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On The Air


 

  

  窗外的白雲很悠然,襯著那湛藍天青,彷彿連心情都能化做鳥禽乘風飛揚。但路德威希卻微微地嘆了口氣,掏出折疊好的餐巾紙往鄰坐的青年嘴角擦了擦:「義/大/利,你是不是吃得太急了?」

  被喚做義/大/利的青年菲利西亞諾裂開嘴角,額前的瀏海像回應著他的情緒般跳躍著:「可訴德/意/志,這個真的超好粗的耶!」

  「東西吞下再說話吧。」路德皺著眉,認命地將從菲利嘴裡噴出的麵包屑拾起。

  「嗯嗯──」菲利用力地點頭,再用力地吞下食物,然後再用力地扯著他隔壁的路德:「德/意/志你不吃嗎?」

  路德苦笑,仍不忘將水遞給菲利:「我的份已經給你了。」

  一口氣將水乾盡,菲利滿足地道:「啊是這樣的嗎?難怪我覺得特別好吃呢德/意/志!」

  一樣的東西吃起來的口感應該不會有差異吧?即使這麼想路德仍溫和地揉著菲利的頭:「還想再吃嗎?」

  菲利將臉忘路德的手臂一靠,右手則摸著自己已卸下安全帶的肚皮:「剛剛的水果塔真好吃,一定不是英/國做的,但我現在想吃義/大/利麵了耶。」

  「這……」路德有些苦惱地任由菲利將油亮的嘴角往自己的身上擦,「我幫你叫空服人員來吧。」

  「是漂亮的空姐嗎?」菲利兩眼一亮,又笑了起來。

  路德很喜歡菲利的笑容,但他現在卻覺得這笑臉有些刺眼,「不知道。」他略微低沉地道,菲利卻毫無感覺地轉頭玩著飛機坐椅上的搖控器。

  這是菲利第一次跟路德一同出遊,目的地是同盟的本田家。據說現在的本田家路上到底都散著漂亮的粉紅色花海,本田還特地傳了漂亮的照片到菲利的信箱裡,被絕美風景吸引到的菲利一直吵著想要看連天空都被染上紅潤的豔色,但路德心裡卻很明白,菲利想看的大概是與本田一同入鏡的、穿著華麗和服臉上撲著白粉的藝妓吧。

  菲利喜歡漂亮的女孩,路德從很早以前就知道這一點了。路德從前覺得這樣的菲利有些輕浮,心裡甚至有些不屑,可是曾幾何時,本能的排斥已演變為其他的情感,複雜得連路德翻閱過數十本教學手冊都找不出根據。

  也不是沒想過要將菲利的行為模式紀錄下來再好好地分析研究,但路德卻總是在『記錄』之前就已經先對菲利的要求做出反應,心跳像是不受控制般地為菲利的一顰一笑而起伏不定,甚至光只是想著,就能讓自己感到胸口緊縮──

  「吶吶,你猜日/本會不會準備超大壽司來接機呀?聽說壽司黑黑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啊?!」路德嚇了一跳才從困擾中驚起,他倒吸一口涼氣,腦海內浮現的主角現在正與自己的臉距離不到五公分。

  「德/意/志在發呆耶,好神奇。」菲利伸出食指戳著路德的眉心:「德/意/志連發呆這裡都會一凸一凹的說。」

  「是……啊……現在是在飛機上,你應該要坐好。」有點尷尬地看著不知何時一隻腳已跨在自己兩腿間的菲利,路德咽著口水卻感覺喉嚨更加乾燥。

  空服人員怎麼還沒來?路德心裡焦慮地又按了一次服務鈴。

  「因為人家難得可以跟德/意/志的視線平行嘛!」菲利不知情緒在亢奮些什麼,食指又往下畫,最後停在路德的胸前:「像這樣,拎住德/意/志的領口說『你給我記住』可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做的耶!」

  「可、咳咳……」路德被勒得很嗆,想推開菲利,但又想到自己與他正在狹小的艙房,要是不小心讓菲利受傷就不好了。

  「啊啦,德/意/志的臉好紅唷!」菲利突然稀奇地叫嚷著,路德正想抱怨這都是菲利的傑作,菲利的臉就整個靠近,用額頭貼住了路德的額頭。

  「啊──義、義/大/利──」路德嚇了一跳,連邏輯思考能力都跟窗外的雲一樣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

