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妖怪連絡簿]下雪的日子 05




 

  

  到了昨日與田沼相約的地點,田沼才主動說明:「夏目你還記得我帶你去看過的那個地方嗎?我回去想了一整夜,應該就是那了吧。」

  夏目腦海裡浮現那片奇蹟般的翠綠,於是點點頭:「那兒明明這麼美。」

  「越美的花下頭埋了越多死蟲唷。」已經大致聽過田沼說明的貓咪老師突然這麼道。

  「老師你還真是煞風景呢。」

  「這次胖……貓咪老師說的可能是真的的吧。」田沼首先踏進森林小道,回過頭作勢要夏目他們跟上,「不過這真是太好了,夏目能看到那麼美麗的景色。」

  「啊?但我……」

  「這真是太好了。」田沼又重複了一次,搞得夏目有些心神不寧。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想這麼逼問田沼卻又沒勇氣說出口。田沼應該不是在諷刺自己吧?夏目瞄著田沼的背影,又想起他平日的種種,小時候常有親戚朋友對自己說『夏目是好孩子真是太好了』、『沒有父母還這麼堅強真是太好了』,夏目知道那都是騙人的話,胸口裡翻滾的各種心思全糾結在一起,不清不楚地叫人難受。

  就在他打算要再向田沼問個清楚時,田沼便已停下了腳步,「到了唷。」

  貓咪老師鑽過夏目腳邊,衝向田沼所指示的方向:「喵──原來是這裡啊!」貓咪老師顯得很興奮,但夏目知道那絕對不是看見漂亮風景時所露出的表情。

  「老師你看見了什麼?」夏目跟著探出頭,眼裡映著的翠綠仍是一樣翠綠,但不知為何夏目似乎見著一絲黑影飄浮在綠海之上。

  他想起了田沼曾經說過那裡頭散亂著屍骨。

  「哈──啾!」

  「夏目你感冒還沒好嗎?」貓咪老師斜眼瞪了揉著鼻子的夏目:「要小心被吃掉嘿。」

  「夏目會有危險嗎?」田沼已走到那異常的翠綠中央,邊詢問著貓咪老師邊彎下腰,雙手不知在撈著什麼,「唔嗯──」突然一陣悶哼,田沼就這麼倒下了,被綠海完全淹沒。

  情況發生的太突然,誰也沒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有個人就這麼消失在夏目眼前。

  「田沼!」夏目再也顧不得心裡有多亂,瘋狂似地往前衝,想要拉回田沼,但他卻被擋住了去路。

  「貓、貓咪老師……?」

  「你不能去。」貓咪老師……不,此時已變身為真正高貴強大的魔物斑,就用他的前腳圈住夏目。

  「老師,放開我!」

  斑瞇著他細長的雙眼,眨也不眨地看著綠海深處:「夏目,已經來不及了。」

  「來不及是什麼意思?你要我眼睜睜地看著田沼被吃掉嗎?」

  「只不過是個人類──」斑還想要說些什麼,夏目便已狠狠地咬了他一口。「痛!你這人類在幹什麼!」

  「他才不只是人類而已!」夏目用力地吼著,甚至連雙眼都因過份激動而泛起霧氣,「老師,我求求你去救他吧,他是我的朋友!」

  斑發出長長的低鳴:「……我並沒有打算不這麼做。」

  揹起了夏目,斑又再次出聲警告:「抓好,千萬不可以鬆手。」

  「嗯!」夏目堅定地點頭,現在就算要他到針山油鍋裡闖一圈他都不會抗拒的。

  

