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好鄰居壞鄰居.後來





  但在這之前……

  

  對於『穿著裸體圍裙的隔壁鄰居』,亞瑟嘆了口氣,不知道該不該回應法蘭西斯硬冠在自己身上的設定。

  「我才不要當什麼被邪惡欲望衝昏頭的假紳士!」

  大理石地上的法蘭西斯正扭動著自己的腰部,看起來就像隻斷了後腿的蜥蝪。

  一想到自己居然跟著個男人做過愛,亞瑟心裡浮現滿滿的厭惡感。

  他拿起桌上的酒,拉開瓶塞就往法蘭西斯的臉上淋下去。

  法蘭西斯伸出粉色的舌頭輕舔鮮紅的液體,露出迷濛的眼神:「亞瑟,你果然才是情色大使呢。」

  「蛤!?」

  「這種嘛,把東西淋在身上,不就是要把他舔乾淨嗎?」法蘭西斯半瞇著眼,不知在想什麼詭異地笑了出來。

  「閉嘴!你這變態!」亞瑟舉起腿,毫不客氣地把腳丫子踩在法蘭西斯的帥氣臉蛋上。

  「哇啊!混蛋英國你想打架嗎!連我上司都不敢打我的臉!」

  「我不是用打的,是用踩的。」亞瑟又加重了力道,姆指卡在法蘭西斯的鼻孔左右旋轉,把法蘭西斯折騰地全身扭曲。

  「我跟阿波羅一樣挺的鼻子、跟戴奧尼斯一樣性感的嘴唇呀!」聽著法蘭西斯殺豬般的嘶吼,亞瑟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越來越深──「啊啊!」亞瑟突然大叫,才發現法蘭西斯不知何時已抱住自己的小腿肚。

  「嘿嘿亞瑟,這樣對待哥哥是會遭到報應的。」法蘭西斯揚起得意的笑容,就把亞瑟的腳用力往下拖,頓時失去重心的亞瑟重重地往地上一跌,肩膀摔在大理石地上,發出碰的巨響。

  冰涼的寒意鑽進他的肌膚,亞瑟不服輸地怒瞪著法蘭西斯:「打架從來沒贏過的法國,你以為你有可能把我──唔!」

  瞬間放大的瞳孔,映著法蘭西斯半是嚴肅的表情,亞瑟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自己的鄰居壓在身下。

  「法、法蘭西斯你……」法蘭西斯的手撐在亞瑟的臉頰左右,亞瑟強忍著顫抖,提高了音調:「哈哈,你以為這樣就能贏得了我嗎?想當初百年戰爭你可是靠個女人才有辦法把我──」

