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亞戴爾這一邊





  

  一直知道自己的隊長在偷偷暗戀另一個小隊的隊長一經很久了。

  但讓亞戴爾大惑不解的是,自己的隊長跟另一個小隊的隊長明明就是互相傾心,為什麼兩人卻老是要裝出『我們只是普通朋友』的模樣呢?

  像今天,他替隊長送公文的時候,亞戴爾在審判的辦公室裡聞到了自己隊長房間裡才會有的特殊花草茶香氣。

  亞戴爾記得這是他的隊長最近研發出來的新產品,飲用後可以舒緩疲憊的身心靈,但因為材料取得不易,所以他的隊長也只做出了一點點。

  亞戴爾連問都不必問,就知道這耗費了自己隊長一個月薪水的花草茶全貢獻到誰的肚子裡了。

  另外還有,偶爾亞戴爾在早晨去敲自己隊長房間門的時候,會聽見隊長用慌亂的語氣命令他先離開五分鐘。

  等到五分鐘過去後,亞戴爾往往都會在離隊長房間不遠處發現穿戴得沒有以往整齊的審判騎士長。

  

  全神殿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最重要的人是誰,就連向來冰冰冷冷的魔獄騎士長都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

  就只有他們的隊長,還一副傻愣愣地誤以為沒有人發現他在偷偷進行的秘密戀情。

  

  今天,亞戴爾又奉命去把他的隊長挖起床。

  結果他在接近隊長的房間時,就隱隱約約聽見細微的爭吵聲。

  「我沒有隱瞞你什麼!」亞戴爾豎耳傾聽,他能判斷出用這種略微高亢又任性的說話方式的,是自己的隊長。

  「格里西亞,我以為……」回應隊長的聲音顯得低沉了許多,亞戴爾聽不清楚那被滯留在牆壁另一端的話語。

  亞戴爾遲疑了一下,他判定現在不是適合叫自己隊長起床的時機,更何況他的隊長看起來也已經很清醒了。

  隊長的房裡又發出了碰碰的聲響,沒過一會,就在亞戴爾才多前進了兩步的極短時間內,隊長的房門被猛烈的打開了。

  亞戴爾愣了一下,因為他看見從隊長房裡衝出來的男人,是全神殿最惹不得的男人:審判騎士長。

  亞戴爾吃驚的不是為什麼審判騎士長會從太陽騎士長的房間裡出來,而是訝異審判騎士長居然會毫不避諱地朝著亞戴爾所站立的方向飛奔而來,而他臉上深鎖的眉頭則跟寒冰騎士長連續熬夜三天後的表情有得拼。

  亞戴爾很識趣地側過身讓審判騎士長方便通過早廊,而且他也很善解人意地沒有跟正在氣頭上的審判騎士長道早安。

  送走審判騎士長的背影後,亞戴爾才灰溜溜地溜進自己隊長的房裡,他看見他的隊長正在工作台上磨他愛用的面膜。

  表面上越是平靜,心裡頭就越是激盪。

  他的隊長以亞戴爾無法估計的蠻力磨著面膜粉,幸好研磨缽是石頭做的,才避免被木杵敲出一個大洞。

  「隊長……」亞戴爾小聲地叫了他的隊長。

  他的隊長轉過頭,臉上掛著漂亮的微笑,讓亞戴爾覺得全身都發麻的微笑:「亞戴爾呀,你覺得我很任性嗎?」

  「呃。」亞戴爾有點意外自己的隊長會問出這麼難以回答的問題,他摸著自己的心臟,決定背叛光明神的教誨:「不會隊長,我知道你的一切都是為了某個人好。」

  「某個人嗎……」隊長撥了撥他保養得宜的金髮,又嘆了口氣:「但某個人完全不諒解呢。」

  看來是吵架了,亞戴爾心裡厭煩地咒罵了幾句,要是自己的上司因為跟戀人吵架而無心工作,那麼倒楣的一定是平時就很勞心勞力的自己。

  於是亞戴爾退了一小步,抓好安全距離後才又開口:「那是因為隊長你沒有給對方安全感。」

  「安全感?」

  「是的,要讓他覺得他被你信任。」

  話說到一半,亞戴爾就覺得自己沒必要再說下去了。

  他只是他的隊長的助手,並不是愛情顧問。

  再說,亞戴爾揉揉自己的太陽穴,很不甘願的承認,他覺得會被審判騎士長吃得死死的隊長,很可愛。

  跟平常氣燄高漲的隊長不同,兩頰上彆扭的紅潤以及猶疑不定的試探方式,全部都很可愛。

  亞戴爾妄想著將這份『可愛』保留更多的時間。

  所以亞戴爾並沒有向他的隊長承認,他在私底下都偷偷地替審判騎士長控制隊長的行程。

  也沒有提醒他的隊長,最好在吃午飯前提著禮物去向審判騎士長道歉。

  因為,這也是亞戴爾少許的、可以報復自己隊長欺凌的難得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