  只是等著夏目的並不是噬人的惡意,而是一片蒼茫。

  像雪花落地,融在肌膚表層的那片透明般,包圍了這個世界。

  「雪……」夏目剛要張口。

  「喂,你不要跑這麼快嘛。」遠方便傳來了孩童稚嫩的嗓音。

  是個女娃娃,她手裡抱個木娃娃,不知在追趕著什麼,穿過了夏目的身體,就這麼穿越看不見盡頭的的銀白大地。

  原來是幻影。夏目在女娃娃跑著跑著跑到跌倒後,默默地這麼想。

  摔了一跤的女娃娃也不哭泣,只抱著自己的木娃娃道:「妳有沒有受傷?」她的身旁突然浮起了一隻長毛狗,舔著女娃娃膝蓋上的紅腫。

  女娃娃剛剛就是在追那隻狗吧?夏目不知為什麼就是這麼知道。

  但讓他看見這影像的又是誰?

  女娃娃突然停止了撫弄木娃娃的頭髮,只是仰起了頭,張著水靈的大眼,稚氣的道:「你不陪我們玩嗎?」

  世界突然一暗,而後又乍亮,夏目知曉了,這是被女娃娃注視對象的記憶。

  「你不願意嗎?是嘛,因為我是說謊的壞小孩,是沒人要的嘛。」女娃娃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臉頰上還泛著淺淺的酒窩。

  但卻不知有誰會為她心疼。

  時間就像快轉般,女娃娃一點一點長大了,已經變成了小女孩了,卻仍獨自一人坐在雪地裡,陪著一隻狗跟一個泛黃的木娃娃,與記憶的主人。

  女娃娃似乎不能真正看見記憶的主人,但她總會將吃剩的一點食物搭上一朵花,擺在某個角落。女娃娃會對著她的狗與木娃娃說:「雖然精靈哥哥討厭我們,但他沒有趕走我們,所以這是要給精靈哥哥吃的唷。」

  一絲絲的暖意,讓回憶的景色一點一點地染上新綠。

  然後女娃娃就病了,不知是什麼傳染病,被人趕到了雪原。

  雪花一片一片地落下,覆蓋在女娃娃身上。女娃娃的狗緊緊地依偎著女娃娃,像是要把最後一絲溫暖全遞給女娃娃,趕也趕不走,女娃娃的木娃娃被抱實在懷裡,動也不動地看不清她的表情。

  在記憶中斷之前,女娃娃還帶著笑,笑著對天空道:「精靈哥哥你快離開,要是被我傳染就不好了,還有對不起,把病也帶來了。」

  夏目知道,被喚做精靈哥哥的某個妖怪非常地非常哀傷。

  也非常非常地後悔。

  在他被斑搖醒之時,他還知道精靈哥哥仔細地將女娃娃冰凍起來,然後潛伏了好多好多年,直到他找到了能治好女娃娃的辦法。

  

