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妖怪連絡簿]下雪的日子 03


  

  「夏目,你感冒好一點沒有?」隔日放學,夏目便接到來自田沼的關懷。

  「哈啊──」夏目打了個大哈欠,「託你的福。」

  「什麼什麼,夏目你生病了嗎?」同班的笹田也伸長脖子硬是湊到夏目身邊。

  「既然知道我感冒了妳還靠這麼近幹麼啦。」夏目抱怨著,還不忘把書全塞進書包裡。

  「又有什麼關係嘛。」笹田對夏目的冷淡似乎完全不以為意,又興致勃勃道:「吶田沼,你來找夏目不會又要去做『那種』事吧?」

  「妳在胡說什麼啦。」夏目嘆了口氣,他還是第一次碰到像笹田這麼主動親近自己的女孩。但這種親近,又跟塔子阿姨完全不同,跟田沼更是……

  「我們不知道那種事是哪種事。」田沼似乎看穿了夏目的困擾,帶著疏遠的笑容擋在笹田身前。

  笹田嘟起嘴,擺起委員長的架子:「什麼嘛你們男生總是這樣,是有這麼見不得人嗎。」

  「不是妳想的那樣啦。」真想立即就消失避開這些令人厭煩的事,夏目才剛浮起這個念頭,就見到笹田身後的窗外多了顆張大嘴巴的怪頭。

  「哇啊──!」夏目輕呼。

  驚嚷著什麼什麼的笹田也立即順著夏目的視線扭過頭,「什麼都沒有嘛。」她推著眼鏡又看了幾眼,才不甘心地轉回身,就見著田沼已拉著夏目溜出教室後門。

  「喂你們等等我啊──」

  夏目沒給笹田抓到自己的機會,跟在田沼身後迅速地溜出校舍,但他料想不到的是,昨夜擾人清夢的怪頭卻也跟著過來了。

  「夏目,是有什麼在追著我們嗎?」跑在前頭的田沼連這個時候都能溫柔地向夏目詢問。

  「田沼有看見什麼嗎?」夏目喘著氣反問。

  「嗯,一團黑影吧,嘴巴倒是挺大的,而且他身上好像還綁著什麼,那是夏目你的圍巾吧?」

  「這樣啊,原來嘴巴最明顯啊……」夏目點點頭:「我們要一直跑去哪?總不能就這麼跑給他追吧。」

  「說的也是呢。」田沼不時地回過頭觀察怪頭的動向:「夏目想甩開他還是要跟他正面交手呢?」

  「不了,他看起來就一副想吃了我的樣子……」夏目用眼角瞄了眼怪頭,果然看見那張大嘴嘴角正掛著口水。

  自己是有這麼好吃嗎?『生病的時候是最容易被趁虛而入。』腦中突然迸出貓咪老師說過的話,夏目很不爭氣地又打了好幾個噴嚏。

  「夏目,你真的沒事嗎?」田沼過份擔憂的眼神讓夏目開始心神不寧。他覺得很不習慣、莫名的壓力又漸漸地壓在他的心頭。田沼沒有惡意,夏目很清楚這一點,但如果能跟貓咪老師一樣先有交換條件才待在自己身邊、或是像藤原夫婦一樣把收養自己當小孩,那還好受點不是嗎?人總不會無緣無故對另一個人好是吧?

  「夏目、夏目?」

  夏目感受到肩膀被人這麼一搖,才像驚醒般地抬起頭:「啊、是……你怎麼停下來了?」

  「你臉色很差。」田沼皺著眉表情沉重,像是隨時都要發火似的。

  自己有做出什麼讓田沼生氣的事嗎?因為逃跑時不夠專心嗎?「沒事啦,倒是那顆怪頭──」夏目逃避般地轉過身,卻沒見著理應跟在後頭的怪頭,正當他以為是田沼早已甩掉那魔物時,這才注意到田沼肩膀上多了個東西。

  「哇啊──!」夏目這次倒是老實地慘叫了。

  

