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無題





  

  試圖想寫些什麼,但腦子卻空泛得發疼,像是證明自己不過只是個泥地打滾的草包──

  

  然後我打上了第一個字。

  是個工整的A(電腦印字自然工整),在英文二十六個字母中的字首。

  我有些遲疑,不知道道A之後還要打上什麼?

  

  從愛德華那裡得到的電腦目前還只能輸入英文,像這樣的次級品應該要被丟進死海的,但我仍要求他替我安裝在辦公室內。

  愛德華在幫電腦接上線路的時候,我看見他的眼角還帶著淚。

  那模樣十分可笑。

  都長這麼大個子了,還老是嘟嘴啜泣,就像個沒腦袋的稻草人。

  

  ──我盯著他鼻梁上的鏡片,在愛德華呼喚我之前,失去了半刻的空白。

  

  正式啟動電腦後,愛德華又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我敲打著純白的鍵盤,鍵盤發出答答的聲響,很吵,卻也像是在催促著我快點再多餵食他一點字母。

  不過只是一台機器,還這麼囂張,我心裡有些火大,壓在符號上的的指尖也加深了力道。

  但……A之後,到底是什麼?

  是AFTER嗎、還是AGAIN?

  

  端著茶走進辦公室的托里斯好奇地探過頭,褐色的髮落到我的臉頰附近。

  「要寫MAIL嗎?」

  我揚起嘴角,正想要回答他,他卻像受到驚嚇般低喊了聲「抱歉」,便即忙退到我的右後方。

  「MAIL……」我不理會托里斯的反應,喃喃地重複了這個新字眼。

  是MAIL還是NEIL?總之是L結尾的吧?

  我在A的後頭打上一個L。

  接著又抬頭地看著有些泛白的螢幕。

  

  ──AL,然後呢?

  

  托里斯像是耐不住我的沉默,抖著聲音突然對我說:「是FRED……」

  「嗯?」

  不過就是很輕微的悶哼了一聲,托里斯卻突然又退後了三步,腰桿直接撞到檔案櫃上。

  就像是受驚的雛鳥一樣,我這麼想。

  「那個、俄羅斯先生……是想打美國先生的名字吧?那個……」

  「嗯,是這樣嗎?」我稍微轉過頭望向他,看見托里斯發白的臉。

  「你為什麼會這麼以為?」我難得有好心情地詢問他。

  托里斯卻開始用力搖晃他的腦袋,我真擔心他的頭會因此跟他的脖子分離。

  「夠了。」我試圖阻止他,他的身子卻又更往後退縮。

  已經沒有空間再讓他逃了,再後退下去他就要跟檔案櫃合為一體了。

  看他半是無措半是驚慌的臉,我突然覺得好疲憊。

  

  ──實在是很無趣。

  

  腹部裡湧起一股難以壓抑的煩躁,我從辦公椅上站起來,輕輕一個轉身就走到托里斯的面前。

  「吶立陶,你是在故意親近我嗎?」托里斯瀏海下的眉毛打了個結,讓我想起了可笑的亞瑟。

  「不、我沒有、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這樣呀──」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進托里斯的解釋,我認為他也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俄、俄羅斯先生……我……」

  「聽說你跟他很熟?」突然想起西邊的那個年輕大國寄過一張照片給自己。照片中裡有個漂亮的英式花園(但透明的天空很明顯地就不在英國),花園門前站了兩個人,一個是用姆指壓在鼻子上的那傢伙,另一個就是笑得像向日葵一樣燦爛的托里斯了。

  那傢伙另一隻的手搭在托里斯的肩上,就像在挑釁一般。

  

  ──胃開始在翻滾,真希望現在能有瓶伏特加。

  

  「那、那個……俄羅斯先生是問我美國先生的事嗎?」托里斯快速地說完他的話。

  我幾乎要聽見他被口水嗆到的聲音。

  「美國──喔是的,是那傢伙。」我愉悅地唸著那傢伙的國家名。他真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只會誇耀一時的氣勢,所以,托里斯現在不也回到我的身邊了?