  磨蹭了一陣子,菲利才擔心地放開路德:「沒有發燒呀……」

  「我沒有生病!」

  「那德/意/志為什麼要這麼生氣?」菲利歪著頭,睫毛眨呀眨地勾著路德。

  「因為你……」連路德自己都沒有發現剛剛動了怒,路德扭過臉望向藍天,試圖讓自己的情緒緩合。

  「德/意/志……」菲利拉住路德的手,低聲地叫喚著路德,「德/意/志、德/意/志、德/意/志……哇!德/意/志討厭我了嗎!」

  「……我沒有。」路德又慣性地嘆了口氣,只好回過頭正視正在裝哭的菲利,「只是我們現在正在飛機上,希望你能坐好,不要爬在我身上。」

  「為什麼?椅子硬邦邦的,我比較喜歡德/意/志嘛。」

  「可是我……」路德思搜索著該用什麼樣的字眼才能完整地向菲利表達他的感受,但等到他認真思考,他卻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這麼討厭菲利往自己身上賴。

  路德很討厭這種模稜兩可的感受,他不討厭菲利,用德/國的說詞,就是他喜歡菲利這個人,但對於菲利的種種行為,路德卻越來越無法招架,像是現在,明知道兩個大男人不該共用一張椅子,他卻沒辦法拒絕用水汪汪的大眼瞅著自己的菲利。

  「義/大/利,你是喜歡我嗎?」路德決定要弄清楚,他得先確定菲利對自己的感情是否符合自己對他的感受。

  菲利倒是想也不想地立即回答:「喜歡呀,當然喜歡。」

  「有多喜歡?」一問出這句話,路德就感到後悔了,在他閱讀的眾多教學手冊中,有特別強調這可是個禁句。

  果然菲利真的露出了困擾的神情,嘟著嘴默默地爬回自己的椅子上:「為什麼德/意/志要這麼問呢……」

  「對不起我──」

  「人家沒辦法說出來呀,是比起司還喜歡呢、還是比義/大/利麵還喜歡呢?」

  「呃……」路德倒是完全沒想過自己非得跟食物比,但能讓自己有義/大/利麵的等級,路德心裡不禁感到一絲安慰──

  「那德/意/志呢?」

  「什麼?」

  「你有多喜歡我呀?」

  「這個……」路德相信自己說不出『比德/國香腸還喜歡』這種鬼話,但是他也沒辦法明確地告訴菲利,他的喜歡有幾分。

  像是菲利又開始搗亂的時候……比如說正在等著路德回答的菲利,居然掏出油性筆在裝水果塔的白瓷盤上塗鴉,這種不理智的行為讓路德非常受不了;但正當菲利打算制止菲利胡鬧下去時,菲利卻又露出期待的笑容拿著盤子問著路德『可不可愛?』。