  怪頭最後是被田沼給抓了起來的。

  「雖然看不清楚,但沒想到我也會有觸碰他們的一天呢。」田沼靠在樹旁說。

  不知不覺他們竟跑到森林的周邊了,這兒沒什麼人經過,正好也是適合談事情的地方。

  「夏目你說他要吃了你?要不要叫你身邊那隻胖……貓咪來看看?」

  「你說貓咪老師嗎?說的也是呢,但我不知道他現在又跑去哪了,真是有夠不負責任的保鑣。」

  「即使是保鑣也有自己的生活嘛。」田沼笑著說。

  夏目看了眼他輕鬆自在的表情,心裡倒是泛起了嘀咕:「又不是我強迫他要……說實在的他真的給我惹了很多麻煩呢……」

  「可是夏目其實很高興有貓咪老師陪著你吧。」

  田沼微彎的眉毛、眼睛跟嘴角,讓夏目不自覺地也跟著軟化了自己的表情:「這是已經沒辦法了啦沒辦法。」他低下頭,沒給任何人看見他的笑容。

  「嘎吼──要吃了你!」一陣嘶啞打破了短暫的寧靜,夏目又板起臉瞪著還掛在田沼手上的東西:「你這……到底是想要怎麼樣?我是不會讓你吃的。」

  「他長得怎麼樣啊夏目?」田沼不可思議地瞪著手裡的影子,他倒是沒想到自己也能聽見妖怪的聲音。

  「是一顆頭,乾巴巴的像顆南瓜。」

  即使被箝制住,怪頭仍是用力地在晃動著,似乎非常不滿夏目的形容。

  「妖怪是不能吃人的。」田沼見怪頭有這般反應,倒是開始訓起話了:「吃了人的話就不得不收伏你了,你會被金鋼杵釘入,心臟會因此破裂,魂魄會被打散,外形還會被業火燒成灰,最後會把你收進陶罐裡蓋上鉛封永遠不見天日。」

  「欸這是真的嗎?」怪頭還沒消化完田沼的恐嚇,夏目倒是先害怕了起來。

  「嗯,我聽我爸爸說的。」田沼嚴肅地點點頭:「所以你還想吃了夏目嗎?」

  怪頭先是掙扎了幾下,最後還是長聲吶喊:「吃了、吃了、當成藥!」

  「藥?到底是什麼藥?」這個字眼夏目已經聽到第二次了,讓他特別地在意:「你是生病了?還是要拿藥給誰吃?」

  「嘎嘎嘎嘎嘎嘎──」怪頭明明沒有喉嚨,卻總是能發出像橫膈膜顫抖的聲響:「藥藥藥藥藥、藥、藥……給……給娃娃……」

  「娃娃?」夏目帶著疑惑的視線轉向田沼,田沼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人類是不能變成藥的。」夏目只好又對著怪頭解釋:「娃娃是生了什麼病嗎?如果是喉嚨痛的話我這裡倒是有不錯的喉糖。」

  夏目從懷裡掏出田沼給的喉糖,但沒想到怪頭的動作更快,在夏目都還沒來得及打開蓋子時,怪頭就已甩開田沼飛了出來,一把咬住塑膠盒往森林裡的方向逃跑了。

  「喂!」夏目正要追上去,但怪頭體積小,一下子就消失在森林深去不見去向,只留下一臉錯愕的兩個人。

  「夏目等等,天色已經要暗了。」田沼拉住還想要往森林衝的夏目。

  「呃……嗯……但是田沼你給我的……」把別人送的禮物搞丟這還是頭一次,雖然藥並不算什麼禮物,夏目卻開始反省自己不該輕易地想把田沼贈送的喉糖再轉送給其他人。

  「那個不重要。」但田沼卻這麼說:「你感冒還沒好不是?我再帶些給你。倒是夏目,你以前有見過那隻妖怪嗎?」

  夏目猶豫了一下才點點頭:「有,見過兩次。」

  聽完夏目的敘述後,田沼反而若有所思道:「好奇怪,我總覺得自己見過剛剛那顆頭。」

  「可是田沼你不是看不清楚嗎?」話剛說完後夏目才察覺到自己好像太直接了。

  所幸田沼仍不以為意:「嗯,但我好像在什麼地方有過同樣的感覺。應該說是『氣』讓我覺得熟悉吧。」

  「氣?」真是特別的說法呢,這是只屬於田沼的觀察方式吧。

  「現在也已經不早了,夏目,明天是週末,我們再來好好確認好嗎?我想我這個晚上應該就可以想起來了。」

  夏目沒有猶豫太久就同意了田沼的提議。

  也帶你的保鑣一起來吧。田沼這麼說,然後又走到夏目身旁:「我送你回家。」

  「欸?」被護送回家……這種事……

  「那個妖怪不是要吃了你嗎?」田沼瞇著眼道。

  「但……那個……」好不習慣,這跟貓咪老師陪著自己絕對不一樣。

  「走吧。」田沼明明很溫和,這卻讓夏目更加無所適從。

  說不出口拒絕,但也不是真的這麼反抗,夏目低頭瞄著一臉不以為意的田沼,這才意識到會感到羞赧的自己應該才是不正常的。

  習慣就好。夏目對自己說,總有一天要學著去接受,像這樣,在身旁配合著自己的,他人的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