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小小情歌




  

  對很多人來說,美國就像是夢想一般的存在。

  對伊凡來說,美國則像蛋糕上的蒼蠅,嘴巴緊緊地咬進奶油堆裡,想掐死也不是、趕又趕不走。

  只是很無奈地,蘇聯跟美國都同是連合的一員,只要一個不小心,伊凡就會不得不見著阿爾那笑得虛偽的肥臉。

  「唷,你還活著啊。」比如說現在,阿爾舉起濕答答的手,伊凡猜想他大概是要向自己打招呼。

  這是怎樣一個不幸,連他想進廁所清洗一下時,都能遇見他最想扁的人。

  「我以為你們美國人拉屎完後是不洗手的呢。」伊凡站在廁所門口內側,雙手抱胸地瞪著阿爾。

  礙於經費有限,這個共同會議室的廁所並不大,光憑伊凡壯於其他成員的臂膀,就能將入口全全堵死。

  見著自己被困在廁所,阿爾也不以為意,仍甩著手上的水珠誇張地笑著:「那是你們蘇維埃政府吧。共產主義不是窮得要吃草根了嗎?」

  「我想我是無法向精神貧乏的資本主義解釋這樣的浪漫的。」伊凡聳聳肩,順手從長袍裡掏出一根水管。

  「喔上帝,你的袍子裡是黑洞嗎?」

  「這就是資本主義比不上的科技發展唷。」伊凡甜甜地揚起嘴角,他有自信阿爾聽得懂他話語裡的威脅。

  阿爾確實如伊凡的意閃避了視線,伊凡注意到,洗手台上方的鏡子映有阿爾的一絲不悅。

  真想用水管抵住那白胖子的頸子呢。伊凡側著頭,心情愉快地想著。讓那自以為是的假英雄,見見自己驚畏的表情,一定非常美好吧?

  這也是蘇維埃的浪漫呢,不知那遲頓的美國能體會幾分?伊凡走向阿爾,打算好好地向他分享,就連恐懼也是共享的共產主義。

  「吶,美國──」伊凡優雅地靠在阿爾背後,握有水管的手輕輕地爬在阿爾的胸前,「吶美國,你有沒有想過鏡子裡的自己也會爬出來呀。」

  鏡子裡的阿爾微微地皺了眉,但很快地又露出挑釁的表情:「若是有兩個HERO,那你的死期也不遠了吧?蘇聯。」

  「是呀,我好怕唷。」喉頭發出コルコルコル的怪聲,伊凡又進一步將唇貼到阿爾的耳後,「而這份恐懼,真希望你也能嘗嘗呢。」

  「沒可──」

  「有可能唷。」伊凡打斷他的話,將水管確時地橫在阿爾的脖子上,將他的下顎用力往後抬。

  阿爾痛得發不出聲音,狼狽的喘息一點一點地鑽進伊凡的耳裡。

  這一定是這世界上最動人的情歌了。

  伊凡放開水管,反手改為緊抱住阿爾。

  「白癡、放手!」阿爾乾裂的呼叫刺激著伊凡的笑意。

  他眨著紫色的眼,彷彿懷裡擁抱的是珍貴無比的鑽石:「若是我放手的話,不就是白癡了嗎。」

  「……你有這麼喜歡我,喜歡到要在廁所裡上了我嗎。」阿爾兩手伏在洗手台上,躬起的背緊貼在伊凡的胸口,他很清楚這個姿態有多曖昧,要是被人撞見的話──

  「看來這下不會有人再懷疑我的魅力也是HERO等級的了……」

  「吶美國,我只是在想……」

  「只不過,要也是我上你!」阿爾突然放聲高吼,抬起腳跟就往伊凡的腳尖狠狠一踩,伊凡吃痛,卻反而將阿爾抱得更結實。

  「這點疼痛可是不夠的唷。」伊凡貼在阿爾的耳邊道:「你知道嗎,要更深、更沉、更黑暗的……才可以唷……你一定不明白吧,眾星拱月般的美國。」

  「……」阿爾片刻的沉默,換來伊凡更多的笑聲。

  「吶美國,你在發抖嗎?HERO也會害怕呢。」

  「少囉嗦,像你這種只有脂肪與酒精堆積起來的廢棄物,有哪一點值得我害怕!」

  「你得感謝有我的存在才是呢。」

  「蛤!?」

  伊凡咯咯地發出怪響:「真天真呀美國,你只不過是一個人躲到西邊的肥沃大陸,就自作聰明地以為自己便是世界的中心了嗎?沒有魔王的HERO,想想還真可笑呢。」

  這樣一定非常有趣吧?到底是妄想用漢堡可樂侵略地球的美國、還是欲將地圖染上鮮紅的蘇聯會成為稱霸世界的王者?伊凡靠在阿爾的肩膀上期待著。

  「喔,你有成為魔王的價值嗎?」

  蘇維埃的浪漫、資本主義的殘忍,誰還能欺騙到更多的信徒?

  阿爾轉過頭,用僵硬的姿勢對上伊凡的視線:「或許有吧……你這渾身酒臭味的……」

  「的?」

  就像豔俗情歌一般,起伏平淡的呼吸吹進了伊凡的嘴裡。

  唇瓣接著感受到的是令人作噁的唾液、與打從骨髓裡竄起的顫慄。

  是吻、或是該說像吻一般的恐嚇,阿爾鏡片後的眼神透著伊凡無法參透的情緒:「這世界上沒有HERO辦不到的事,包括讓你臣服於我。」

  「コル、コルコル……」征征地、放開手,然後失去片刻虛假的溫暖,伊凡能瞥見鏡子中的自己扭曲的五官。

  「那你就試試看吧。」彎下腰撿起弄丟的水管,再次感受到金屬冰涼的觸感後,伊凡知道,阿爾已經離開了。

  廁所獨有的阿摩尼亞味從排水孔衝進了伊凡的鼻腔,伊凡皺了皺鼻,這才又站了起來。

  資本主義果然很討厭,就跟這廁所一樣,只有看的見的地方乾淨。他心想,卻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對很多人來說,美國就像是資本主義的奇蹟。

  對伊凡來說,阿爾則是蒼蠅上的病菌,總有那麼一天,很快地,自己也一定會被侵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