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銀魂]夏天就是要吃哈根達斯 第二版








  過完五月,陽光的毒辣開始帶來一絲盛暑的氣息,土方副長也終於收起了他的口罩,不再邊打噴嚏邊要求『把那些花粉全部砍光』這種不可能的命令。

  「花粉症還真是麻煩呢。」山崎拿起抹布跪在長廊上來回擦拭,據說脆弱的鼻黏膜只要碰到一小粒粉末,就會引起激烈的反應,所以盡可能地排除這些過敏源,就是他監察的義務……「這種事為什麼要我做呀!」山崎忿忿地丟下抹布,組裡的其他隊員都不知道到哪去納涼了,就只有他自己還像個笨蛋般這麼努力在做事。

  「山崎,我要吃冰。」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沖田,趁山崎正跟自己生悶氣時光著腳丫子跳上長廊。

  「哇啊啊啊隊長!」山崎大角,張著嘴巴指著沖田站的位置:「弄髒了啦!」

  閃閃發亮還打了蠟的長廊地板上確實多了幾個泥腳印,把山崎一個早上的辛苦全付諸一炬。

  「你誤會了,這是剛剛大猩猩留下的腳印。」沖田隨口胡扯,一跰一跳地刻意踏著腳步。

  「隊長,你一定是故意的對吧,一定是!」

  「才不是呢,就跟你說是大猩猩了,再囉嗦我叫你去洗大猩猩的內褲唷,對了,其他人呢?」

  「我不知道。」山崎兩手一攤,默默地拎起水桶,決定放棄這一切,還是去咖啡廳裡點杯白開水吹免費冷氣好。

  沖田卻在他身後高聲嚷嚷著:「這些人真是太不務正業了,應該要去投訴他們,山崎你接受申訴吧。」

  山崎停下動作,仍低著頭:「誰的申訴?」

  「土方先生,他現在在哪裡?是躲在姆大陸了嗎?那我也得去才行──」

  「隊長是要去哪呀!」山崎慌張地跳起來,抹布還差點飛到沖田的頭上。

  「唔,你是要幫我擦火箭筒?」沖田瞪著不知從哪掏出的火箭筒,前端落了一條髒兮兮的抹布,「這倒是不用了,我得趕到姆大陸去。」

  「什麼姆大陸,根本沒有那──」

  「山崎。」沖田突然走向山崎,再用力地扳住他的肩膀:「我一定會把那裡變成焦土的,你放心,土方先生永遠不會再回來的。」

  「這是要我放心什麼!」山崎垮下臉,最後帶著哭腔道:「我知道了,我去幫你買冰棒啦!」

  「不是冰棒,要哈跟打死,家庭號。」

  「隊長,你這根本是在勒索!」山崎摸摸自己的口袋,他可不指望沖田會負責出錢。

  沖田重新拿起他的特製火劍筒,朝著山崎露出和善的笑容:「我說山崎,今天真是熱暴了,所以有人被烤焦也不稀奇,對吧?」

  「…………」

  「山崎、總悟,你們兩個在幹麼?」

  像是發現救星般,山崎眼睛一亮,迅速地閃過沖田,跑向突然從走廊另一端探出頭的土方:「副長,你從姆大陸回來啦!」

  土方嘴裡含著波吉冰,含糊的悶亨兩聲:「你是熱昏頭了嗎?山崎。」

  「嘖。」

  「總悟我聽到囉,你嘖得還真大聲。」

  沖田深呼一口氣,才轉向土方:「都老大不小了還在吃波吉冰,沒想到土方先生也會裝可愛耶。」

  「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呀!」土方不想理會沖田,又對山崎道:「我買了一整包回來,冰箱裡還有,不快點去的話會被搶光。」

