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妖怪連絡簿]下雪的日子 01




  這兩天是不是特別冷啊?夏目把圍巾拉了拉,蓋住自己泛紅的鼻頭。貓咪老師走在他的後腳跟附近,屁股搖啊搖的想來是剛喝完酒了。

  夏目踩著鬆軟的雪,雪是昨夜新下的,白白粉粉的讓夏目想起盛夏在海邊吃的銼冰,「哈啾──」完全不適合海灘跟西瓜的噴嚏卻打破了夏目的回憶。

  「夏──目──」貓咪老師拖著長長的音,帶著飽嗝以完全聽不出關懷的戲謔口氣道:「你感冒啦?人類啊就是這麼沒用喵。」

  「大概吧……」夏目肩膀垂軟,確實是感到胸口有些悶氣。

  貓咪老師這時卻又幸災樂禍地繞到他的跟前:「小心唷,生病的時候是最容易被趁虛而入的。」

  趁虛而入是指那些妖怪嗎?夏目歪著腦袋,眨著以少年而言過份纖長的睫毛:「老師,其實妖怪對我應該沒興趣吧?」

  夏目的厚外套內側有個口袋,裡頭裝著才是真正的寶物,跟那本綠色封皮的冊子相比,自己實在是微不足道。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喵。」還有些微醺的貓咪老師沒聽出夏目話語裡淡淡的憂鬱,仍是趾高氣昂地嚷嚷著:「你可是玲子的孫子呢,想要吃掉你的妖怪真不知道能不能排到北海道去,啊說到北海道就好想吃螃蟹。」

  「先說好我可買不起螃蟹唷。」夏目抱起貓咪老師,在老師還在吵鬧時偷偷地嘆了口氣後才又道:「螃蟹不行,但我請老師去吃螃蟹麵包吧。」

  

  ◎

  

  玲子,玲子是自己的外婆。

  夏目靠在教室的窗邊想著過去的事,外頭的風有些大,但他卻渾然不覺。

  「哈啾──」又是一聲噴嚏,夏目揉著鼻子,心想回頭可能要去買包藥吃,要是真的發燒可就不好了。

  在他正煩惱著該如何避免讓藤原夫婦發現自己可能生病時,肩上便感受到了一股重量。

  「咦?」夏目轉過頭,瞄見熟悉友人正打算轉身離開的背影。

  「啊,你沒事吧?」友人注意到夏目已發現自己,露出抱歉的微笑:「打擾你沉思了。」

  「沒在想這麼深奧的東西啦。」夏目揮著手,斜眼看了肩上的重物:「這是你的外套嗎?田沼。」

  被喚為田沼的友人沉穩地點了頭:「嗯,你剛剛不是咳嗽了嗎?想說怕你著涼了。要是喉嚨不舒服的話我這裡有不錯的糖唷。」

  「糖?」聽到有可能是不苦的藥,夏目的眼睛發亮了:「是喉糖之類的嗎?」

  「是我爸爸替我做的,聽說是中國來的配方,你要的話我明天就替你帶來。」看著田沼溫和的笑容,夏目情不自禁地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田沼沒再說什麼,隨意地揮個手就表示要先離開了。

  一直等到窗外的陽光轉黃、再也聽不見田沼的腳步聲為止,夏目才想起來,自己忘了將外套還給田沼。

  沒關係吧?他小心翼翼地抱著外套。今天一口氣接受了田沼兩次的善意,真的沒關係吧?

  心跳有些起伏不定、胸口又空空蕩蕩地像少了些什麼,夏目把這不正常的困惑全當成是感冒的症狀,這才緩慢地踏出已人去樓空的校園。

  天空又飄下了雪花,一片落在他的頭上、一片落在他的手指上,然後就這麼一片又一片地,把大地給染了白。

  

  ◎

  

  隔日,夏目把躺在自己肚子上的貓咪老師抓起來後,帶著濃濃的睡意套上厚重的冬衣拎起今日的行李踏上上學的路途。   

  「咳、咳……」好像是真的感冒了。夏目漫不經心地走在已被眾多學生踏亂的雪地上,「咳、咳……」他再次拉緊圍巾,卻注意到了路旁矮牆邊有個皺乾的人頭。

  頭有對凸出的眼睛,頭髮如稻草般飄散著,皮膚則像風乾的橘子皮,模樣挺嚇人的,夏目承認自己因此吃了一驚。但那顆頭卻不斷地在牆邊滾來滾去,又不時瑟縮地發著抖,是覺得冷嗎?夏目這麼想像著。