  「你比較喜歡女人嗎?」

  「欸?」有些意外法蘭西斯的嚴肅,亞瑟楞了片刻,嘟起了嘴:「總比喜歡你好。」

  「你這意思好像是在說其實你喜歡我耶。」

  掉落在耳後的瀏海被法蘭西斯的小姆指勾住,捲成一個圓圈,亞瑟半闔上眼,緊咬著下唇。

  他最討厭法國了。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現在卻像鵪鶉蛋般卡在喉嚨吐也吐不出來。

  「吶亞瑟,你臉怎麼這麼紅?」

  「少囉嗦!紅酒滴到我了啦!」

  「是嗎。」法蘭西斯彎下腰,輕舔了落在亞瑟額頭上的水珠。

  舌尖的觸感讓亞瑟泛起一陣酸麻,「該死的……」他咒罵一聲,即伸出手扣住了法蘭西斯的脖子。

  法蘭西斯以為自己會被推開,但他等到的卻是亞瑟像小鳥般的啃咬,「你喜歡這樣嗎?」亞瑟張口含住法蘭西斯的耳垂,「你這個死變態。」

  「就說你是……嗯、啊啊、再深入一點……」

  亞瑟咧開嘴,張開上下門齒,像核桃鉗般叩地就咬住法蘭西斯脆弱而又柔軟的耳垂。

  「咿咿呀呀!」法蘭西斯一如所願地慘叫,身子仍被亞瑟抱住不得掙脫。

  「哈哈哈哈你的耳朵好紅!」

  「嗚,很痛耶!」法蘭西斯含著淚,裝出少女的腔調抗議。

  「你幾歲啦不要用這種語氣說話啦!」

  「跟你差不多咩。」

  法蘭西斯邊裝哭邊將臉硬是貼到亞瑟的肩膀上:「你要負責!」

  「喂你不要靠過來啦!」感受到法蘭西斯只隔著一條圍裙的肉體在自己身上廝磨,亞瑟胸口十分浮躁,「酒都沾到我身上了……」

  「那就把衣服脫掉。」

  「蛤?誰要像你……」

  「反正只有我會看到呀。」

  這種天真的解釋乍看之下好像很有道理,亞瑟愣愣地被法蘭西斯剝了兩顆鈕扣,但就在他較法蘭西斯細嫩的胸口接觸到空氣時,亞瑟突然握住法蘭西斯的手腕:「等等。」

  「等不及了。」法蘭西斯完全不理會地改用嘴巴咬住亞瑟的領口。

  「我叫你等等啦!」亞瑟也毫不客氣地用力拉住法蘭西斯脖子上的圍裙綁帶。

  「……亞瑟,你是要脫我的圍裙嗎?」

  「再脫你就沒東西遮了!你這不要臉的死大叔!」他大口地喘著氣,才又質疑道:「為什麼你會在上面?」

  「欸……喔喔,原來你是在意這個呀!」

  不能讓法蘭西斯發現自己真的很介意,亞瑟清了清喉嚨高聲道:「先說好,之前的事只是一場意外,我可是看在你都沒有朋友幫你解決你的生理需求,才好心出借我的……呃……總之,我不要在下面!」

  「哥哥知道了。」法蘭西斯甜甜一笑,手腳俐落地剝開了亞瑟的褲頭。

  這傢伙真的是天身很會脫衣服耶,亞瑟恨恨地想著,卻也沒有阻止法蘭西斯的動作。

  反正都是要做,比起用自己的手來做,別人的手確實是刺激多了,亞瑟一點都不討厭被人好好地『服務』,即便那個人是他最討厭的鄰居。

  「哇……」看著亞瑟曝露在空氣中的分身,法蘭西斯往後退了兩步,抬高亞瑟的雙腿。

  「含住。」亞瑟伸手壓住法蘭西斯的頭,將自己的分身塞滿鄰居的口腔。

  法蘭西斯的口很溫暖,唾液濕漉漉地包覆著亞瑟的分身,舌頭搭配著牙齒仔細地在分上上來回吸吮著。

  電流般的快感讓亞瑟無意識地用力壓住法蘭西斯的頭,好讓頂端能確實挺進咽喉,咽喉不是性感帶,法蘭西斯強忍著反胃的感覺,努力地想包覆住亞瑟的全部。

  「呼、哈……法蘭西斯,如果你還自認是美食家,就給我好好舔。」亞瑟粗啞的笑著,毫無讓法蘭西斯抬起頭的打算。

  「嗚嗚──」

  「這可是你自找的。」

  法蘭西斯不甘願地扭動著身體,好不容易在亞瑟差點射精前的那一刻,從亞瑟身下脫離。

  「呼呼呼──」法蘭西斯深深呼吸,任由嘴角的唾液滑落。

  閃亮的大理石地板上積了一灘液體,看起來反而更加曖昧可疑。但並未獲得解放的亞瑟不滿地用腳指戳著法蘭西斯的膝蓋:「喂死大叔,你這麼快就不行了?」

  法蘭西斯用手背粗魯地擦著下巴,短鬚被他弄得十分凌亂:「哥哥我正在思考著。」

  「哇哈哈你那跟蝸牛蛋一樣大小的腦袋也能思考東西嗎?」被挑起了性慾卻得不到滿足的亞瑟變得十分粗暴,腳指改滑向法蘭西斯的雙股間,毫不客氣地踢著法蘭西斯圍裙下的兩粒圓球。

