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痛與快樂 02





  

  這樣的關係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俄羅斯厭惡地瞥著身旁鼾聲作響的男人。從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合作、第一次決裂、還是從牆倒塌之後開始的?

  美國的手臂粗魯地跨在他的肚皮上,令他有了想掏出床下HK416將這胖子腦袋轟爛的衝動。

  但轟爛了就再也不能看見他天空色的眼睛泛起水氣了,即使這個自詡世界英雄的美國從未在他面前掉過淚……俄羅斯彆扭地抓著灰黃色的髮,髮絲有點乾燥,跟美國那柔軟的金髮很不一樣。

  真該把這胖子從腳指甲到體脂肪都成為俄羅斯的……俄羅斯咽了咽口水,盤算著發展複製技術需要多大的成本。

  只要取得美國的DNA、細胞、血液、皮膚碎片、毛髮、體液、眼珠、聲音、笑容、虛偽、自以為是、裝模作樣、腦殘、天真、不曾向自己表露過的撒嬌與驕傲……把這些全丟進培養皿,是不是就能夠得到數不盡的美國?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在星期一的時候肢解、星期二的時候槍傷、星期三的時候強迫美國跳舞、星期四處以火刑、星期五觀察他的肚子能塞進多少東西、星期六的醃製成詛咒用的人乾,然後到了星期日……俄羅斯閉上暗紫色的眼,喉結像是吞咽了什麼鼓起又落下,身旁的大男孩不知做了什麼夢,手臂加重了力道將俄羅斯勒得緊實,俄羅斯心裡很明白,即使培養皿裡能做出數以萬計個美國,他在最後一日會渴求的,就只有這麼一個。

  透過毛細孔傳來得熱度黏在俄羅斯的小腹,俄羅斯這才想起睡得死沉的大男孩生病了,就連前一夜兩人瘋狂啃咬彼此的時候,美國都沒忍住多咳了幾聲。

  真是叫人心疼……是吧?俄羅斯想也不想地就掐住美國的下巴,愉悅地送上自己的吻。

  「唔、嗯……」美國粗重地喘息著,可能是夢見了被大蛇怪纏上的夢吧,四肢還不住地扭動著。

  「真像個白癡一樣耶。」俄羅斯顯得心情非常好,又再次堵住美國的口鼻。

  「嗚……俄……」俄羅斯很喜歡這樣痛苦掙扎的美國,汗水黏著散亂的金髮、眉心也皺成了山谷,這狼狽到疲憊的模樣能令俄羅斯的下腹充血。

  美國卻突然睜開眼,深隧的瞳孔一下子就對上俄羅斯的紫眸,俄羅斯微愣,還沒來得及閃避就被美國一拳擊重小腹。

  「靠你在幹什麼!」美國扯著棉被,有些喘不過氣。

  俄羅斯抱著肚子,又笑了起來:「吻你啊。」

  「會有人把人吻到不能呼吸的嗎!」

  俄羅斯側著頸子,眨了兩下眼皮後答:「欸,你不是很喜歡嗎。」

  「你哪一隻眼睛看到我喜歡了!早知道跟你睡準沒好事。」

  「因為我們做的就是壞事嘛。」

  「不要講得這麼理所當然。」美國把下巴枕在棉被團上,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是怎麼被騙上床的?好像是被身旁的這個王八蛋說什麼『是HERO就應該要攻過來』之類的話唬住了吧?

  真不想承認自己犯了這樣的錯……美國埋住自己的臉,同時也在思考著要不要把自己偷偷藏在床頭櫃裡的M92F掏出來幹掉罪魁禍首?

