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他的男孩 上




  

  「喔喔喔喔喔喔喔!」

  厚重的榆木門裡傳來高分貝的慘叫,又是誰在跟誰吵架了吧?亞瑟掏了掏耳朵,放下書本,不以為意地拿起手邊的茶杯。

  杯裡的茶已經泛出澀味了,這不符合他的品味,但他仍保持優雅地品嘗最後一絲清香。

  不管怎麼說,在自個的家裡仍裝模作樣地保持紳士的美學,也總比在榆木門裡聽著惱人的怒斥好──他是這麼想的。他用手撐住下巴,眉間隱隱帶著無趣,假裝正在思考手邊的散文作品。

  但就在這個乍似高雅的沉默之中,榆木門就被粗魯地打開了。「亞瑟!」被喚做亞瑟的他鬱悶地紐過頭,看見一隻腳、踹開貴重原木的腳,隱約中還能看到門板上的鞋印,接著露出一顆黃澄澄的、戴著黑框眼鏡的腦袋。

  亞瑟很熟悉那顆腦袋裡裝的東西,以及腦袋的主人。

  他嘆了口氣,放下手邊的一切道:「阿爾弗列德,這是我家耶。」

  「那你就陪我一起嘛!」阿爾向亞瑟露出燦爛得有些炫目的笑容,亞瑟這才注意到,他眼角上有幾滴淚珠。

  亞瑟無意識地皺起了眉:「你在幹麼?」

  還攀在門板上的阿爾嘟嚷著:「看片子呀,陪我一起看啦!」

  亞瑟知道,阿爾的邀約並不是出於善意的邀請,但他不想也無法明確地拒絕這個把別人家當成是自己家的大男孩。亞瑟選擇轉過身回頭面向自己的餐桌,桌上鋪有整潔的桌巾與可口的法式小餅乾,看到一半的散文集旁擺有骨瓷雕花茶具組,也就是這樣的制序與高雅才適合一名紳士,而亞瑟,自認自己正是一名紳士,與發出奇妙抖音不住叫喚著亞瑟的阿爾截然不同。

  阿爾說他是個HERO、英雄,這個名詞讓亞瑟發笑,英雄又如何呢?亞瑟不只是個紳士、同時還是個霸主。

  世界上可以有許多的英雄,但只會有一個霸主。亞瑟再次拿起茶杯,緬懷起過去英國稱霸海上的輝煌。在那個相信海的另一端擁有黃金與盛世的年代,亞瑟架起了風帆、無畏地迎向未知的遼闊,然後,他『遇見』了那個大男孩……

  「亞瑟?」阿爾又叫了一次亞瑟的名字,略微不安又逞強,打斷了亞瑟對於『過去』的回憶。

  「啊……」亞瑟勉強地揚起嘴角去掩飾他的失措:「別這樣叫呀叫的,你是布咕鐘嗎?」

  「陪我一起看片啦,」阿爾又再次提出他的要求,「亞瑟。」

  恍惚間,亞瑟似乎再次看見了過去、過去、過去在同樣的地方、同樣黃澄澄腦袋的男孩,怯生生地拉著他的衣角,脆聲喊著『亞瑟、亞瑟』,像是世界之中就只有亞瑟一人足以依靠──

  「……」亞瑟嚥下聲音裡的嘆息,也強迫自己關閉已不復存在的記憶影像:「既然你這麼求我的話,我就勉強陪你一下。」

  

  ◎

  

  走進自己的房間,理應迎上的會是熟悉的床與擺設,但事實上的狀況卻並非如此……亞瑟皺著眉,強忍著把大剌剌躺在凌亂床單上的阿爾拖下來的衝動。

  床頭堆滿了零食與可樂,亞瑟不想去細數床縫間卡了幾粒爆米花。反正他總是會要阿爾負起責任的,就在他陪他看完愚蠢低俗的好萊屋電影之後……他一邊彎腰揀起地上喝剩的罐裝咖啡丟進垃圾桶,一邊思考著自己應該同流合污跟阿爾一起躺在理應是屬於自己的床上,還是應該將餐廳裡的椅子搬進來砸到阿爾的臉上?

  「好了,你可以播了。」最後亞瑟選擇了無視。

  「喔喔,你等等,等一下就好唷!」

  阿爾聽了亞瑟的話,自己跳下床,跳進電視前那一堆光碟海之中。

  「你不是才看到一半嗎?怎麼不直接放就好了?」

  彷彿是完全聽不出亞瑟口氣裡的不耐,阿爾得意地笑道:「因為太恐怖了嘛,我剛剛擔心就『那東西』會趁著我不在時偷偷從DVD裡都會跑出,就把他丟掉了。」

  心想著崇尚著科學至上的阿爾竟然也會講出這般天真的論調,亞瑟卻笑不出來:「又是恐怖片嗎?」

  阿爾晃著腦袋悶哼:「嗯嗯,裡頭被附身的還是個英國人呢,亞瑟,你們英國人該不會總是要跟『那東西』一起睡覺吧?」

  「就跟你們美國人總是要在窗口擺上寫了UFO招呼語的牌子一樣。」亞瑟盡可能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咬牙切齒,雖然他很肯定阿爾絕對聽不出他話裡的諷刺。

