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失序







  

  俄羅斯推開了門。

  門裡面只有一張椅子,暗紅色的倚背向著房門,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有些老舊。

  俄羅斯知道,倚子上坐了一個男人,是俄羅斯熟悉的男人。

  「你來啦?」俄羅斯一手扶著門柱,一手杵著水管型狀的拐杖。

  椅子上的男人回過頭,從俄羅斯的角度看過去,只看得見他微微在晃動的金髮──是金髮,俄羅斯閉著眼睛也能知道,金髮下是黑框眼鏡、然後是天空色的眼珠。

  俄羅斯很想要收藏那樣的眼珠。

  他想著,若是在那蔚藍之下映上鮮黃色的向日葵,會有多美?

  「你很慢。」椅子上的男人打斷俄羅斯的妄念,嘆息似地叫了俄羅斯的名字:「伊凡。」

  「路上出了點事。」俄羅斯用著能讓椅子上男人感受到的笑意輕道。

  他知道男人無所謂地聳了肩,或許是不想要接受他的說辭。

  俄羅斯不以為意,杵著水管走到椅子背後,彎腰往下看,看見男人眼裡的天空。

  真是奇妙的感受不是?天空就在自己之下,露出略微煩躁的表情。

  「嘿,居然讓HERO等你。」

  俄羅斯提高了音調:「阿爾弗雷德,你在等我嗎。」

  男人皺起了眉,看起來像是不能理解俄羅斯的問題:「一個月一次,我們約好的。」

  「我記得。」俄羅斯瞇起眼,「只是有點感動而已。」

  「蛤──?」男人發出慣有的、被他自己稱之為英雄式的發語詞。

  俄羅斯很喜歡聽他這樣的聲音,這讓他覺得自己又挑戰了一次男人的常識範圍。

  所以他給男人的回應,是壓低脊椎,將自己的唇覆上男人張大的嘴。

  男人伸出舌頭,有力地舔著俄羅斯的門齒。

  俄羅斯不知道,男人是否在等待自己的吻。

  可以肯定的是,這最早並不在男人的計劃之中,但俄羅斯總是假裝自己不以為意,不會去在乎男人究竟怎麼看待自己的一切行為。

  他是俄羅斯,北方最強大的國家。所以他不斷加深他的吻,並假裝男人會享受這個吻。

  「啊──」喘息從男人的齒縫溢出,俄羅斯覺用指腹摸著男人的顴骨,對著男人輕笑。

  「你想要了嗎?」很簡單明了的問題,俄羅斯卻花了一點力氣才能說出口。

  男人自己摘掉已經滑落的眼鏡,眨著睫毛道:「這真礙事,不是嗎?」

  「嗯,確實是。」俄羅斯給了正面的回覆,卻沒有點頭,也沒有露出肯定的眼神。

  「喂喂你這傢伙──」男人不知想起了什麼,突然墊高身子,伸手拉住俄羅斯的領子。

  俄羅斯心想,今天自己忘了批上圍巾……不,他不是忘記,是故意遺忘,好讓男人能更容易接觸到自己。

  「這個角度真糟糕呢。」俄羅斯咬著男人的鼻尖,沒讓男人察覺到自己的心虛。

  他相信,在男人面前的俄羅斯,是無械可擊的。

  俄羅斯也很享受這樣被男人所重視的感覺。

  雖然男人從沒將任何人、包括俄羅斯、放進他的心底。

  「唔……這種事果然還是要HERO主動才行……」男人不理由俄羅斯落在臉上的吻,低聲地嚷嚷著,而後,他就用力地扯住俄羅斯的上衣,力道之道幾乎要讓俄羅斯停住呼吸。

  男人便這麼仰著臉,讓俄羅斯看見他天空色眼裡的倒影。

  沒有向日葵。

  「伊凡,過來吧。」

  但有俄羅斯幾乎失守的悸動。

  

  

  

  





--
寫完突然很想再寫一個冷戰長篇...總覺得可以用的梗還很多(掩面)
但我好想寫銀魂,也很想寫涼宮
唔...算了就抽籤決定要寫哪一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