  在想法還未完全確認之前,夏目就主動解下了圍巾,套在那顆頭上:「拿去吧,會暖和些。」

  他不待那顆頭有任何反應,就像沒事般直接往學校的方向走去。所以他也沒注意到,被施與溫暖的頭怔怔地望著他的背影,乾扁的嘴卻流下了口水。

  

  ◎

  

  「田沼在嗎?」終於等到放學時間,夏目在人還沒從教室散盡前先跑去尋找友人的身影。

  「在那呢。」一個同學隨手指向角落正在掃地的田沼。

  「啊夏目,再等我一下。」田沼仰起臉,清爽地向夏目打聲招呼。

  夏目把手舉起來,讓田沼能看見他拿著的紙袋:「我把外套帶來還你了。」

  田沼搖搖手,簡單地收拾好掃地用具後才走向夏目:「不用這麼客氣。」他接過紙袋也沒打開便又道:「你是不是洗過了。」

  「你怎麼知道?」面對夏目的疑問,田沼只是露出淺淺的笑容:「因為是夏目你呀。」

  這是什麼意思?夏目有些不懂。田沼卻主動拉住夏目的手,「走吧,你感冒又加重了對吧 。」

  「怎麼連這你也知道……」夏目小聲地嘟嚷著,仍是任由田沼牽著跑。

  他還記得田沼要帶給他能治療喉嚨痛的藥,本以為田沼會當場就拿給他的,但田沼卻帶他走出校園、往陌生的方向前去。

  經過森林時,夏目有些緊張地問:「要去你家啊?」

  「也不算是。」田沼沒有正面回應,「我有其他想讓你看的東西。」

  是什麼呢?夏目跟隨在田沼身後,卻也沒有特意去思考這個問題。

  田沼的背影比夏目寬大點兒,卻帶給夏目超越這個尺寸的安心。

  曾幾何時,夏目也有了一個不會太去過問理由的朋友了呢?

  天空又下起了雪,雪又飄落於夏目的指尖,但他的手心卻是暖的,從田沼那傳來的溫和而又暖和的溫度,緊緊地包圍著他。

  但這樣真的可以嗎?

  偶爾、像在這般放眼望去皆寂寥的季節,夏目仍會產生一絲的動搖,懷疑現在的生活是場夢、或是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接受周圍的人任何一丁點的關懷。

  因為自己是被捨棄的孩子嘛。

  這個念頭就像針一樣,死死地插在夏目的大動脈裡,在呼吸特別急促的時候,便會刺痛他的心臟。

  「夏目、夏目?」田沼停下腳步,有些急切的呼喊喚醒了沉迷於傷情緒中的夏目。

  「到、到了嗎?」夏目抬起頭,卻只發現自己仍在森林深處。

  「到了唷,是我跑太急了嗎?你看起來有些喘呢。」

  「沒有。」夏目搖頭,長期被妖怪捉弄的他早已有豐富的逃跑經驗,但現在會覺得累,可能只是因為感冒病毒的影響吧。

  不過這些事沒必要告訴田沼,夏目刻意壓低呼吸的速度,故作無事地高聲道:「你要讓我看的東西在這裡嗎?」

  田沼沉默地盯著夏目,盯得夏目心跳差點漏了拍,「田、田沼?」他有些心虛地喚著友人的名字,友人才有了反應,主動解下自己的圍巾,圍繞在夏目的脖子上。

  「欸!?」

  「不用還我了。」田沼搶先道:「要是又把外套給你,你大概等我一離開就會立刻脫下收好避免弄髒吧,不過圍巾你就不必擔心這麼多了,這條是寺裡來參拜的客人遺留的,本就是無主的東西,我只是覺得丟掉可惜才向爸爸討來用的。」

  「可是……」

  「可是夏目,你今天應該不是沒有戴圍巾來上學吧?」

  夏目頭一次知道,沒想到自己的友人直覺這般敏感,這是因為他僅僅只能看見妖怪的影子、因而更加留心觀察的緣故嗎?

  夏目嘆了口氣,終究是受不住田沼的堅持,便好好地將圍巾圍上了。「這樣可以了吧?你要帶我去看什麼呢。」

  瞧見夏目終於不再逞強,田沼這才露出高興的表情,指著前方道:「就在那了,我前兩天發現的,雖然不是很清楚有些什麼,但我想夏目你一定知道。」

  對於田沼的高度期待,夏目雖顯得有幾分擔憂,但更勝於那缺乏自信的心情的,是被人信賴的滿足。

  雖然是跟前日一樣大雪的寒冬,卻顯得沒這麼寒冷了呢。

  夏目緩緩地跟在田沼身後,忍不住捏緊了脖子上還殘留田沼體溫的圍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