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世界征服






  伊凡一直都不大喜歡冬將軍來訪的日子。

  他向來厭惡寒冷,但冬將軍的擁抱卻讓他感受不到一絲暖意。

  「喂老頭,你為什麼還不回去呀?」

  冬將軍溫和地撥開了伊凡前額凌亂的髮:「你不喜歡我陪你嗎?」

  伊凡指著牆上的月曆,用了誇張的口氣嘆道:「都已經四月了耶!四月,喔這該是個多美好的季節呢。」

  但世界還是這麼寒冷,就好像春天永遠不會降臨似的。

  冬將軍又扯了扯自己的小鬍子,呵呵地笑了兩聲:「說的也是呢,但我不想回去該怎麼辦呢。」

  這真是個惡劣的老頭,伊凡心裡低咕著,但旋即他又怪聲怪氣地笑了起來:「コルコル,你這麼喜歡這裡,那就讓給你好了唷。」

  說完後伊凡就拍拍冬將軍的肩:「要是有人來找我……尤其是我那個妹妹……就說我去征服世界了。」

  「征服世界是征服哪裡?」冬將軍順手握住伊凡拍在自己身上手,再將伊凡拉近:「我可是很快就要回去了。」

  「你現在不可以走了唷。」伊凡仰起頭,湊在冬將軍鼻子前輕輕一笑:「記住呀,別讓娜塔知道唷。」

  

  ◎

  

  十二個時辰後的清早,阿爾家的門鈴響起了。

  阿爾在床頭摸了許久才摸到眼鏡,迷迷糊糊地也沒確認訪客是誰就打開門:「誰呀?」

  「我來避冬了。」伊凡抱著伏特加滿臉笑容地站在門外。

  「蛤?」阿爾揉著眼睛,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

  門外的高大男子脫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掛在阿爾腦袋上,逕自地推開阿爾闖進:「真是奢侈呀,有暖氣。」

  阿爾瞇著眼,不悅地看著訪客:「你家沒有暖氣嗎?好可憐唷,我資助你一點好了。」

  伊凡扭過頭,衝著阿爾道:「全世界大概就只有你還這麼浪費資源耶,怎麼辦呢,要不要把我支援你做火箭把你送上太空去堵臭氧層的破洞呀?」

  「什麼洞不洞的,你那廢鐵火箭升得起來嗎……」還沒完全清醒的阿爾嘟嚷了幾句,就不管伊凡自己跑到廚房去了。

  「我要熱牛奶。」

  「去死!」一顆雞蛋很突然地就往伊凡腦袋招呼,伊凡順手撈了下來,自己跑去酒櫃裡拿出玻璃杯,再打蛋打進去。

  「你在幹嘛呀?」從廚房出來的阿爾沉著臉道。

  「做蛋酒。」伊凡邊解釋邊把伏特加往杯裡倒,看著蛋黃被酒精給沖散,阿爾忍不住反胃。

  「噁,這什麼東西阿!這是人喝的嗎?」

  「我的見面禮唷。」伊凡笑了,就把杯子遞給阿爾。

  「我才不要。」

  「這怎麼可以呢,你可是主人呢。」

  「我只收美金、漢堡跟可樂這幾樣東西而已。」阿爾連忙把酒杯往旁邊一放,他甚至已覺得伏特加的味道就足以謀殺自己了。

  「那真是抱歉呀,我們不吃漢堡那種垃圾食物。」

  「所以……你到底是來幹麼的?」天都還沒全亮就被吵醒,阿爾的脾氣顯然不是太好。

  「來避冬呀。」

  看著伊凡那春風得意的表情,阿爾顯然完全不相信他的說詞:「你要是還需要避冬,那北極熊不是早凍成肉乾了?」

  「北極熊都快被你們害到滅種了呢,コルコル,看來我得代替北極熊懲罰你們才對。」

  阿爾冷哼:「呸,你倒是說說看要怎麼『懲罰』我呀?戰.敗.者。」

  「上面的火箭算我讓你,」伊凡動手拉住阿爾還沒扣好的領子:「我下面的火箭可不一定輸唷。」

  阿爾也不甘勢弱地頂住伊凡的額頭:「哼哼,要試試看嗎?」

  伊凡舔了舔唇:「我就只怕你不敢而已。」

  