  「吶吶美國。」美國猜想俄羅斯非常清楚自己的殺意,卻仍很不要臉地黏了過來,「美國你發燒了耶,會不會死掉呀。」

  「如果沒你這傢伙在的話HERO是絕對不會生病的。」

  「我也很希望都是我害的捏。」俄羅斯無所謂地聳肩:「所以我們來做劇烈運動讓你發汗啊。」

  美國不可置信地瞪著俄羅斯:「真沒想到你也會說出這麼低級的話。」

  「也沒什麼呀,我覺得你跟英國說『我會保護你唷』這個還比較丟臉呢。」

  「…………」

  「你的表情真可怕。」俄羅斯撇開臉,很自然地滾到了床邊,跟美國拉開了一點距離。

  美國也沒有追上俄羅斯的打算,只是在原地深呼了兩口氣,肯定地道:「你監聽我。」

  「你就沒有嗎?」俄羅斯瞇起月亮般弧度的眼,用著甜膩的語調的反問,讓美國一時無法反駁。

  「……世界本來就有義務在我的掌握之中。」

  「你說這種話為什麼不會被人暗殺呀?」俄羅斯想了想,又道:「啊對不起唷,已經很多人想暗殺你了,可是我不會讓他們成事的。」

  「DAMN!想暗殺我的只有你吧!其他人可都崇拜地儆仰著我呢。」

  「我可都是明著來的,而且我也很愛你呀,美.國。」

  俄羅斯的告白讓美國一陣惡寒,忍不住又拉緊了棉被:「我要穿衣服了,你可以滾了。」

  「這裡是我家耶,而且你雞雞上有幾跟毛我都已經看過了咩。再說……」俄羅斯的食指靠在上唇瓣,無辜的大眼瞅著美國:「你怎麼就只對我這麼小氣?你也說說喜歡我嘛。」

  美國乾嘔了兩聲:「DIE,你作夢!」

  「你們總是這樣……」俄羅斯突然跳下床,將他光溜溜的高大背影面向美國,「以前呀立陶宛、中國呀他們……明明就說喜歡我的嘛,怎麼現在都不想要變成俄羅斯呢?」

  也許俄羅斯是開始緬懷起不可能的過去,難得失神發愣地望著遠方,美國藉機從床頭櫃裡掏出他暗藏的槍,槍管就直直地對著俄羅斯的背脊,食指也緊緊地扣在板心上。

  只要按下去就可以了,再一點力道就夠了,美國想,這樣對他、對自己都好。

  「吶,你扣下去沒關係唷。」俄羅斯沒有回頭,他甚至連一根髮絲都沒有動,平淡冷靜的聲音跟以往在床上的裝模作樣全然不同。美國不知道俄羅斯是怎麼知道自己想要轟爛他的,但俄羅斯就像呈述一樣事實般背對著美國道:「我很清楚你不會成為我的,即使你有多麼地渴求我。」

  

  ◎

  

  「FUCK,誰需要他了!」美國瘋狂地把自己辦公桌的每一個縫隙全拆開,公文跟碎木板飛得滿天,就像被機關槍掃射過一樣。

  「美國,你在幹什麼?」英國臉色鐵青地站在門口,受裡拿著的是一跟掃把。

  「我們被竊聽了。」美國頭抬也沒抬,接下來在自己的沙發下拔出兩個小型竊聽器,「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裝上去的。」

  英國嘖了兩聲,小心地避開地上的重要文件:「你在俄羅斯他家裝了多少一樣的東西?」

  「我可以竊聽他不代表他可以竊聽我,我才是HERO耶。」美國不爽地皺著眉:「我決定要拉攏中國,兩面挾攻整死他。」

  「喔。」英國嘴巴上道,突然又摸住美國的額頭:「你怎麼越來越燙了。」

  措手不及的溫柔讓美國停止了破壞,卻又情不自禁地抱住了英國。

  「美、美國你……」

  美國迅速地放開手,彆扭地轉過頭:「……重心不穩。」

  英國皺著眉,看不出他是在羞赧還是在生氣:「俄羅斯跟中國達成協議了。」

  「什麼?」

  「他們決定要一起反對你提出的飛彈政策。」

  英國一副事不關己的淡然讓美國更加生氣:「他不是說中國已經……哈,我怎麼可能被他那種小把戲騙了呢,我早該知道的嘛,他們都想要搶下我HERO的位置……」

  美國的笑容很狼狽,終究是讓英國感到於心不忍,只好也隨著美國蹲了下來:「等等你得把這裡打掃乾淨,這實在是太缺乏教養了,我可不記得有這樣教過你。」

  美國失神地靠在英國身旁,好像從前幾天開始,他的精神狀況一直都沒有穩定過,人說生病的人最怕寂寞,美國猜想現在的自己或許就像是個無理取鬧的孩子吧?

  英國很溫柔,嘴巴上雖然會一直抱怨,但最後一定還是會幫著自己……想起獨立前的那些過往,像鵝黃色的風景,一幕一幕都叫人動容……到底有過幾次會像今天這樣,想著不要長大的話會不會比較好?美國小心翼翼地扣住英國的十指,跟過去不一樣的是,他的掌心已經能夠充份地包覆住英國的手了。

  美國相信自己已經強大到足以保護任何人。

  但願意承認自己強大的……卻只有……「我本來以為我已經毀滅他的了。」

  「啊?」

  「我本來以為只要他不在的話,世界就會和平了……」

  英國沒有追問對方是誰,或許他早就知道了,只是裝作不說而已。

  「法國來了,還帶來了據說可以治感冒的特效藥,之前我跟中國要了海鮮粥的食譜,現在正好可以做給你吃。」

  「等、等一下!」美國又連忙拉住對食物話題明顯比較有興趣的英國衣角,鏡片之下的眼神十分尷尬:「粥我可以叫法國做嗎?」

  英國揚起今天他第一次的笑容,像對當年的小美國般同樣溫柔地揉著美國的髮:「只有我才做得出適合你的口味呀,美國。」

  

  















--
沒有在這回結束是因為我卡稿了
連寫了幾千字感覺都不對,就砍掉準備重練了QQ
我怎麼會把這鳥故事寫得這麼長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