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他的男孩 下






  

  第一次被吻的時候,大男孩是閉著眼將唇湊上來的,他的鼻粱上沒有眼鏡,兩頰也比現在削瘦。

  那時的亞瑟略微遲疑了一下,仍回吻著大男孩,大男孩伸出粉色的舌頭,有些膽怯地滑過亞瑟的齒貝,亞瑟知道,大男孩在邀請自己,而自己,也出乎意料地想要給予回應……

  「……瑟、亞瑟?」阿爾的鼻尖靠在他的額上,呼出來的熱氣一瞬間讓亞瑟回到了原本的空間。

  「啊、呃……你靠著我幹麼!」為了掩飾尷尬,他慌亂地推開阿爾,卻用了過大的力道,大男孩砰地撞到了床上,還不小心壓碎一包洋玉片。

  大男孩的眼鏡因為碰撞滑了下來,露出鏡片後頭有些陰鬱的眼睛。亞瑟的胸口沒來由地抽痛著,他示探性地伸出手,想要拉起大男孩:「你……還好吧?」

  阿爾仰起下巴,露出了一個亞瑟過去未曾看見的傖狂笑容:「很好呀,只是被推了一下而已,我可是HERO是不會收傷的。」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

  「沒關係,以前是我先甩開你的手。」阿爾沒來由地這麼說,用著與表情完全不合的輕快口氣:「HERO是很公平的,欠人的,會還的。」

  「欠……」這個字眼又一次第戳痛著亞瑟,「你覺得你欠我嗎?」

  注意到阿爾打算拾起眼鏡逃避問題,亞瑟一把用力地握住他的手,控制住他的動作:「原來你一直都這麼想嗎?」

  亞瑟已經不記得過去的自己是為了什麼要將阿爾帶回家了?回憶明明很清楚、卻又顯得這般朦朧。

  一日又一日的相處,亞瑟只切確地意識到一件事,看著這個金髮的男孩因為自己而快樂,未來就會因此而顯得更滿足。

  亞瑟送了好多種禮物給他的男孩,亞瑟只是希望能換取一點點男孩心喜的笑容,他不覺得他付出了什麼需要男孩回報,男孩的存在就像時鐘的發條,能讓亞瑟的世界開始旋轉。

  亞瑟天真的以為,他與他的男孩可以一直、一直這樣下去,直到──

  阿爾睜著未被鏡片遮蔽的眼,直接地盯著亞瑟蒼白的臉,帶有一絲嘲諷的笑意爬上他的嘴角:「亞瑟,電影要播完了。」

  音響像是要回應阿爾的話似地傳來高分貝的女鬼慘叫,「別管什麼電影了!」亞瑟皺起眉,他的男孩已經長大了,也學會成年人才會擁有的虛偽了:「再說你特地來我家就是為了看好萊屋的B級電影嗎?」

  「不是。我──」阿爾回答得很快,卻沒告訴亞瑟他接下來的答案。

  亞瑟再一次在大男孩的眼裡看見自己狼狽的表情……為什麼會這麼狼狽?英國不是個紳士嗎?怎麼一碰到這個大男孩就變得可笑而幼稚?亞瑟自我厭惡地甩開阿爾的手,踉蹌地走到門邊:「我出去一下。」

  「亞瑟!」

  不理會阿爾的叫喚,亞瑟拉開厚重的榆木門,但就在門準備要關上的那刻,阿爾衝了過來硬是拉住亞瑟的肩膀,將亞瑟抱在懷裡,再抬起他的臉,二話不說地遞上自己的吻。

  「啊──」阿爾也會有自我厭惡的情緒嗎?身為世界的英雄,他做的任何事不都是無所畏懼嗎?或者這只是個玩笑呢?用來調侃已經讓出經濟大國寶座的英國……又或者是……

  亞瑟睜著碧綠色的瞳孔,瞳孔裡映著是大男孩婆娑的眼睛。

  他的男孩哭了。

  雖然只是一顆水珠,水珠受著地心引力的牽引掉落至亞瑟的衣領上,像掩蓋什麼地瞬間從空氣中蒸發。

  在亞瑟翻閱數百遍的記憶裡,他的男孩時而歡喜、時而生氣、時而倔強、時而自滿,但就是不曾讓淚水滑進他的眼眶裡。

  「啊、阿爾……」阿爾的舌頂在亞瑟的上鄂,亞瑟只能發出簡單的單音,「阿爾……」他低喃著,情不自禁地伸手撫觸了他的男孩濕潤的臉龐。

  他不知道他的男孩為什麼要吻他,就像他不明白他的男孩為什麼要離開自己、然後又帶強大的國力再次來到自己面前。

  他不知道的事很多。

  他最不能明白的是,為什麼他會如此渴望著阿爾的吻,如同沙漠裡的旅人,一遍又一遍地吸吮著阿爾口腔裡的唾液。

  阿爾抱起了他,將他丟在充滿零食的床上,「我們來做吧。」阿爾居高臨上地俯視著他,嘴裡說著挑弄著亞瑟心臟的告白。

  「做?」亞瑟扯開自己的領口,露出喉結之下的鎖骨:「你要跟我上床?」

  亞瑟的問句像是在詢問阿爾、又像是在與自己確認。

  阿爾點點頭:「你不會拒絕我。」

  「你只是個小鬼……」亞瑟是不會跟小鬼上床的,但他又解開了一顆襯衫上的釦子。

  「我已經長大了。」阿爾在床上找到自己的眼鏡戴上:「我有德州了,亞瑟。」

  「這樣就沒了。」亞瑟舉高手直接摘掉阿爾的眼鏡,再順手往牆上一丟。

  鏡片碎了沒有?亞瑟不知道,他只看見阿爾瞇起了眼,再一次地吻了自己。

  唇落在身體上,落在亞瑟露了一半的胸口,阿爾粗魯地撕開亞瑟的衣服,胡亂地啃咬著他的乳頭。

  疼痛讓亞瑟終於意識到阿爾是真心地想要跟他發生關係,電視裡不斷傳來的尖叫聲又讓他失去了判斷眼前狀況的冷靜,「阿爾。」亞瑟叫著正試圖拉掉他皮帶的傢伙的名字,「我自己來。」

