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即刻、即使





  這一天,是個陰天。

  白色窗簾外的玻璃並沒有關上,陰涼的風輕輕地推動著布簾上的蕾絲。鑽進了小巧但打點完美的客廳。

  阿爾就坐在客廳裡的皮沙發上,脫下手套的指尖正撥著一頭鵝黃色的髮。

  他的腳翹在胡桃木做的桌上,嘟著嘴輕快地吹著口哨,眼鏡底下的笑意能讓人誤以為屋外的晴朗天色全躲進了他眼裡。

  「英吉利,還沒好嗎?」阿爾吹完了倫敦鐵橋垮下來,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精裝書。

  書裡記載的是關於妖精的故事,阿爾跟妖精並不太熟,他猜想那只是過度美化的外星人。

  在他翻到第十頁、敘述妖精從露水中誕生時,房子真正的主人亞瑟.科克蘭才緩緩地從內堂走出。

  「喂美利加,把你的髒腳拿下來!」亞瑟端著盤子,不悅地瞪著大辣辣躺在自己椅子上的青年。

  他甚至抱怨道:「別跟人說你是我養大的。」

  「有什麼關係嘛,桌子就是要拿來靠腳的呀。」阿爾聳聳肩,仍乖乖地重新坐好。

  「說吧,你來幹麼?」

  「就是那個呀──」阿爾舉起書,在空中畫了好大一圈:「想說你也許想見見我了嘛。」

  「誰想你了白癡,不過正好,試試我的新菜色。」

  阿爾用眼角餘光描了眼亞瑟刻意擺在自己腳ㄚ子前的螢光物體,聲音頓時乾啞了幾分:「我、我剛剛吃飽了……」

  「只吃一口又不會死。」亞瑟不高興地又將盤子往阿爾的方向推前一點,阿爾縮了縮脖子,『就是會死』這句話卡在喉嚨裡沒讓亞瑟聽見。

  「吶亞瑟,我們去釣魚吧。」阿爾拿起書,像逃避現實般隨手翻到了河邊妖精的插圖。

  「蛤!?」亞瑟粗濃的眉毛往上提,讓阿爾那一瞬間覺得妖精是真實存在的,亞瑟的眉毛裡就住了好幾隻毛毛蟲妖精。

  「走吧,天氣這麼好待在家裡不好對不對,難得我都來了──」

  話才剛落下,屋外的雨也很不給面子的滂然落下。

  「哈哈哈,真是好天氣呀。」亞瑟指著打進窗簷的水滴,興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在雨中散步也很不錯嘛!」阿爾立刻換了個方向。

  「神經病,誰理你呀,不想吃就快點滾。」因雨帶來的濕悶,令室內的空氣更顯得緊繃,亞瑟一把搶下自己的書,打算就此棄阿爾於不顧。

  「沒想到英吉利你這麼沒良心……」

  阿爾的語調也像受了潮般隨時可以擰出水,就這麼軟軟地滑進亞瑟的耳裡。

  亞瑟想起那個過去、其實也沒有很久遠的過去、那個還沒戴眼鏡、還很天真的金髮少年,咬著手指跟在自己屁股後的日子。

  明明先放手的就不是自己……亞瑟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心;明明主動賴過來的也不是自己……手心裡連餘溫都沒有,卻殘留著那個撫摸著少年金髮的記憶。

  「咳、咳……」阿爾在亞瑟身後乾咳了起來,一聲一聲地宛若一七七五年的炮火般敲得亞瑟心臟咚咚作響。

  「美利加,感冒的話就待在自己家裡,你是刻意想要傳染給我嗎?」

  「不可以嗎?」阿爾虛弱地道,「世界的英雄感冒了需要大家來照顧嘛。」

  「『大家』是誰呀……」亞瑟嘆了口氣,重新走回內廳倒了杯熱牛奶加蜂蜜,「拿去。」

  阿爾坐在椅子上仰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亞瑟:「英吉利你也只有茶跟牛奶能喝呢。」

  「少囉嗦,不喝拉倒。」

  「要,當然要。」阿爾勉強揚起嘴角,卻又得寸進尺地拉住亞瑟的手腕:「可是我沒力氣了,餵我吧。」

  「你少給我──」

  「不行嗎?爸爸。」

  過往的榮耀像釘子般瞬間敲進了亞瑟的心臟,亞瑟一愣,費了好大的勁才笑了出來:「你還記得我是你爸爸嗎!」

  「說的也是,我可不想要跟老爸KISS呢。」

  「蛤──?!」

  才不過兩百年,過去的小屁娃現在已經長得這麼高大了,即使是生病也有那樣的力氣,將亞瑟用力地拉向自己。

  跌落在阿爾懷裡的亞瑟,打翻了泡好的熱牛奶,滾燙的液體潑濺在阿爾的領口,阿爾卻不怕疼似地反剝開亞瑟的襯衫。

  乾燥的唇輕觸著亞瑟蒼白的鎖骨,阿爾主動卸下那代表成長的德州眼鏡,就這麼靜靜地停留在亞瑟的胸前。

  「喂、喂美利加你……」

  「安靜。」

  「你什麼意思呀……」

  「偶爾就讓我這樣吧。」

  懷裡的大男孩呼吸越來越平穩,亞瑟狼狽地環著阿爾,只能默默地傾聽著透過肌膚傳遞而來的心跳。

  不過只是那瞬間的過去。

  卻又遙不可及得像妖精的故鄉。

  那個曾經會把自己白色窗簾扯破、把珍藏骨瓷打翻的孩子,也長得這麼大了。

  離記憶越來越遠的強悍形象,一點一點地幻化為猖狂、卻又逞強的笑容。

  阿爾已成為亞瑟陌生的阿爾,亞瑟卻只能停留在原地,等待著阿爾偶一回頭的關注。

  「所以說嘛不要以為你才是世界的HERO什麼的……」膽怯地、緩慢地、亞瑟再次鼓起勇氣觸碰阿爾的髮絲。

  「也不要只在……這種時候……才會想起我……」他輕聲道,而懷裡的英雄,伴隨著雨滴落下的聲音閉上眼,沒有回答。

  













--
只是想表達阿爾的KY(?)所以寫了這篇
結果寫完後自己就開始同情(並萌上)這樣的亞瑟了...|||||
另外篇名是沒有意義的XD

還有我真的有病,我永遠無法順利地寫出我最愛的CP(我現在對冷戰的愛已經到了這種層級了嗎?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