  ◎

  

  伊凡其實也很討厭阿爾。

  他對寒意的習慣早已刻入骨髓,但阿爾那傢伙的擁抱卻總是太熱情、熱情地讓他覺得虛假。

  「美國,比較小的人要在下面唷。」伊凡很愉快地壓住阿爾,興致勃勃扯掉印有美國國旗的內褲。

  「大小不重要。」阿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再說這世界上也不會有比我更猛的男人!」

  「這可難說了。」伊凡拉這阿爾的手,帶領著他伸進自己的下體,半瞇著眼享受著阿爾肌膚磨擦分身的刺激:「我不會嘲笑你的。」

  阿爾臉色略青,想扯回自己的手卻動彈不得,感受到掌心裡的『東西』一點一點地變大,阿爾恨不得現在就拿來福槍炸開伊凡的腦袋。

  「喂、你發情得也太快了吧!」

  伊凡用膝蓋頂住阿爾的跨下:「『小』美國,你連充血都不會呀?」

  「那是因為對象是你!」阿爾有些氣急敗壞。

  「原來你這麼討厭我呀,虧我還開始打算要多喜歡你一點呢。」

  「那是當然,全世界的人都會喜歡我。」阿爾試圖挺直背脊,但他現在躺在地上這個姿勢,做什麼都是徒勞。

  「……真好。」

  伊凡突然又莫名其妙的萎靡,讓阿爾嚇了一跳:「喂喂,你是不是喝醉啦?」

  「酒還在桌上,你要喝嗎?」

  「開什麼玩笑,連亞瑟做的菜都沒那種酒恐怖。」

  「英國……也一樣溫暖嗎?」

  有點不能理解伊凡跳躍式的問題,阿爾愣了片刻才老實回答:「一點也不,又溼又冷的,他還敢自稱日不落國呢,他一週能看到一天太陽就要偷笑囉。」

  「你很了解嘛。」

  「這……我……」阿爾想告訴伊凡自己是被亞瑟養大的,但又覺得跟一個死對頭解釋這種事很多餘。

  「我就一點都不了解冬將軍。」

  「蛤?」冬將軍又是誰?阿爾伸手貼住伊凡的額頭,感受到比自己略低的體溫:「沒有發燒吧。」

  「上面是冷的,但下面是熱的。」伊凡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終於又恢復慣有的笑容。

  「真是低級。」

  「比不上你囉──」尾音還沒說完,吻就已經到來。

  伊凡堵住阿爾的唇,狂暴地將自己的舌塞進阿爾的口腔。

  阿爾的內壁是火燙的,彷彿一觸碰就會融化般。

  伊凡心臟咚咚咚地敲得響亮,在警告他他正在觸碰不該觸碰的危險。「我果然還是很討厭你吶……」咽下阿爾的口水,伊凡喃喃地又在阿爾的鏡片上落下一吻。

  明知道厭惡、明明很抗拒,但又像本能般尋求著溫暖……伊凡知道這樣的自己很愚蠢。

  所以冬將軍才不肯離開吧?因為他是讓伊凡承受不起、卻又足以自傲的,俄羅斯最強大的武力。

  「……俄羅斯,我還是送你台暖爐吧,不然你現在這樣壓著我實在是讓我難受得要命。」

  伊凡扯了扯嘴角:「這可不行,我可是要來征服世界的。」

  「蛤?」

  伊凡低喃地道:「我得先征服你……」

  「搞什麼鬼呀!」阿爾鬼叫著,伊凡卻不理會他。

  「只要我得到全世界,就不需要那死老頭了吧。」

  「所以我只是代替品嗎?」阿爾擰緊了眉,反而起伸勾住了伊凡的頸子:「喔不,這是多麼讓人反胃的名詞呀,如果真要做的話我要當你最重要的那個人!」

  「你是當真的嗎?」

  阿爾的表情讓伊凡有點啼笑皆非:「當然,我可不只是HERO,同時還是CHAMPION!」

  「不試試看誰知道呢……」伊凡咯咯一笑,含住阿爾的耳垂,柔柔軟軟地吐這氣。

  伊凡比想像中的溫柔,意識到這點的阿爾心裡不知為何泛起一陣酸,「俄羅斯……你真的是來避冬的嗎?如果真是如此,你應該要去義大利吧!當然你若有點錢,我推薦你我國頂級行程:夏威夷一遊。」

