃嗎?」

  「那打工呢?」

  「隨便啦。」

  

  在雪片開始從夜色中融出之後,長谷川頭一次笑得這麼真心。

  就在聖誕夜裡,與自以為的『家人』一起。














--
老實承認,其實我剛剛複習了長銀本這樣...|||
某大手的長銀本真是超有殺傷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