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TSUBASA]位置






  吸血鬼的血滑落乾啞的喉嚨,像藤蔓般糾纏了他的心臟,他張大了嘴,舌尖誇張地聳立著,在下一瞬間,他又緊緊地扣住自己的上下顎,發出喀喀喀的聲響。

  「壓住他。」不知道是誰這麼說,他昏脹的腦子完全無法思考,被奪去的左眼一會兒冰寒一會兒又產生高熱,彷彿在催促著他『快點、快點逃開這些折磨』。

  但他還不可以死。

  銳利的指尖緊扣嵌在床縟之中,柔軟的布巾無法阻止他的暴躁,於是他扳住了某個男人厚實的肌肉。

  熟悉的氣味鑽進了他的鼻腔,帶了一絲誘惑的意味,他睜著幾乎失去焦距的眼瞪著被自己死勁箝制住的男人,異於吸血鬼血脈的另一股液體重重地打擊著他的內臟,震動了他的身體。

  好痛。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他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痛才好,痛才是活著。

  他用失去魔力的右眼所看見的,是他得用一輩子來償還的『願望』。

  「黑……」任憑自己又捏又咬的男人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皺緊了雙眉注視著自己。

  他在男人的眼中找到焦慮,他討厭這樣的狀態,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冷靜下來,但黑暗卻侵蝕了他的一切,在無光的世界中他只感受得見落入嘴裡的兩道血流,一股將是他的生命、另一股……是他的意義。

  

  ◎

  

  睜開眼、這是第幾次睜開眼?失去眼球的左眼還在隱隱作痛,右腹上已癒合的傷口細微地扯動著神經,但法伊決定仍要露出笑容。

  「早阿,黑鋼。」

  站在床邊不遠處的男人緊鎖著眉間,不太愉快地轉過頭來:「你睡過頭了。」

  法伊咧開嘴角,像鰻魚般張合著自己的唇:「因為昨天的戰鬥太激烈了嘛。」

  黑鋼看起來有些生氣,也可能是因為他的臉天生就長得如此暴力:「……你受傷了?」

  「沒有,我才不會。」

  黑鋼沒有忽略掉法伊略微撇過頭的動作,他走近他,抬起自己的手臂:「吃早餐。」

  「我要吃蛋捲加培根唷。」

  「先喝完再說。」黑鋼冷淡地劃破自己的手腕,讓鮮血如湧泉般滑落,他如獵犬的雙眼直直地看著前方,越過了在自己身下的法伊。

  法伊輕聲地嚥下自己的嘆息,「真拿你沒辦法呢。」仰起頭,張嘴吸吮了豔紅色的液體。

  他不知道自己的唇觸碰到黑鋼的肌膚時,對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心裡描繪了數種猜測,但法伊仍沒有勇氣抬頭往上看。『願望只能擁有一個』,法伊低聲告訴自己,他要逃離阿修羅王所在的世界,他卻逃進了黑鋼以羈絆之名編織而成的牢籠裡,他還能再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離開這裡?

  一滴不剩地舔完自己的早餐,黑鋼若無其事地收回自己的手臂,法伊也迅速地站起身,走進浴室用清水打濕自己的臉。

  嘴裡還殘留著鐵鏽味,法伊看著鏡中的自己,另一個根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在笑著,刺痛著法伊因昨日戰鬥而造成的傷口。

  吸血鬼的血早就治癒了一切,法伊知道一切的痛楚都只是自己的幻覺。

  鏡中與自己相像的少年輕輕地側著頭,法伊告訴他:「這裡應該是你的位置。」得到的只是用沉默包裝的回應。

  「法伊。」黑鋼在門外呼喚著處於現實這一側的男子的名字。

  法伊關上水籠頭,重新擺出習慣的表情:「黑大人叫我嗎?」

  「吃早餐,然後訓練,明天晚上要參加比賽。」

  「因為小櫻真的很想得到冠軍對吧。」法伊瞇起右眼,擺出最甜膩的笑容。

  他們來到一個叫無限城的世界,參加了以人做為棋子的戰鬥,並為著冠軍獎金不斷地努力著。

  黑鋼很強、小狼很強、就連小櫻都這般強悍,他們一定都能達成自己的願望。法伊跟在黑鋼的身後離開自己暫住的房間,在黑鋼看不見的地方用右手抓著臉上的眼罩。

  不可以認為自己不需要存在。法伊捏皺了眼罩,再將它撫平,深呼了一口氣後又伸出手拉住了黑鋼的衣角。

  「黑大人。」

  「嗯?」黑鋼沒有露出不悅。

  「黑大人的傷口,還很明顯呢。」

  黑鋼瞄了眼剛剛被自己劃破的手腕:「沒什麼,一會就好了。」

  「我來幫你吧。」

  「啊?」

  「吸血鬼連口水都很厲害的唷。」法伊眨了眨眼,就拉起黑鋼的手臂,低頭貼上自己的吻。

  「喂、你……」不同於以往的觸感麻痺了黑鋼的反擊能力,他只能呆滯地看著法伊吐出粉色的舌尖,如遊蛇般在肌膚上繞了一圈又一圈。

  「好了。」

  黑鋼根本不知道法伊究竟用了多少的時間在治療自己的手,傷口根本不是重點了,他瞪著自己手腕上的晶瑩水漬,不想承認咽喉深處湧現的不滿足,再看了眼仍保持優雅笑容的法伊,法伊前額上的瀏海還溼溽地貼在兩頰上,水珠順著顴骨流竄自下顎。

  大概就是魔咒吧,法伊淺藍色眼裡的魔力吸引了黑鋼所有的注意力,他的指尖在他無法抗拒的情況下觸碰了法伊的左頰,指腹緊壓著被眼罩覆蓋的肌膚。

  「……痛嗎?」

  法伊微張的唇發出輕呼:「黑大人的手勁好大。」

  「那你為什麼還可以笑出來?」

  法伊抿了一下自己的唇,唇被唾液潤得透明水亮:「因為我不討厭呀。」

  法伊的視線落在黑鋼的肚子上,結實的小腹與魔法師纖瘦的身材完全不同,而在自己臉上磨擦的粗糙觸感……法伊再一次偷偷地捏住了黑鋼的衣角,他想起鏡中另一個與自己相像的男孩,男孩空洞的眼神令他的指節在顫抖,但法伊仍忍不住說出自己的願望:「這個位置現在是我的。」

  「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黑大人我們不是要去吃早餐嗎?如果孩子的爸被誤認賴床就不好囉。」

  「誰是孩子的爸啊!」黑鋼粗魯地壓著法伊的後頸,法伊咯咯地笑了出來:「明明就是嘛。」

  「那這樣的話……」

  「嗯嗯?」

  黑鋼突然推開了法伊,轉身面向空盪的門口:「小孩子都需要媽媽,所以……」

  「黑大人在想媽媽了嗎?真可愛。」

  黑鋼沒有回頭:「不對,在想你是不是想逃跑。」

  「我說過我不會逃走了。」

  黑鋼閉上眼,手腕的神經在抽痛。

  「我不會的,這裡……現在……是我的位置。」

  「那就跟上來吧。」

  黑鋼推開房門,踏進陌生的長廊。

  這裡不是他的世界,但他的身後,有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讓他前進的意義。

  

  

  








--
這篇寫得不是很稱心
我想要看更合自己喜好的黑法文
但要達成願望就得付出代價對吧...我想我應該付不出這個代價...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