  「還是你希望我說我是特地來見你的呢?」

  「唔……」不能否認這個答案在阿爾耳裡滿受用的,「好吧,除了送你一台暖爐、再派專機送你回去好了,以表示我倆之間的友好。」

  「在這之前,你可不可以先閉嘴?」

  向來身體力行的伊凡,也沒讓阿爾有多抗議的機會,又再次吸住阿爾的舌。

  阿爾並不是一個禁欲的男人,都被人這樣挑逗了,自然也發揮了身為美國男子的浪漫:俐落地脫掉自己的衣服,好展示略嫌肥厚的胸肌……

  

  ◎

  

  二十四個時辰後的另一個清早,阿爾家的門鈴又響了。

  「喂,去開門。」阿爾抱住棉被,懶洋洋地道。

  「你才是主人耶。」伊凡也拉住棉被,死都不肯讓。

  「我痛得要死,當然是你去。」

  「HERO不是不怕痛的嗎?」伊凡嘴上雖這麼說,仍乖乖地離開床舖,他順手從地上撈了一件外套披上,再往阿爾的耳朵一舔:「要是來的是英國、加拿大或任何人,我會把他們做成肉串唷。」

  「神經病。」阿爾嘟嚷著又把臉埋進枕頭裡,看來他根本沒聽出伊凡話語裡的深意。

  

  二十四個時辰又十分鐘後,阿爾又再次被吵醒了。

  「唔……讓我睡……」

  「美、美國!救命!」

  「救什麼……我才要救命咧……」

  伊凡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阿爾拖下床,露出阿爾這輩子都沒看過的表情:「救救我,去告訴她說我不在!」

  「哇啊──你不會哭了吧!」阿爾像看見新奇的玩具般捏住伊凡的臉頰:「哈哈哈俄羅斯,你也有淚線呀!」

  門鈴聲又像招魂般響個不停,刺痛著阿爾睡眠不足的腦袋:「誰呀?俄羅斯你不是去應門了嗎?」

  「你去跟娜塔說我不在!」伊凡硬是把阿爾拉起,將他往門口送,還不住顫抖地提醒:「千萬別說我在這唷。」

  「啊……喔……」阿爾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但門外的訪客卻比阿爾更清醒一百倍,用著清麗又平淡的語調高聲道:「哥哥,你已經征服世界了嗎?」

  「說我不在!」伊凡猛搖頭示意。

  阿爾點點頭:「你哥哥說他不在。」

  「…………」

  

  ◎

  

  二十四個小時又五十分鐘後,伊凡坐上了娜塔莉亞派來的專機。

  娜塔莉亞體貼地拉住自己哥哥的手腕,低聲道:「哥哥,冬將軍已經回去囉。」

  伊凡心想,冬將軍該不會是被娜塔莉亞給嚇跑的吧?否則自己怎麼這麼快就被抓包了。

  「還有哥哥,你的衣服呢?你現在穿的這件真是臭死了。」

  伊凡低頭扯了扯外套,外套是阿爾的,對他而言顯得有點小:「哈、哈哈……這是……戰利品……」

  「哥哥成功怔服世界了嗎?」

  伊凡哭喪著臉,不知道該點頭好還是該搖頭好:「我、我突然想念起托里斯了!我決定要去探望他,妳自己回去吧!」

  「這可不行唷哥哥。」娜塔莉亞對著伊凡甜甜一笑:「因為冬將軍不在了,所以在哥哥征服世界之前,我決定由我來保護哥哥囉,哥哥我們一起回家吧。」

  伊凡後悔了。

  他其實一直都很喜歡冬將軍來訪的日子的。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要把阿爾拖到娜塔莉亞面前向她證明,他已經成功征服世界了!

  

    

 

 










--
我本來是要寫米露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卻變成露米了(爆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