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綠林寮]從那之後







  畢業、考試、放榜、找房子、跟家人溝通、吵架、找打工、搬家、開學──事情像初春的櫻花般綿連不絕地從天而落。

  等到一切都穩定下來之後,時序已進入六月了。

  光流推開窗戶,木框在往外滑動的時候發出嘎嘎的吵雜聲響,悶熱的風鑽過縫隙吹到他的臉上,還帶著些許酸腐的惡臭。

  唔……一點都不涼爽嘛。光流這麼想著,卻沒有關上窗子的打算。

  「喂,幹麼打開。」

  在老舊房間另一角的,是窩在書堆裡的黑髮青年,青年臉上戴了一副眼鏡,遮住了他過於銳利的目光。

  光流回過頭,朝了青年叫了一聲:「忍。」

  「關起來。」被叫做忍的青年不悅地合上書,又伸手拿起了另一本。

  「你自己一個人獨佔那麼好的地方。」光流指著忍身旁轉動中的電風扇,被卡在忍與書堆中的風扇搖擺不定,扇面用奇妙的速率在轉動著,像是隨時都會停止。

  「就叫你再多買一台。」

  「有什麼辦法,打工費還沒發下來嘛。」光流拉開身上汗衫的領口,誇張地來回扯動著:「再說,你現在用的那一台,可是我的寶貝耶。」

  「我的那台被你一腳踹到黃泉了。」忍聳了聳肩,提醒光流在上個週末睡覺時發生的慘劇。

  這棟屋齡二十八年的老舊公寓位於住宅區的邊緣,一打開窗就會迎向某間便當工廠的排油煙囪,採光跟隔音都十分地叫人難以接受,房間更是小得只夠勉強鋪下兩張單人被,所以睡覺睡到一半踢壞什麼東西也只是家常便飯的小事。

  但看在離車站不遠、又附有浴室與簡易廚房的份上,價錢還低廉到讓人懷疑這裡是不是出過人命,忍與光流在衡量過自己上大學後的開銷後,毅然地強迫光流的父母當保證人租下此處。

  雖然光流的父母曾經提過可以支付光流的學費,讓他住更好的房子,但光流委婉地拒絕了。

  那些關心他的人光流永遠都會深深愛著,但他已經決定好了,成年之後他要成為一個更加獨立、不會再造成任何人負擔的男子漢。

  他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室友,臉上掛著習慣的笑容:「真是抱歉唷,我不是把我的寶貝風扇送給你了嗎。」

  忍不置可否地翻閱著書:「你是說要買一台新的過來。」

  「有什麼關係嘛,舊的東西比較好用呀,比較順手,就像朋友一樣,越久就越好相處。」

  「我倒覺得我跟你認識越久就越覺得你越麻煩。」忍誇張地嘆了口氣,然後隨手抱了兩本精裝書站了起來:「我要去圖書館了。」

  光流跳開窗簷附近的榻榻米,只穿了一件汗衫的他手臂上都是汗珠:「什麼嘛,你要一個人去圖書館吹冷氣!」

  已經走到玄關的忍並沒有回頭,仍從容地穿上皮鞋:「你想要去的話就一起來呀。」

  「你要載我嗎?」

  「怎麼可能。」忍拉開門把,頭也不回地跨出大門。

  「喂,這樣太過份了吧!」光流隨手拉了一件襯衫也想跟著忍的背影衝出去,但才剛沒踏出幾步就又回頭掏出鑰匙把門鎖上。

  忍已從樓梯下的空間搬出一台破舊的淑女車:「你有鎖門嗎?」

  「有啦有啦我怎麼可能忘記,再說也沒什麼好偷的。」光流誇張地嚷嚷著,沒注意到這動作明顯地在掩飾他的心虛。

  「有你的寶貝不是。」

  「那不過是台電風扇,送你你還不要呢。」

  忍沒理會光流話裡的諷刺,再次用力地抬起淑女車,用眼神示意光流:「挪。」

  「……真的要我騎?」

  「不然呢。」忍推著眼鏡,表現出自己是頭腦派的模樣,「還有你現在穿的是我的襯衫吧?」

  「有什麼關係,借我穿一下吧,我的衣服都拿去洗了。」

  「誰叫你要一週洗一次。」

  「這樣比較環保!」

  「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圖書館。」硬把龍頭交給兩手空空的光流,忍很主動地座上淑女車的後坐。