  「你躺著就好,HERO可是很厲害的。」接著阿爾也脫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後是褲子,脫到只剩一條染有美國國旗的三角褲。

  想要壓抑阿爾碎吻帶給自己的煩躁,亞瑟用手指戳著內褲上的星星,「四十九、五十……」曾經年幼的大男孩現在已擁有這麼多的榮耀,不過在短短兩百年間,似乎就超越了英國成為世界真正的主宰者。

  「我有五十州唷。」阿爾扣住亞瑟的食指,將他放進自己的嘴裡:「我會留下你的位置的,你的星星一定是最大顆的。」

  「哈、把英國放在你的內褲上嗎?」

  「是國──」

  「別開玩笑了,美國!」亞瑟用力地抽回自己的手,濃密的眉毛下皺著深綠色的眼睛:「別開玩笑了,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

  腦子裡不知為何浮現了阿爾溢滿淚水的表情,晶瑩的淚珠戳痛著亞瑟的胸口。

  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下一秒,美國都不曾屬於過他,都只是……在千方百計地想切分與英國的關係。

  「你要做是吧?」亞瑟坐了起來,以平行地角度重新凝視著阿爾:「我們就來做吧。」

  他以阿爾遠不能及的速度咬住阿爾的肩膀,然後是胸口上的突起,右手則壓在阿爾內褲下方的男性象徵。

  這大小適中的手感,讓亞瑟忍不住嘆了口氣:「果然已經長大了。」

  「當然,我可是──」

  「你不是。」亞瑟搶先一部打斷阿爾的英雄自白:「你對我而言永遠都是……就算獨立了還是……」

  鼻子有點酸,亞瑟使勁地眨了眨眼,在模糊的視線後抓住阿爾略顯豐潤的輪廓。

  他的男孩露出了比自己還要更扭曲的表情,皺緊的鼻子與努力撐大的寶藍色雙眼讓他想起了高飛狗。

  真叫人憐愛──

  「噗嗤。」亞瑟乾啞地笑了出來,他的姆指用力地壓在阿爾的顴骨上:「幹麼呀你,眼睛紅成這樣?只有小處男才會在床上哭唷。」

  「我才不是……」阿爾囁嚅地撇開臉。

  「嗯,你不是。」亞瑟扳正他的臉,又落下了吻。

  他們很快地就交纏在一起,亞瑟的指節扣在阿爾的腦門,在阿爾被吻得快要缺乏氧氣的時候探進了阿爾的雙腿間。

  亞瑟利落地挑弄著阿爾的下體,透明得像是淚珠的液體滑過他的指尖,亞瑟的雙眉攏成山,嘴角卻淺淺地帶著笑,他的男孩正咬著他的肩膀,留下半圓型的齒痕,帶有血味的痛覺傳過亞瑟的脊髓鑽進海綿體,讓亞瑟有了從未享有過的衝動。

  他都快忘了正在擁抱的人是誰。

  「亞、亞瑟。」阿爾卻低喃著叫著他的名字。

  那沙啞性感的呼喊跟亞瑟記憶裡的每一聲都完全不同,是如此地、用力地將罪惡感塞進亞瑟的胸口。

  他在擁抱他的男孩。

  燦爛的、無畏的、像光一樣的,他的男孩。

  「亞瑟,讓我進入你,H、HERO會拯救你──」

  「笨蛋。」亞瑟探出舌尖舔著阿爾的耳垂:「你就乖乖的吧,罪惡感什麼的,我一個人承擔就夠了。」

  「什麼?」

  「笨蛋。」

  被他壓在身下的阿爾扭動著身軀,似乎是想要抗議自己不是笨蛋。

  『我是HERO』亞瑟知道阿爾會這麼說,於是他抬高阿爾的兩條大腿,嘴則湊在阿爾的耳畔:「我會讓你當英雄的。」

  數百年前誇耀大海的榮耀他會讓給阿爾,霸者、英雄什麼的頭銜只要阿爾想要,他都會給。

  分身一點一點地鑽進阿爾的洞口,他看著阿爾露出掙扎的表情,「我的『這裡』也給你。」他又一次吻住阿爾。

  「因為是你……阿爾弗列德……」和在唾液裡的呻吟不知是否有傳進阿爾的耳裡?亞瑟用力一挺正式進入阿爾的身體,阿爾發出野獸般的慘叫、與疑惑。亞瑟卻一點也不想要阻止自己前後抽插的動作。

  歷史的包袱還是骯髒的事都留給自己就好,因為他是個在血腥與征服中站立起來的紳士,是永遠的大英帝國。

  而在他懷裡不甘地喘息著的,是他曾經失落、又再次回頭擁抱自己的……他的男孩。










    fin.








--
有一點辛苦地寫完了這篇,把我都燃燒光了
短期之內應該不會再寫APH了吧?
雖然還有很多靈感,但又覺得到此為只就好...(抓頭)

接下來應該不是涼宮就是銀魂了,我會把我自己的坑解決掉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