  路德沒辦法跟菲利說『不可愛』,在他心裡也確實覺得菲利那有點天真浪漫的表情『非常可愛』。

  這樣的矛盾讓路德困擾極了,他很認真地思索了整整十分鐘才有辦法回答菲利的問題:「我對你的喜歡如同銀行利率,會依不同的案件而有所更動。」

  「欸?可是我現在是問你你覺得兔子的耳朵上應不應該要綁蝴蝶結耶。」菲利指著自己白磁盤上的傑作,很顯然他已經忘記自己問過路德什麼樣的問題。

  「義/大/利!」

  「右!」

  「我果然很後悔認識你。」

  「啊!為什麼?因為你不喜歡蝴蝶結嗎?那小白花好不好?」

  「不是這個問題。」路德扶著額頭,心想著等一到日/本,他一定要馬上跟本田商量如何解除三人之間的友好關係。

  「那是為什麼嘛,德/意/志你告訴我嘛。」菲利拉扯著路德,路德逼自己不去看對方,他擔心只需要一眼,他就會打消對菲利生的悶氣。

  「我口渴了,不想說話。」路德回答,接著又怨懟起空服人員怎麼到現在都還不來。

  「那你要喝咖啡、茶、還是──」

  「抱歉客人您需要什麼服務?」還是什麼,路德沒有聽清楚,摧了好幾次的空服人員已姍姍來遲。

  路德這才回過頭,正想抱怨幾句服務不佳時,他的視線就被菲利全全檔住,然後感覺到自己的嘴裡被塞進了什麼東西……

  濕溼的、滑滑的、還很有彈力……

  靈活地舔著自己的齒貝、然後又突然停止挑逗、轉而遞送水份過來。

  等路德意識到菲利在做什麼的時候,漂亮的空姐已搶他一步冷靜道:「很抱歉打擾了,但請不要在飛機上從事劇烈運動,或不小心壓到服務鈴,謝謝。」

  路德伸出手,欲糾正訴空服人員認知錯誤,空姐卻已無視他轉身離開,反而是菲利誤以為路德張手是需要抱抱,整個人開心地撲了上來。

  「吶吶,這樣就不渴了吧?聽說口水還有殺菌效果唷,德/意/志喜歡嗎?」

  怎麼可能會喜歡!路德瞪著菲利,想要發作,菲利卻已睜著討好的眼睛,得意洋洋地等待路德的稱讚。

  算了……路德心裡想,只好改揉著菲利的頭,「下次……再這樣……之前,記得先跟我說。」

  「怎樣?你說把口水傳給你嗎?」

  「……對。」

  「所以我下次還可以親德/意/志嗎?」

  「……對。」好像哪裡怪怪的?

  「喔耶,萬歲!我要告訴日/本這個好消息!還要寫在BLOG裡!」

  「這就不用了。」至少在這點上,路德還保有他的一絲理智。

  大概吧。

  









  之後。

  

  「吶吶,日/本我告訴你唷──」

  「不准說。」路德非快地拉住菲利,搶身擋在他面前。

  「為什麼不讓我說?又沒關係。」

  「沒關係,我不想聽。」本田冷淡地笑了笑,迎接從機場衝出來的兩個人,「過來吧,車子在外面等我們。」

  「沒有那個穿漂亮衣服臉又白白的大姐姐嗎?就是你給我看的照片上的。」菲利硬是從路德身後探出頭,睜大著眼四處張望著。

  「你說藝妓嗎?」

  「對對,我要她們餵我吃壽司!」

  本田臉色一僵,低頭翻了翻自己的錢包,然後才又低喃道:「前陣子的Joker本賣得不錯,應該可以吧。」

  「Joker?」路德不明就理地問。

  「沒什麼,只是義/大/利,如果要去找藝妓,不可以隨便輕易地……與她們有過於親暱肢體接觸。」本田語重心長地提醒正用力地環住路德的腰、被路德拖著跑的菲利。

  「什麼接觸?親親嗎?」菲利搖晃著他腦袋上的呆毛,得意一笑:「我才不會呢,她們臉白白的親起來我的嘴巴也會白白的吧?而且現在我只要親德/意/志就好啦!」

  「義/大/利──!」

  在下飛機前的耳提面命根本就沒有用嘛,路德悲嘆一聲,只好直接對本田下功夫:「那個,呃……我希望你不要誤會,義/大/利他只是怕我口渴而──」

  「所以我才要把我的口水給德/意/志唷!」

  真是越解釋越狼狽……本田一愣,心裡倒是偷偷地竊喜起來,下一次會場,他就有新題材可以賣了呢。

  「吶吶日/本,你可以教我怎麼做BLOG嗎?」

  「沒這個必要!」

  無視路德得反對,菲利又道:「人家普/魯/士都有耶,我也想要一個。」

  「可是……你不是覺得更新很……不容易嗎?」找著適當的詞,本田緩慢地道。

  「沒關係啦!」菲利倒是無所謂的燦笑道:「因為德/意/志會幫我更新呀。」

  「原來如此。」本田像是誤會了什麼般點點頭。

  而路德他……算了他已經完全不想解釋了。

  

    








  fin.

 

 













--
因為某個原因就新血來潮想寫文
我問紅衣太太,紅衣太太就給我出了個指定題
1、飛機上
2、扯領口
3、Coffee Tea or Me?
這擺明就是要給冷戰出的題目,但我卻寫成了德義w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