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十英吋






  法蘭西斯覺得很委屈。

  亞瑟又用著看節肢動物的眼神看著自己,就像隨時都會把手上的拖鞋丟過來的樣子。

  「你為什麼要把我的拖鞋拖鞋穿在手上啊?」法蘭西斯眨了眨濃密的睫毛,好奇地往亞瑟靠了一英吋。

  說起英吋……為什麼要用英吋而不是法吋呢?英國總是這麼自以為是,法蘭西斯默默地抱怨了幾句,又對著亞瑟道:「是0.254米。」

  「什麼啊!」亞瑟的臉上布滿陰影,法蘭西斯縮了縮脖子,不怕死地又道:「現在我跟你的距離呀!」

  「喔,這真是太剛好了。」亞瑟舉起拖鞋。

  「等等、你要打我呀!?」法蘭西斯連忙高舉雙手,做出菲利西亞諾常做出的姿勢。

  「不然呢?你這隻蟑螂!」

  「什麼──說我是蟑螂也太過份了吧!」

  「嘖。」亞瑟抖了抖粗濃的眉毛,算是回答。

  法蘭西斯又很不要臉地再往亞瑟靠了一英吋:「好歹要說我是蝴蝶呀、秋蟬啦之類的。」

  啪──亞瑟的拖鞋毫不留情地敲在法蘭西斯的額頭上,「那你就跟蟬一樣早點去見主吧!」

  皮膚都變紅紅一片了,還有一條一條的鞋印子,法蘭西斯摀著腦袋,裝出一臉痛苦的表情:「太過份了!」

  「哈哈哈哈你本來就很欠扁。」亞瑟抱著肚子,笑得非常開心。

  法蘭西斯瞪著亞瑟,隨後也冷笑了起來:「現在只剩20公分了!」

  「蛤?」

  「我跟你的距離,哥哥說的話要認真聽進去呀。」

  「誰知道你在說什麼啊?」亞瑟不解地聳了聳肩,他從以前就一直沒辦法理解法國的思考模式。

  太浪漫了,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所以呀亞瑟,像這樣……」法蘭西斯伸長了手臂,就架在亞瑟的肩膀上,那姿勢活像亞瑟在香港看到的僵屍片。

  亞瑟情不自禁地想往後退,才想起自己的身後有張大床,而剛剛他才剛跟法蘭西斯在那張床上打滾。

  「你想幹麼!?」亞瑟露出些許的慌亂,但很快地又擺起他紳士的架子。

  「親親啊!」

  「蛤!?」亞瑟睜大了眼,任由法蘭西斯的臉貼近自己。

  「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每次做完後都要KISS的嘛。」

  吻很快地就貼上來了,熟悉的舌輕輕地滑過亞瑟的唇。

  亞瑟沒有思考太多,就反手勾起法蘭西斯的脖子,撬開他的嘴。

  「唔……嗯……」法蘭西斯甜膩又粗啞的呻吟傳進了亞瑟的耳裡,讓亞瑟回味起方才在床上發生過的記憶。

  想要讓這個大叔叫得更大聲點──亞瑟瞇著眼想解開法蘭西斯的上衣扣子,指尖順著法蘭西斯的背脊一路下滑,最後填進了他的股溝……「フランス,你的衣服呢!」

  「脫掉了。」法蘭西斯回答的非常乾脆。

  都已經交往百年了,亞瑟仍舊永遠搞不懂法蘭西斯是用什麼手法立即脫掉他那累贅的衣物的。

  亞瑟嘆了口氣:「我不要做了。」

  法蘭西斯像是受到了打擊:「欸──為什麼?」

  「剛剛不是才做過嗎?我要回去了。」

  「喔,原來你是不行了呀。」法蘭西斯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亞瑟的背:「我有些不錯的秘方唷,是跟本田買來的耶,你要不要試看看──」

  「フ.ラ.ン.ス!」亞瑟打斷了法蘭西斯的好意。

  法蘭西斯看見亞瑟的眉毛像兩片翅膀一樣飛躍著,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別擔心,這種事哥哥我能夠體諒的。」

  「見鬼的體諒!」亞瑟咬牙切齒地突然橫抱住法蘭西斯,一個使勁就把他丟上床:「你很快就知道、很.快就知道。」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法蘭西斯又不是笨蛋,當然清楚的不得了。

  但他只是再次眨了眨以男人來說太過騷包的睫毛,輕輕地笑了起來:「我知道啦,イギリス你連那裡都要『自稱』有十英吋對吧,跟哥哥我有得拼耶。」

  不是自稱是事實!亞瑟忍不住在心裡罵出了髒話。





  

  亞瑟其實也覺得自己很委屈。

  他把法蘭西斯下面的洞填起來後,又費力地進進出出,好讓那個大叔可以閉嘴。

  最後大叔因高潮而睡著了,自己卻氣喘噓噓像是洗了三溫暖。

  亞瑟瞪著床上的法蘭西斯,心裡忍不住揚起一把火,有了想要將這傢伙丟到馬路上曝曬的衝動。

  法蘭西斯的金髮黏在他的鼻粱上、鬍渣也胡亂地長滿了下巴,看起來一點都不乾淨,甚至有違亞瑟的審美觀。

  「嘖。」亞瑟抱怨了幾聲,最後仍低頭吻了法蘭西斯乾燥的唇瓣。

  睡夢中的大叔,趁著亞瑟轉過頭時,得意地揚起了嘴角。














--
我居然寫了英法!我真的瘋了XDDDDD
某太太要是知道我寫了英法,他大概會很想扁我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