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某個睡不著的夜晚





  

  刺骨的寒風在厚重玻璃外咆嘯,敲打在門上的是硬如堅石的雪片。

  亞瑟坐在客廳,手裡握著一朵乾褐的花,花瓣在他的指尖中碎成粉末,被身旁暖爐的熱 氣吸引,一轉瞬就消失在火燄之上。

  是不是又更冷了一點呢?

  他將殘枝丟掉,再次拉攏著身上的外套。

  外套裡暖暖的,領口有兩塊毛料,還帶有複雜的氣味。亞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掛在牆 上的褐色大鐘乍然地敲響。

  一、二、三聲,凌晨三點。

  身旁一片漆黑,只有閉爐裡的火苗隱隱顫動。

  想起剛剛拋進去送葬的花,是誰送的呢?是在不可思議的春季裡,讓曾經與自己同住的孩子從大草園上摘下、硬裝飾在家門一角的?

  記憶片段地從腦漿裡提取,孩子的稚嫩嗓音、牽住衣角的小小掌心、全是只屬於自己的美好、燦爛容顏。

  亞瑟不自覺地也揚起了嘴角,齟嚼著那孩子的一切。因為那孩子在笑,所以自己也要笑才行;為了那個孩子,自己也要更堅強一點才行……亞瑟想著,慢慢地,將臉埋進了膝蓋之中,寒意卻由內而外,曲折地擴散到整個胸口。

  

  「你怎麼醒了?」

  感受到背後多了一絲重量,有某個人打斷了亞瑟的緬懷,他轉過頭,只看見黑暗中回憶裡的孩子臉上已多了一副眼鏡,身高還勝出了自己。

  「阿爾,我吵到你了?」亞瑟擰著粗濃的眉毛,詢問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大男孩。

  大男孩搖動著淺黃色的髮,很突然地從背後抱住亞瑟:「幹麼不睡覺,還只穿著我的外套。」

  「……睡不著不可以嗎。」亞瑟不高興地反駁,可是從阿爾指尖傳來的溫度,又讓他感到一絲絲安慰。

  「我難得回來看你耶,結果一起床就發現你不在了。」大男孩的語氣有些不耐,說完後就硬是將亞瑟抱起。

  「喂、喂你幹什麼!」

  「回去睡覺。」

  「我睡飽了啦!」亞瑟在大男孩身上扭動著,大男孩只好將亞瑟整個人扛到肩上。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大男孩也有了這麼強大的力量了呢。

  亞瑟趴在大男孩的背上,碎拳紛亂地落在大男孩背骨,「阿爾,放我下來!」

  「我想抱著你睡咩。」

  「我就說我──」

  「就像以前一樣。」

  所以不是只有自己會記得過去的一切嗎?亞瑟停止了反擊,有些詫異自己竟輕易因阿爾的一句話而動搖。

  「阿爾……」亞瑟摟住了大男孩的頸子,大男孩身上有跟外套一樣的複雜氣味。

  這讓亞瑟感到陌生……又有幾分懷念……

  心忍不住就騷動了起來。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話──」於是他挺起背咬住大男孩的耳朵:「我允許你隨時都可以回來看我啦……」

  大男孩呻吟著,帶著黏膩的甜味。

  遠比回憶裡的春日,更加悸動。

  

















--
我沒有想要寫米英
我最早是想要寫冷戰的
但我正在聽著劉德華的《每次醒來》
這首歌真的太適合米英了...所以一不小心就變成這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