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痛與快樂 06





  

  嘟嘟嘟的電子音在冰冷的空氣中顯得刺耳,俄羅斯動也不動地瞪著被自己甩到沙發上的電話分機。

  「啊,是這樣呢。」他不知想起了什麼,用很僵硬的角度點了點頭,「我打電話給他了呢,為什麼呢。」

  電話最終還是被掛斷了,俄羅斯卻不覺得生氣,反而是更多的雀躍與期待:「不夠呢,光只有聲音的話……」

  還是想要撞擊肌肉傳來的彈力、毛孔溢出的阿摩尼亞味、唇瓣上粗糙的凹痕、與毫不客氣地衝刷進體內的蛋白質,俄羅斯已經將美國的每一個小細節都牢牢刻在記憶體裡,但腦海裡的突觸,卻流竄著無法控制的電流,在逼著他去幻想,還能從那個西方大國身上,榨出什麼新的反應。

  俄羅斯將視線從話機上轉開,不遠處的火爐發出嗶剝的響聲,隱隱地可以看見被自己的妹妹丟進火堆裡的圍巾,她的理由只是因為她聞見不屬於北方的味道。

  美國能有什麼味道呢?俄羅斯舉起左手無名指往嘴邊湊,舌尖輕輕地舔了兩口,澀澀的,就跟平常的一樣。

  突然覺得很空虛。空虛的背後是恐懼。俄羅斯起身,走向沙發,再將話機放回原先的位置,再繞到酒櫃裡拿出伏特加,再重新坐回沙發,沙發上鋪著柔軟的羊毛,但在邊緣的一角染上了暗褐色的污漬,俄羅斯記得那是某一次他與美國做愛時,不小心將精液滴落的下場。

  這個房間裡充滿了另一個男人的痕跡,而俄羅斯卻甘之如飴。

  『哥哥你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他的妹妹說過這樣的話,這麼一句叫他無法反駁的話。

  俄羅斯拔開酒瓶的軟木塞,乙醇的香味讓他忍不住打了冷顫,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他的妹妹要求他回到厭惡資本主義、厭惡美國的俄羅斯,但他卻放棄了那個曾經立足於世界之頂的自己。

  俄羅斯應該是要強大、殘酷、叫人不寒而慄的。

  俄羅斯一口喝掉三分之一的伏特加,灼熱的酒精燃燒著他的胃袋,他知道,他才不是什麼如魔王之姿的男人,他的『裡面』只渴望更多的快感麻痺,即使他並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自我放逐的那一面。

  別人以為的俄羅斯跟自己以為的俄羅斯不一樣。

  自己以為的俄羅斯卻也跟真正的俄羅斯不一樣。

  真正的俄羅斯在哪裡?

  就像套娃這傳統工藝品一樣,一個又一個地,把最原始的俄羅斯套在其中,層層疊疊地,就連俄羅斯自己都搞不清楚,重要的是最外面的那一層、還是最裡面的那一個。

  他又瞄了一眼電話,對著被火光照紅的話機輕道:「吶,你告訴我,喜歡著美國的俄羅斯,是不是真的俄羅斯?」

  已經單方面結束掉通訊的電話自然無法回應,俄羅斯也不想要知道答案,他將酒瓶又往嘴裡擠,酒精的苦澀讓他憶起了美國混著鮮血的唾液……

  手指開始顫抖、全身冒出冷汗,這是中毒的前兆。

  直至玻璃瓶內最後一滴液體滑落他的喉嚨,他都沒辦法停止想要撕裂、破壞、揉躪那個占據他腦中一切資源的男人的衝動。

  

  ◎

  

  「哇──」英國發出足以吵醒全倫敦人的慘叫。

  「早安。」

  他蹬著銅鈴般的大眼,不可思議地怒視著用像米妮老鼠那樣夢幻的聲音向自己道早的男人。

  男人就站在英國的玄關,一隻手攀在門桅上,一隻手則扣在英國的肩膀上,高大的身型還比較像是高飛狗。

  「俄、俄羅斯!?」英國尷尬地叫了兩聲。

  「啊──是我沒錯。」俄羅斯輕快地點點頭。

  「你怎麼會在這?」

  「為什麼呢……總覺得看到你的臉,衝動就會減少一點吧。」

  英國並沒有勇氣問俄羅斯指的到底是什麼樣的衝動,向後退了一步示意:「你看過了就可以離開了吧?」

  「你不請我喝杯下午茶嗎?」俄羅斯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瞳孔裡卻帶著強制性的色彩。

  英國扭過臉,不甘願地反駁道:「現在才剛天亮。」

  「大概是時差吧。」俄羅斯不以為意地聳聳肩。

  「我們的時差才沒有這麼大,那是你跟美國的時差吧!」

  「……是這樣嗎,那就喝早茶吧。」

  英國誇張地嘆了口氣:「俄羅斯,你到底來幹麼?」

  「喝茶。」

  「我可沒有伏特加,如果是白蘭地的話──」

  「不行唷,酒不可以。」俄羅斯突然加重了扣在英國肩膀上的力道:「這樣我會更克制不住的……我是說,衝動。你知道嘛,酒精會讓人失去理智呢。」

  「你還有理智可言嗎?」英國皺著粗眉毛,嘴角帶著無法認同的笑。

  「對你也許有吧。英國很討厭我呢,我想知道為什麼。」

  英國眨了眨眼,伸直的脖子發出青蛙般的聲響:「我幹麼要告訴我討厭的人,討厭的理由?」

  「不可以嗎?我以為英國最適合這個工作的……」

  「是可以,我就告訴你。你暴力、變態、夏天也帶圍巾,這是為了要誇耀你的強大?其實你根本不強大吧……還有老愛發出奇怪的笑聲、老是亂詛咒別人!要比詛咒的話我可不會輸你!」

