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四方之間







  在春雪消退的兩週後,難得的好天氣降臨東歐平原,遠方山稜線的附近,甚至有飛鷹的蹤跡。

  伊凡卻靠在昏暗光線中的浴室牆上,任水珠滑過背脊。

  「窩瓦河退冰了。」他含糊地說著,舌尖勾勒出另一人耳朵的形狀。

  氣候變化還是什麼的,在狹小的四方間裡,只不過是字面上的意思。

  伊凡根本不在乎,半身被浸在浴缸裡的阿爾也不在乎。

  「你也太遜了吧俄羅斯,現在還要喝什麼伏特加壯膽嗎……」

  阿爾大口地喘著氣,眼鏡被伊凡的指尖挑起。

  伊凡低頭咬著他的鼻尖,輕聲地笑了起來:「是Волга,不是Водка唷。」

  「那是什麼?」阿爾瞇著眼,讓他迷惘的卻不是伊凡的問題,而是他舌尖的挑弄。

  「聖彼得堡西南的內陸河。」

  「蛤?那在哪裡?」

  「……」伊凡停住了嘴巴上的啃咬,直到阿爾狼狽地瞪了他一眼後,他才愉悅地眨了眨睫毛:「你的無知真是可愛。」

  

  或許多少明白自己正在被嘲笑,阿爾不滿地皺起眉:「白癡,什麼河的干我屁事。」

  「嗯,說的也是呢。」伊凡點點頭,提高了音調露出了甜膩的笑容。

  「你說話可以不要這麼裝少女嗎?你是日本人嗎?」

  「你知道日本在哪裡呀?」

  「廢話!」

  伊凡突然用力扣住阿爾的肩,將他強壓進水裡。

  浴池並不大,阿爾吃了幾口水、嗆了幾聲,仍趁著空隙賞了伊凡一左勾拳。

  「你白癡呀!」拍著自己胸口的阿爾大怒,被他揍了一拳的伊凡則若又所思地摀著下巴。

  「很痛耶。」

  伊凡歪著脖子,高大的身軀卻用著不合性格的語氣,令阿爾想再賞他一掌。

  「你到底要不要做?」

  「做愛嗎?」

  「我全身都溼了!」阿爾粗魯地扭過頭,決定無視伊凡故意裝出來的天真。

  「本來就是溼的呀,這裡、跟這裡。」挑逗性質過高的雙關語,阿爾聽得懂的,阿爾從浴缸裡跳了出來,水花嘩啦地從腰際滑落,露出他兩隻過於蒼白的大腿。

  「俄羅斯,你也一起溼吧。」

  

  沒等伊凡回答,阿爾就將伊凡推到蓮蓬頭下的牆上,磁磚的冰冷觸感貼在伊凡的背上,惹得伊凡的毛孔突起雞皮疙瘩。

  「你也會冷呀?」

  「春天了呀。」伊凡答非所問地衝著阿爾笑。

  「是因為我來了吧。」阿爾也跟著揚起了嘴角,然後主動咬住伊凡的鎖骨。

  伊凡發出奇妙的嘆息:「嗯……你要在這裡做……吶?」

  「打算在這裡做的不是你嗎?」

  伊凡咯咯的笑著,帶有幾分愉悅、又帶有幾分挑釁:「你可以唷。」

  「我一直就可以!」阿爾火大地打開水籠頭,滾燙的熱水如瀑布般地淋溼伊凡的頭。

  「痛……」」

  「是燙不是痛。」阿爾滿足地道,接著便吻住了伊凡的唇。

  

  水一直落個不停,熱度很高、但似乎又不是真的這麼高。

  斯拉夫人的肌膚被澆得全身通紅,混種男人的下身的觸碰卻在他體內留下更明顯的烙痕。

  「啊──」也不知道是誰發出的呻吟,伊凡的手攀上了阿爾滿是汗珠的背,用指甲刮下五條觸目的紅線。

  「美國、你真是讓我快樂呢。」他靠在阿爾的肩上,嘆息般地吐著調情的話語。

  「當然,你以為我是誰。」

  「Villain呀。」

  「是HERO!」

  「技巧卻仍像個Villain呢……」伊凡縮緊了臀部,刻意地移動腰部。

  「啊、俄、俄羅斯──啊──」

  阿爾禁不住地喘著氣,費了好大的勁才止住想要射精的衝動。

  「幹我舒服吶?」伊凡問著將臉埋在自己胸口的男人,就像問看不見的東歐天氣般。

  「是我讓你很爽。」

  「對呢,很爽。」相較於語言上的乾脆,伊凡遲疑地搖著腦袋。

  「你這傢伙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

  「要呀。要美國的,得是美國的才行唷。」甜甜的酒窩浮在兩頰,伊凡這次倒是很乾脆地點了頭。

  「只有我才能滿足你對吧。」

  伊凡主動捧住了阿爾的臉,張嘴吻住了他的唇。

  

  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接吻,直到舌頭發麻才放開了彼此。

  「美國,你覺得無產階級都無欲無求或是容易滿足嗎?」

  「什麼?」阿爾不解地眨著眼。

  伊凡搖搖頭,有點惡意地衝著美國的耳畔道:「一出身就是資本主義的你,怎麼會懂。」

  「俄羅斯?」

  「快呀,我允許你滿足我。」

  「你這個──」阿爾想要找出適當的形容詞,來描述眼前這個張開雙腿夾住自己腰的男人。但欲望已衝破了他的理智、也折斷了他的思考,他只能本能地抬高伊凡的腰。

  「再深一點、深一點!美國,進到我的身體裡。」伊凡呢喃地扭動著軀體,一點一點提高著四方空間內的溫度。

  「啊──你這令人嫉妒的胖子,你也只能這樣、插進來、插到這裡。」

  在快感的最高峰,幾乎要失去呼吸能力的阿爾,恍惚間聽見伊凡舔著他的耳廓道:「因為我想要你吶,美國──成為我的──」

  

  就成為俄羅斯吧。

  

  阿爾掐住了伊凡的脖子,咬著他的喉結:「DONE。」

  伴隨著濃郁的蛋白質,看似浪漫的承諾,也終將與西方大國的基因體一起,獲得短暫的存在。



















--
這篇算是練習文,想練習寫比較直白的冷戰文
但我還是不夠暢快歡愉...算了...我大概沒寫冷戰文的天份...

關於窩瓦河和伏特加,俄語唸法有一點類似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