  「你不是不想要在下面嗎?」法蘭西斯突然道。

  「廢話,你這個沒用、老是打輸、只會趁人之危的法國,論實力我當然是在你之上。」

  「那就不要再挑釁我了。」

  法蘭西斯異於往常的低沉語氣,透著亞瑟有點陌生卻又熟悉的魄力。

  像英雄一樣帥氣的法國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是數百還是數千年前?在亞瑟還只是個弱小的小少爺的時候,海的對岸有看起來高大、華麗又強悍的鄰居。

  亞瑟曾經很崇拜他的鄰居。

  曾經,也想要像他一樣地風度翩翩。

  所以亞瑟一直很努力,學會複雜的禮節、學會跳舞與社交,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紳士,好跟鄰居站在一樣的位置。

  亞瑟覺得自己辦到了,沒有人敢再說他只是野蠻的海盜,但他嚮往的鄰居卻露出低俗的笑容光著身子到處扭屁股,活像個無恥的小丑。

  自己一直以來的信仰究竟是怎麼了?一思即此亞瑟就忍不住感到火大……

  「喂,變態法國,你以為你是誰呀!為什麼我要聽你的!」亞瑟從地上重新站起,踢掉自己的褲子後用光溜溜的下半身對準法蘭西斯的臉:「自己把屁股抬高,我要上了。」

  「呃……」

  「怎麼,事到臨頭你要反悔了嗎?」

  「不……」法蘭西斯輕道,眼神變得些微凌厲。

  亞瑟退了半步,下意識地左右張望,天花板刻著眾多揹著翅膀的男人,一雙大眼全都注視著自己。「真是討厭的房間。」亞瑟喃喃地道,下腹的欲望卻更加濃烈。

  把過去那樣帥氣的法國壓在身下,強迫他哭著喊自己的名字,確實是個好主意。亞瑟邊舔著嘴唇邊想,又重新走近法蘭西斯:「快點,我可是心地善良才答應跟沒人喜歡的你做的。」

  「你以前比較可愛。」

  沒料到法蘭西斯會突然來這麼一句,亞瑟嚇了一跳:「什麼呀,變最多的明明就是──」

  話還沒說完,亞瑟就突然被法蘭西斯推倒。

  「痛、痛痛痛痛……法蘭西斯你這白癡你做什麼!」背受到第二次撞擊,似乎有些瘀青了。

  「我確實是改變主意了。」法蘭西斯用著就像數百數千年前、那個連亞瑟都快遺忘的帥氣表情道:「亞瑟,我果然還是覺得法國在英國之上。」

  「蛤!?」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久等個什麼啦──!」

  亞瑟現在了解裸體圍裙的好處了,法蘭西斯根本不費絲毫力氣就將自己的光屁股頂在亞瑟的跨下,那又粗又大的棒子讓亞瑟青了半張臉。

  一樣是做愛,被做跟做之間的差異可是相隔了一整個大西洋這麼遠。

  亞瑟胡亂地摸著胸口,卻聽見法蘭西斯溫柔的笑聲:「咯咯,亞瑟,還記得你跟哥哥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亞瑟死閉著眼,心想現在才不是敘舊的時候:「當然,你那時候看起來也比現在可愛太多了!」

