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痛與快樂 04





  

  當仇敵不再是仇敵的時候,該怎麼做?

  要繼續持續那個沒有意義的憎恨,還是要虛偽地給予虛假的愛?

  離開俄羅斯的住所,美國消沉地回到自己暫住的辦公處。

  「唔……這漢堡是誰做的呀?怎麼這麼難吃。」他皺著眉有一口沒一口地咬住麵包皮。

  心情悶透了,就跟屋外的天空一樣,一片暗沉了無生趣,一點都不符合美國自認的爽朗精神。

  「門口對面那家麥當當。」英國從隔壁房抱著一疊文件丟在美國面前:「少吃那些沒營養的東西,我今天早上嘗試做了中華料理,你要不試看──」

  「喔我吃飽了!」美國連忙把漢堡全塞進肚子裡:「對了我明天就要回國了。」

  「哈?」英國有些驚訝:「怎麼這麼快?」

  美國皺了皺眉,拿起鋼筆隨手在公文上亂畫一通:「不想見到某個討厭的傢伙。」

  「……不要在重要文件上亂塗鴉。」

  美國聳了聳肩:「反正又沒人會看。」

  英國搶下美國的鋼筆,在紙上補上了一個圓跟幾條線:「要畫也要畫成像這樣。」

  「這是什麼?」

  英國挺直背脊笑道:「魔法陣。」

  「蛤?什麼鬼呀!」

  「可以……召喚出某些東西進行詛咒。」

  美國被英國的神秘語氣唬得一愣一愣地,也認真地研究起手上的奇特符號:「可以召喚外星人嗎?」

  「比外星人更厲害!」

  「那就是未來人囉?」

  英國嘆了口氣:「你怎麼會這麼沒想像力呢?這可以召喚精靈、惡魔、或者是──」

  「吸血鬼!」

  英國眨了眨眼,口氣變得有些銳利:「咦?對,吸血鬼也可以。」

  「這樣呀……」美國默默地將畫有魔法陣的公文折好,放進自己的胸前口袋。

  這樣不可思議的舉動讓英國有些陌生:「你不是最討厭這種話題的嗎?像什麼精靈啦、妖怪啦之類的……」

  「當然。」美國用力地點頭:「這世界上不可能有那種東西存在,太不科學了。」

  「那你還……」

  「我只是要嘗試看看而已。」美國露出苦笑:「NASA很有研究精神的,搞不好這個玩意是劃時代的空間轉換理論。」

  「開什麼玩笑,英國的魔法可是宇宙第一,你研究一百萬年也不會懂的。」英國本來想賞他一記白眼,再花三個小時好好向美國宣揚偉大的魔法之力,但他最後卻選擇伸手搶回美國胸前的那張公文紙:「你只要坐飛機就可以了,不管是離開這裡或是去找他。」

  「我……」

  「我怎麼覺得小時候的美國還聰明多了。」

  那是因為你以前太笨。這樣的話美國當然還沒有真的蠢到說出口,美國抓起鋼筆,在桌子上扣扣扣地敲:「我決定再也不去找他。」

  那個他,就讓他在冰天雪地裡跟漂亮的妹妹一起凍死好了。美國惡狠狠地想。

  「……你真差勁。」用著像是在說法國真是個大白癡這樣的理所當然的口氣吐出這句話,美國瞪大眼睛,搞不清楚英國的責備是不是針對自己。

  美國很差勁嗎?這怎麼可能呢!會這麼說的英國一定不是真正的英國,他搞不好是被凍死的俄羅斯附身了……喔一定是的。

  「俄羅斯你給我滾出來!」美國跳了起來,搖著英國的肩膀。

  「啊啊啊美美美國國國你你你在在在做做做什什什麼麼麼!」

  「對了,十字架、十字架。」美國放開英國,改翻開自己辦公桌抽屜,在一堆廢物中找到英國送他的十字架,「原來是放在這裡啊,哈哈哈,俄羅斯你認命吧!」

  「認命的是你!」英國拿起其他的文件往美國的頭上用力一敲。

  「幹麼,很痛耶!HERO的頭是不能亂打的知道嗎?」

  「HERO你個頭啦!」英國火大地又多敲了兩下,動作就像玩打地鼠一樣地流暢。

  「我要是變笨了你要怎麼賠我?就算你是英國我還是會告你的唷!」

  「你真的很差勁!」又是一樣的批評。

  美國這次知道了,被罵的真的是自己。

  「我以為……」

  「反正你一定又要說『HERO怎麼會有問題?是誤會HERO的人才有問題』,你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做了什麼嗎?」

  美國心想,英國可把自己說話的語氣學得真好,於是他主動摸摸英國的額頭:「如果你不是被附身的話……附身這種事太不科學了,是催眠才對。反正就是,你感冒了?發燒了?才神經錯亂了?」

  「並沒有!」

  「那可要小心俄羅斯的洗腦電波,也許他研發出來了還用在你身上。」

  英國白了美國一眼:「他是用在你身上了吧。」

  這句話令美國吃了一驚連忙後退,還差點被自己的椅子拌倒:「Yes!我怎麼都沒有想到!」

  「蛤?」

  「是啦,一定是這樣,我就是被洗腦了才會對俄羅斯──」

  如果這麼想可以令自己比較輕鬆就好了。

  但要一個HERO承認自己的內心輕易被他人影響,卻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就結果來說俄羅斯的存在對美國而言都是極大的壓力,以及想要友好、又不想要友好的矛盾。

  要是俄羅斯不在就好了。這個念頭不知在美國腦海裡排徊了幾萬遍,每想起那討厭的傢伙就又會這麼期待一次。

  但若是俄羅斯真的不在的話……他已經曾經離開過一次了。當一九九一年十二月的喪鐘敲響時,美國覺得自己身為HERO的一部分也跟著被消滅。

  就這樣了嗎?世界都會是HERO的嗎?這是多麼另人高興的是對吧?但為何心裡卻快樂不起來呢?沒有魔王的勇者今後又該何去何從?數不盡的疑問,一直到那個曾經叫做蘇聯的男人再次站在面前才停止。

  美國不記得自己再次見到俄羅斯做了什麼。

  也許是揍了他一拳吧,也有可能是伸手笑著要跟他當見鬼的好朋友。

  但他還記得俄羅斯開口對他說:『吶,美國,你敢嗎?是HERO應該就不會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吧?』

  俄羅斯的氣息甚至直接地撲在美國的臉上,打從出生開始美國第一次跟那個男人貼得這麼近。

  憑著一股衝勁,美國親手開啟了跟俄羅斯亂七八糟的糾纏,美國猜想,就是在那個時候自己被俄羅斯下了暗示。

  快感是惡魔。俄羅斯就是惡魔。

  HERO不該耽溺於快感。HERO要打擊惡魔。

  美國看看自己的掌心,還帶著西伯利亞的寒冷,在渴求著誰的溫暖……

  最後英國嘆了口氣,將所有的文件重新擺到失神的美國面前。

  「反正你要在你滾回你的國家之前,把這些工作做好。」

  美國想要抱怨英國殘忍,但那些任性的話,最後卻全卡在喉嚨,跟對俄羅斯的複雜態度一樣,一個字都沒說出口。

  

 

 













--
這回比較短,是因為我認了,我知道我不可能在四話內完結了
既然如此那幹麼每篇都寫這麼長XD
希望下一回就可以收尾(祈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