  「原來英國這麼喜歡我。」

  「蛤?你連耳朵都壞了嗎?」

  「吶英國,來接吻吧。」

  英國睜大雙眼,誇張得就像見到米老鼠的唐老鴉:「你再說一次,你想幹麼?接吻?俄羅斯語的KISS跟英文的KISS是同個意思嗎?還是說你在玩整人大驚喜?感謝上帝,你確實是成功了。」

  「我不喜歡開玩笑。」俄羅斯瞇著眼,唇線彎成漂亮的弧度。

  「可是我並不想──」

  俄羅斯似乎也不喜歡被人拒絕,他以無法抵抗的氣勢一口氣壓倒處於玄關內的男人,男人的背用力地撞擊在針織踏墊上,腰部兩側則被俄羅斯的雙腿跨越。

  「俄……」英國乾啞地想要發出抗議,唇瓣卻被俄羅斯的舌尖畫過。

  搞不清楚的舉動,與搞不清楚的戲謔。羞辱讓英國漲紅了雙頰:「去死吧!你這馬鈴薯惡魔!」

  「吶,英國,勸你最好不要這樣挑逗我比較好。」俄羅斯的氣息溼滑地舔過英國的右耳,英國咬緊了牙,卻擠不出推開身上高大男子的力量。

  這是北方國家的詛咒嗎?英國恨恨地試著想叫出妖精呀、獨角獸呀之類的神聖之力,好驅趕俄羅斯的邪惡,可是他不管怎麼扭動著身子,俄羅斯卻像阿爾卑斯山一樣穩穩地坐在他的膝蓋上方,「俄羅斯,夠了、夠了!」

  「還不夠呢。」俄羅斯眨著乍似天真的眼,輕巧地又親了一次英國,這次的吻停留得比較久,在四唇相接的數秒內,英國似乎見到了俄羅斯紫眸裡複雜的迷惘。

  「你……」掌心貼在俄羅斯的胸口,卻感受不到北方大國的心跳。

  「怎樣都不夠的……不是你……你不是他……」

  「笨蛋!我被你當成是誰的代替品了嗎?」

  「我以為他是你養大的,也許感覺是一樣的……」

  「怎麼可能一樣!」

  「罵人的時候一樣呢。」俄羅斯笑了笑,「生氣的時候也是……笑的時候也是……他不太對我笑的,你也是。」

  「我才沒有這麼粗俗!」意識到俄羅斯口中的是自己一手拉拔到大的美國,英國肚子裡的火氣被激得更加地劇烈。

  「啊……真的是呢,你不夠痛。」

  「蛤?痛?」

  「吶,英國,殺了我看看。用獵刀刺進我的腹部,像日本武士一樣將刀鋒從左狠狠地拉到右邊,把腸子都拉出來,再拖到地上用腳尖踩斷。要將心跳留到最後一刻、疼痛會最後離開,在我失去意識前,只會記得痛的感覺。」

  「……你瘋了嗎?」開膛剖腹的俄羅斯……英國一點也不敢想像。他也不願意去想像,那太恐怖了,雖然想親手埋葬眼前這被恐懼包覆的男人,但並不代表他想要讓自己的手也沾染了腥臭的鮮血。

  「你不敢嗎?日不落國。」嘲弄般的笑意從俄羅斯的嘴角溢出,差一步就要激怒英國的自尊。

  「你……」英國深呼一口氣,又緩和了語氣:「我可沒空陪你玩這無聊的自殺遊戲,你真的這麼想要誰宰了你,也不應該是來找我吧。」

  「誰都可以呀。」俄羅斯夢幻地道,「誰都可以的。除了美國呀……誰都一樣……」

  「……你跟美國他真的?」

  「你想殺了我了嗎?」

  俄羅斯若有所指的語調讓英國感到狼狽:「我才不管他到底跟誰做了什麼呢!更何況你們之間根本沒有真心吧!」

  「啊,英國,你說的好像沒有錯呢。跟美國在一起的俄羅斯,好像不是真的呢。我也會害怕唷,變得不再是俄羅斯的我會做出什麼事呢?所以英國,如果你不肯殺死我的話,就只好由我來了……」

  肩膀突然被如千鈞頂般的力道狠狠箝制住,英國吃痛悶哼了兩聲,卻沒有反抗:「俄羅斯你……去找他……不就成了……」

  「不。他說他不會再見我了。」

  趁著俄羅斯鬆開力道時,英國大口地喘著氣:「總是他來找你的不是嗎?這次就換你過去呀!」

  「…………」

  「你懂的來倫敦找我做出這些愚蠢又沒意義的行為,卻沒有膽子到紐約嗎?俄羅斯,沒想到你是這麼沒用的男人耶,簡直就像個笨蛋。」

  「或許吧。」俄羅斯像是洩了氣的氣球,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英國,再回答我,他是真的嗎?」

  「……美國?」

  俄羅斯面向門口跨出玄關,清晨的陽光不烈,卻也螫得他瞇起了雙眼。

  他就這麼逆著光,回過了頭,朝著英國緩緩彎起嘴角:「擁抱我的他……也像假的一樣呢。」

  

  

  

  

  

  

  
--
亞瑟跟露樣的對手戲我寫得超快樂的
差點就這樣一路寫下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