  「老師,為什麼能有人這麼善良、這麼地為人好?」夏目睜開眼,眼前的世界只是普通的冬日枯林,再也不見夢境裡的雪白,與天真可愛的女娃娃。

  「那是你們人類才會有的想法。」斑伸長著頸子,似是在觀察這跟旁邊景物雖雷同但又截然不同、讓人發毛的空間。

  「妖怪不會嗎?」

  「妖怪才不會,妖怪只有臣服與交易。」

  「所以老師你對我這麼好是為了要等著吃掉我啊……」不知為何,心竟覺得有些刺痛,又有些安心。

  斑瞪了夏目一眼:「不然誰會願意做個區區人類的保鑣。」

  「所以那個精靈哥哥才會後悔啊……」

  夏目把自己的臉埋進斑的柔軟獸毛裡,他想,那精靈哥哥一定很氣自己,為什麼要拉不下面子多陪陪她、為什麼在她病了時不救救她──

  「那要是有人對你好老師你會回報嗎?」夏目又訥訥地問了聲。

  「接受即是。」

  「因為你是高貴的妖怪嘛。」

  「吾等有恩必報。」斑才剛這麼說完,就扛著夏目往後跳了一步,「終於現身了!」他瞪著前方出現的黑氣,露出了晶亮的獸齒。

  夏目這下也看清楚了,那是最近老纏著自己不放的怪頭:「田沼呢?把田沼還給我!」

  怪頭晃著腦袋,一雙空洞的大眼注視著夏目,夏目這才注意到:「啊,你不是那個木娃娃嗎!」女孩懷裡的木娃娃,那個被當成女孩唯二朋友的木娃娃。

  「被侵占了嗎?」斑惋惜地道,忍不住朝著怪頭用力一吠:「退!」

  怪頭被斑吹出來的氣吹離了兩三吋,仍很奮力地又往前擠。

  「老師,為什麼都還沒有看見田沼?」看著怪頭一付勇往之前的模樣,夏目越來越擔心了。

  心臟怦怦地跳個不停,夏目甚至不敢閉上眼,他怕他一闔眼腦海裡那被雪覆蓋的女娃娃身影就會被田沼給取代。

  這太可怕了,太可怕又太悲傷了……那個精靈哥哥也是這麼覺得的吧?

  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人,自己卻還沒有跟他說聲謝謝。

  謝謝他送自己的圍巾、謝謝他關心自己的身體、謝謝他陪自己回家、謝謝……她放在角落的一點零食與一朵花。

  「把田沼還我好嗎?他就像娃娃一樣的重要。」

  怪頭聽見了夏目的話,愣了愣終於停止了動作。

  夏目沒有說謊,他恨不得消失的是自己。田沼明明沒有錯,怪頭想要的想吃的都是自己,但遭受苦難的卻是對自己好的人。

  「如果你要吃的話,就吃我好了。」夏目放開手,高舉在空中。

  斑驚恐地怒斥:「你胡說什麼!」

  夏目逞強地拉起嘴角:「老師對不起,我們明明約定好的要讓你吃了我。」

  「閉嘴!我不准任何傢伙動我的食物!」

  「但這樣田沼就……」

  「你以為這麼做田沼就會回來嗎?」斑又氣又急,甚至有了想將夏目一巴掌打下去的衝動,他實在不明白向來堅強的夏目為何會在此時顯得如此脆弱。

  是被眼前那飄忽不定的腦袋影響了嗎?

  一思及此,斑就忍不住更火大,毫不留情地張起利爪攻擊那顆怪頭。

  怪頭慘烈地怪叫著,就這麼一左一右閃避著斑的腳掌。

  或許怪頭真的有幾分本事吧?也不見他用了什麼法術,就只是這樣搖啊搖地便搖過了斑的頭頂搖到了夏目面前。

  「吃──吃了你──給──娃──娃──」怪頭乾啞的嗓音灌進了夏目的腦門,夏目僅剩的抗拒之心也就這麼給震住了,怪頭就趁這個機會,張了血盆大口就要往夏目的脖子咬。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漫天的怒吼劃破了林子,卻不是從夏目口中發出來的,夏目怔怔地捏著自己脖子上掛的圍巾,一臉不解地看著不知是受了什麼打擊而在地上翻滾的怪頭。

  「老、老師?」

  「不知道。」斑皺了皺鼻子,吐了口氣將怪頭給包圍住後,便恢復回招財貓的大小。

  只是被斑的氣息困伏住的怪頭仍在掙扎,似乎還在試圖打破斑的禁囿,氣得貓咪老師想拿個斧頭把他劈成兩半。

  但還不待貓咪老師去找斧頭回來,雪地裡就突然伸出一隻慘白的手,手裡握了個缺了腦袋的木娃娃,還用木娃娃用力地打了怪頭的天靈蓋。

  怪頭被這一敲就安靜下來了。

  夏目卻不顧貓咪老師的阻止衝了上去,只是高喊了一聲『笨蛋』便緊緊地抱住了那隻手。

  「可以先把我拉起來嗎?」雪地裡傳出了無奈的聲音,這下就連貓咪老師都忍不住跑上前,鼓著腮幫子怒斥:「你這人類躲在地底下幹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