  「哇!副長你真是個好人!」拋下這句話,山崎就拎著他的抹布興奮地往廚房跑。

  看著他奔走的背影,再看著又被弄得灰濛濛的長廊地板,沖田張大淺色的瞳孔,語氣平淡地對土方道:「你要賠我。」

  「蛤!?」

  「我的哈跟打死,山崎本來要買給我的,賠我。」

  「什麼跟什麼!」土方用力地吸著波吉冰,決定無視沖田的無理取鬧。

  但就在他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一股凝聚的高熱、伴隨著鐵粉硫磺的氣味,很精準地往自己的後腦杓而來。

  「靠!」土方憑著直覺用力往走廊外側一跳,接著耳邊立即響起劇烈的爆炸聲,煙灰散盡後才看見走廊被打穿一個大洞。

  「唉呀,居然射偏了。」手裡拿著恐怖武器的沖田,滿臉遺憾地嘆了口氣。

  「總悟,你想殺死我呀嗎!」土方趴在院子裡,嘴邊叼的波吉冰不知道滾到哪去了。

  「可惜你又沒死成。」

  「別說得非常惋惜的樣子!」

  「我只是想送你回姆大陸而已。」沖田指著被炸開的長廊,「看到沒有,三次元入口都幫你開好了,下次回來記得幫我帶哈跟打死。」

  「你到底有多想吃哈根達斯呀。」土方嘆了口氣,無奈地從地上爬起,順便拍掉身上的泥土,但他想也沒想到,沖田會跳下庭院,揀起他掉落的波吉冰。

  「喂,那個掉到地上了。」

  沖田無視土方的警告,用襯衫擦掉波吉冰的開口,再一臉沒事地放進嘴裡,發出咻咻的聲音吸著已經融化的果汁。

  「……總悟?」

  「唔……有美奶滋的味道,我不要了。」把只剩下兩粒水珠的塑膠套遞還給土方,沖田黏膩的手在土方身上來回塗抹。

  「你把吃剩的垃圾丟給我……還有你不要把我的衣服當抹布!」

  沖田撇嘴,不知嘀咕了些什麼,土方最後只聽見他說了:「反正我也只有你吃一半的。」

  「什麼?」

  沖田仰頭瞪了土方一眼,在他愣住的時候迅速地推開他:「你還是早點去死一死吧。」

  「總悟!」反射性地抓住沖田轉身離去的手腕,土方拉住臉色看起來十分陰沉的少年:「你又在不高興什麼?因為沒吃到哈根達斯?」

  沖田冷冷地抽掉手,沒好氣地道:「看到土方先生連屍體都會覺得自己倒了八輩子楣的。」

  「我知道了。」土方搔搔頭,猶豫了半秒後又重新握住了沖田的手:「走吧。」

  「幹麼啦!?」

  土方扭過頭,對他露出笑容:「你不是要吃冰嗎?我剛好有從齊藤那裡拿來的兌換券,買一送一,雖然不是哈根達斯啦。」

  「……真的是齋藤給你的?」

  「不然?」

  沖田呆望著想拉著自己走的土方,終於像確定了什麼般無意識地揚起了嘴角:「好吧,不過我要吃兩客。」

  「喂你這樣太過──」

  「還有土方先生的手黏黏的,有美奶滋的感覺。」

  「那是你自己剛剛被波吉棒的果汁弄髒的吧!」

  「我決定了,等土方先生請我吃家庭號哈根打死後,你再去死吧。」

  「那真是謝謝你的好意唷。」

  

  夏天的風刮過了天邊。

  言不及義的談話、孩子氣的爭吵,兩個幾乎要黏在一起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真選組外巷道盡頭。

  阻擋在倔強與堅持之間的距離,也被炫目的陽光照耀得沒這麼遙遠。

  

  夏天的風吹散了兩頰上的汗水。

  就好像,冬霜根本未曾降臨似的。













--
我連2000字的短文都可以卡稿,我最近對文字真的很不拿手......

ps.為什麼不用美奶滋王國、要用姆大陸 ?我故意的(欠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