  「你也是唷。」法蘭西斯低頭吻了亞瑟的眉角:「那時候眉毛也沒這麼粗。」

  「閉嘴,這可是──」

  「亞瑟,還好是你。」

  「蛤?」

  完全沒聽懂這神秘的對話,亞瑟張眼想要看清法蘭西斯的表情,法蘭西斯卻露出略微猙獰的神情,一點一點地讓坐在亞瑟的分身上。

  「法──」心裡說完全沒有一絲感動是騙人的。

  「連這裡都變得比以前粗很多呢。」法蘭西斯微微一笑,又緩慢地讓自己的臀部後的小穴擴張。

  「你──」亞瑟都快搞不清楚狀況了,說要在自己之上的,不正是法蘭西斯嗎?但現在、現在怎麼……

  「唔……沒有潤滑確實是有些痛……」法蘭西斯咬著唇,身體強忍著痛苦仍死命地想接受亞瑟的全部。

  好帥氣。亞瑟征征地望著那半是皺眉半是滿足的法蘭西斯,再次想起過去斑駁的光景。

  那個露出像天使一樣笑容、個子不大卻總是緊緊牽住自己的手,他曾經深深喜愛著的鄰居……

  「還好是你,跟我做愛的是你。」法蘭西斯咧嘴而笑。

  他又吻了亞瑟的唇。

  一口、一口又一口,像品嘗紅酒般地輕啜著。

  圍裙鬆落而露出的鎖骨與粉色的乳頭真是該死的性感。

  亞瑟紅透了臉,下半身隨著法蘭西斯緩慢的律動而澎湃不已。

  高潮就快要來了,亞瑟擰著眉,仍死撐著想讓自己表現得更加威猛點。

  「但哥哥還是好心告訴你,被上比較有快感唷。」

  「嘎!?」

  「所以呀還好亞瑟你堅持都不肯被插呢,下次有需要的話果然還是要找你比較方便。」

  就只是方便而已嗎!?

  亞瑟征征地看著法蘭西斯在自己身上擺動著腰。

  那剛剛覺得這變態大叔又帥氣又性感的理由到底是……

  「亞瑟,你果然是我最棒的鄰居呢。」

  法蘭西斯的捲髮在空氣中飄蕩。

  法蘭西斯呢喃的呻吟滑進亞瑟的耳膜。

  法蘭西斯泛紅的雙頰、法蘭西斯體內的熱度、法蘭西斯──

  「我果然不該對你有所期待!」

  

  ◎

  

  事後。

  無論如何身為英國的自尊是一定會堅持把床上這種運動好好辦完的。

  亞瑟瞪著滿足地躺在地上的法蘭西斯,盤算著有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國家往西飄離,就算可能會撞上阿爾那肥仔的國家也比現在好。

  「吶亞瑟……」

  亞瑟強忍著用腳回應法蘭西斯的衝動,不爽地悶哼一聲。

  「雖然以前的你比較可愛、現在的你很討人厭,但是呀……」

  「要說什麼就快說啦!」亞瑟滿肚子火大,他怕他等等會拔下凡爾賽宮的雕花石柱砸爛法蘭西斯的腦袋。

  「我只想跟你上床。」

  這變態果然應該要早點死一死省得污染這個世界……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法蘭西斯翻過身,將臉埋在手臂中:「亞瑟果然是哥哥我最棒的鄰居了。」

  「棒你個頭啦!」亞瑟轉過身,怒氣沖沖地脫下自己的上衣披自法蘭西斯身上。

  「下次別穿這麼丟臉的打扮了,感冒的話沒人會想救你的,白痴!」

  下次呀……法蘭西斯瞇起眼,帥氣地笑了起來:「未來還長得很呢,對吧。」


















--
前天突然很莫名其妙地想寫英法高H
就決定手寫了這篇
然後寫到一半就有點後悔了...
卡稿卡滿兇就算了,還一點都不高H(淚)

而且最慘的是,我不知不覺往法英的方向發展了...Orz
雖然我很喜歡法叔受,但我更喜歡S受
看到亞瑟這麼鬼畜我就會很想推倒他(掩面)

難怪我一直寫不出英米,我只要看到很S的亞瑟就會沒辦法刻制地想要讓阿爾欺負他XD
同理,我看到很KY的阿爾,也會很想叫露樣弄哭他
對不起我的喜好真的很有病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