  阿爾果然不為意地聳著肩:「喔喔,找到了!我果然是個HERO。」

  「是笨蛋才對吧。」亞瑟輕聲地吐槽,「快點播一播我還有書沒看完。」

  「看太多書會被外星人抓走唷。」

  「反正HERO會來救我不是嗎?」亞瑟不耐地隨口應著,他靠在門旁的櫃子上,右指尖在左手臂上敲著卡農的節拍,沒注意到阿爾瞅著他的眼神逐漸濃厚……

  「亞瑟。」阿爾在按下播放機開始鍵的時候叫了一聲他的名字:「放心被外星人抓走吧。」

  「蛤──!?」

  阿爾摘下眼鏡、又重新戴上,沒讓亞瑟聽見他含在嘴裡的嘟嚷:「……就是這樣嘛,哇啊這屍體居然會動耶!」

  亞瑟正想發火,才意識到阿爾指的是螢幕上的驚悚畫面,「那是殭屍啦。」他告訴阿爾,阿爾卻很認真地反問他:「是雨傘公司製造的病毒造成的人體變異?這次的病毒真厲害,感染的人居然沒有得皮膚病!」

  仔細看一下液晶顯示器投射的場景,只看見一名有長長頭髮的女人,額頭正中央的彈孔顯示她已無生命跡象,卻穿著白色的窗簾在飄來飄去,「呃……」亞瑟想向阿爾解釋,這不是他們美國特有的殭屍,但即將說出口的解釋卻卡在喉嚨,某個陌生卻帶有熟悉感覺的擁抱遏止了他的動作──

  「她、她的臉!」阿爾像個孩子般,突然抓住他的衣領低喃。

  褐色的回憶又再次占領了亞瑟的思考,畫面再次拉回久遠久遠的過去:身為這個家的主人,亞瑟以高高在上的角度撫摸著阿爾的黃髮,溫柔地、又帶有佔領意味地,將天真的男孩擁在懷裡。

  男孩有雙像天空一樣的眼睛,清徹透明地會對著他笑。男孩被他保護在手心裡,被控制著他發展與成長的方向,亞瑟曾經以為他們能這樣像對真正的兄弟般相互扶持,直到那個下雨的日子,亞瑟才在煙雨迷濛之中,在男孩那雙眼睛裡看見自己益發腐蝕的容貌──

  ──就像影片裡顏面崩解的女鬼般。亞瑟猛然張開眼,阿爾腦袋後頭的電視螢幕正在播送著女果裂開血盆大嘴的恐怖表情,這才讓他認清了事實。

  「阿爾,起來。」他不太高興地命令道:「這是你要看的電影。」

  阿爾仍賴在他的懷裡,肩膀像按摩椅般震動著:「不要!」

  「女鬼已經消失了。」

  「那不是女鬼!是被外星生物附身的屍體!懂嗎?HERO遲早會擊敗她的!」

  亞瑟不想要跟阿爾爭論這無意義的內容,只得耐著性子撫摸著阿爾的背:「她消失了,英雄登場了。」他以為用這句話就能誘使阿爾離開自己,但阿爾卻只是仰起臉,張著與許久以前同樣清徹地藍眼,直直地抓住亞瑟的視線不放。

  不知過了多久,在亞瑟終於想起自己已有數百秒鐘忘了呼吸後,阿爾才發出聲音:「所以你出現了。」他說,聲音很小聲,但卻確實地傳進了亞瑟的耳裡。

  亞瑟心臟一緊,在阿爾的瞳孔裡看見了自己扭曲可笑的五官,「阿……爾……」

  「但現在的HERO可是我。」阿爾突然推開亞瑟,已瞇起的眼睛藏在鏡片背後,讓亞瑟再也猜不出他的心思。

  「喂你──」情不自禁地,亞瑟拉住阿爾的手臂:「你只是個長不大的小鬼!只……」只有小鬼才會逞英雄,亞瑟想這樣訓斥阿爾,但喉嚨才吐出了第一個字,他就迎上了阿爾的目光──

  憐憫,以及渴望。

  複雜得叫亞瑟無法思考。

  在接下來靜止的時間裡,他似乎看見了阿爾的吻貼上了自己的唇。

  他搞不清楚,這究竟是過往的記憶、還是真實發生的現實?

  亦或只是……

  亞瑟閉上眼,掌心貼住了阿爾的雙頰,指尖的部分能觸碰到屬於眼鏡的金屬框,與他鼻尖相碰的是阿爾弗列德、大西洋另一側的泱泱大國,是他曾經征服、卻又再次失落的……他的男孩。

  

 

 










--
一時心血來潮就寫了英米
寫到一半才發現實在有夠難寫...
雖然我還滿喜歡看阿爾哭的
但我呀,其實比較偏好阿爾攻(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