  「每次都是我……」光流嘟嚷著,仍老實地坐上前坐,奮力地踏下踏板。

  圖書館離他們住的地方有一段距離,但若是獨自一人騎單車的話是能輕鬆前往的地方。

  光流一邊想像著清涼的蘇打冰棒,一邊含恨地抱怨著在他身後悠哉欣賞風景的忍:「不要以為你戴上眼鏡就可以裝出體力不行的樣子!」

  「我可不是自願的。」忍淡淡地道。

  他的視力不差,但上了大學後閱讀原文書的機會變多了,為了要適應過小的鉛體字他特地配了副眼鏡,但沒想到鏡片反而讓他看起來更加成熟睿智、更加吸引女孩子的目光。

  但忍戴上眼鏡真正的理由並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受歡迎,事實上,他最近也只有待在光流的面前才會在自己的臉上多加一件贅物。

  光流在忍的面前不到十公分之處晃動著雙臂,不屬於他的襯衫緊貼著背脊,被汗水浸濕而隱約看得見費力騎車的青年曬得健康的膚色。

  忍側著頭,腋下的兩本書有些重,他將他改放在自己與光流之間的夾縫中,指節因此不小心觸碰到了光流的腰部。

  「我也不是自願載你的呀!忍你是不是該減肥了?」光流發出奇怪的抱怨聲,聽起來像是想強忍住發癢的感覺。

  忍沒有打算跟這個過於敏感的室友道歉,他直直地盯著光流寬大的背膀。

  若是能一直這樣站在光流的身後,就能大方地不必迴避自己的視線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忍想起了離開綠林寮前夕,即使深藏內在的願望一直都沒有表示過,光流仍用輕描淡寫的語氣對自己說的話:『離開宿舍的話,你有什麼打算。』

  其實再怎麼費心地偽裝,都無法避免被光流猜中自己的心思吧?

  「嘖。」一想到居然會有這種懦弱的一面,忍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呀!」光流氣呼呼的聲音伴隨著微風鑽進了忍的耳裡。

  忍順手摘下眼鏡掛在襯衫口袋裡,眨了眨沒有光流漂亮的睫毛:「你這司機當得還不算差,等等請你吃冰棒吧。」

  感受到光流倒抽了一口氣,接著馬上聽見他有如舞台劇演員般的腔調大喊:「手塚忍你得了夏季感冒嗎?還是你想要用一根冰棒換我的寶貝風扇?」

  「那台風扇已經賠償給我了。」

  「那是在我還沒買到新的前!」

  「在你買到新的後就會還你了。」

  「送出去的東西你還想退貨嗎?」

  像高中生一樣前後不一致地伴嘴,忍並不討厭。

  光流用力地踩著不合自己身高的踏板,也不討厭這樣的相處模式。

  柏油路被豔陽照得熱氣沸騰,離圖書館卻還有好幾公里,在他們都還住在宿舍的時候,光流常常與忍兩人一同走過長長的坡道前往市區購物。

  現在還有一台腳踏車,已經遠比過去還要幸福多了。

  雖然沒天沒日的打工與沉重的課業,加上遠比自己想像還要嚴苛的世界,讓光流背負了遠勝於室友體重的負荷。

  但是他們已經決定好要一起走下去了。

  有了這樣的堅持,光流更加地邁力騎他的淑女車:「喂我說忍,你還是別請我吃冰棒了,但我們也別去圖書館了。」

  「嗯?」

  「等等陪我回綠林寮吧。」

  「為什麼?」

  「去問問可愛的學弟們有沒有多出來的電風扇呀。」

  光流迎著盛夏的熱浪,他沒有回頭,坐在搖晃的單車後坐上的忍,也只是淺淺地揚起了嘴角。

  然後已快要濱臨解體的淑女車,就這麼轉向綠都學園的方向──

  

  

  

 

 









--
其實我真正想寫的不是這樣的故事
但又覺得,應該要先寫這個故事
剩下的有機會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