  「美國先生他呀,一直說想要來莫斯科來玩玩呢。」

  我側著頭,耳朵觸碰到肩膀上的圍巾,這能讓我感到一絲安心。

  托里斯的腔調中充滿了期盼,我猜想,他的話語中應該還有幾分是謊言?

  「你可以送他一張前往西伯利亞的單程機票。」我彎下腰,臉湊到托里斯的鼻尖前。

  托里斯沒戴眼鏡,這有些可惜,而他棕色的睫毛下,是有著湖泊色彩的眼珠。

  

  ──一點都不晴朗。

  

  「你説說,那傢伙國家的天空是什麼樣子?」我輕吐著氣問。

  托里斯縮起了脖子,顯得很疑惑:「什、什麼樣子?就……是藍色的……」

  「跟那傢伙的眼睛一樣?」

  「啊?」

  「是一樣的吧。」

  只有在那種清徹的、清徹的天空下,才能讓托里斯像向日葵一樣地盛開吧?

  「也、也許是吧。」托里斯低下頭,但我聽得出他話裡的肯定。

  「那我呢?」

  「啊?」

  我也能像托里斯一樣盛開嗎?

  我扳住托里斯的肩,他似乎是吃了痛,露出了些許的掙扎。

  「吶,說說看,我跟你有什麼不同?」

  托里斯咬著下唇,只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討厭這種聲音,於是我加重了握住他手臂的力道,但他依舊一句話也不說。

  

  ──捏碎他之後就能取代他了嗎?

  

  「算了,你走吧。」我揮開他,他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但我已經懶得再向他發怒了。

  不。我其實並沒有生氣,就僅僅只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胸膛裡騷動著而已。

  「等等拿瓶伏特加來。」我向跛著腳準備走出房間的他交待。

  他點了點頭,仍勉強地向我露出一抹微笑。

  西邊那個年輕的國家就是喜歡像他那樣堅強的孩子吧?

  我忍不住踹了電腦的主機一腳,螢幕嗶地隨即關上。

  我不知道電腦是否會因為這小小的暴力而受損,反正我也不在乎。

  翻開抽屜裡掏出那傢伙特地寄來的照片,照片背面有一連串的數字,

  我順手拿起右手邊的紅色電話,敏熟地按下號碼,很快地就聽見了回應。

  

  『喂,這裡是HERO──』

  「Alfred,」我不知道我究竟用了什麼音調在喊那傢伙的名字,「我剛剛打算要寫封郵件給你。」

  『真的?一定有帶病毒吧?』

  我沒有回答他這個有點無聊的問題,只是揚起了嘴角:「吶,你家院子的向日葵開了沒有?」

  『你說你種下的?誰知道呢,HERO才不關心這種事。』

  「那立陶宛呢?你還記得他吧?我再把他送給你吧。」

  電話那頭出現短暫的沉默,我掐住的話筒也出現了裂痕。

  『他才不是你的!白癡。』耳裡傳來的嘟嘟聲證明了電話被惡狠狠地掛斷了。

  自稱HERO的那傢伙仍沒能控制好他的脾氣,他總是這麼幼稚的。

  這沒有意義的反抗讓我放聲大笑。

  

  コルコルコル,是呀、是這樣沒錯。

  我毫不隱瞞自己的笑意,接過再次走進辦公室的托里斯遞上的伏特加。

  酒精直接灌進我的胃裡,那些難以忍受的煩躁全消失了。

  我看著正準備逃出門的拖里斯,又道:「立陶,你可不屬於我。」

  他似乎嚇了一跳,用力地點了頭後,轉身就消失在門後。

  但誰在乎呢?

  我又重新打開了電腦,感謝上帝,他還能啟動。

  

  這一次,字母愉悅地從我的指尖中敲下,

  然後我按下了SEND,等待著那個年輕國家給我的回應。

  

  ──Alfred,Becouse I'm Yours.

  

  

    





--
現在正在努力修銀魂的稿卻沒什麼進展,我對自己如此沒用覺得沮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