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URARARA]煙花





窗外的煙花響徹天際。
臨也站在落地窗前,深黑色的玻璃也映上了炫爛的色彩。

「今天是祭典呀。」他微微側著頭,腦袋裡飛快地流轉各式各樣的訊息。
哪個獨色幫的聚會、哪個重要人物的交易、哪個……
最後的畫面定格在臨也很熟悉的背影上。
背影有頭不是很漂亮的金髮,只用梳子隨意地整理過。
臨也正等待對方轉過身,但他等了許久,對方都沒有動靜。

「真糟糕呢。」臨也有點厭煩地踢了一下玻璃與地板的接縫。
窗子發出碰輕微的聲響,卻被夜空中的花火爆破給掩蓋。
臨也氣惱地轉了一個圈。
他不是很高興,連在他腦海裡的『想像』,都無法隨他的意志行動。

那個人簡直是他的天敵。
不,說天敵又太膚淺了。
人類本來就無法完全隨著臨也的意志而行動,這也是臨也如此深愛人類的理由之一。
把所愛的人類,牽引至能夠引爆更多火花的方向,這對臨也來說,是遠比港口旁的煙火祭更加富有魅力的祭典。
但是就只有那個人,不只不臨也他的操縱,還常常帶給臨也接近恐懼的壓迫。

臨也不只一次向那個人訴說過『你很礙眼』。

不純粹的金髮、略尖的下巴、不合比例的超大墨鏡、被酒保裝包覆的纖細身材,在池袋這個雜亂的街頭,看起來是這麼地不和諧。

臨也從很久以前就知道那個人的名字,那是不需要去查證便已深深刻在腦子的情報。
平和島静雄,那個人擁有一個沉穩的名字,身體裡卻同時蘊含著足以破壞臨也一切計畫的能量。

明明就被人類的不確定性深深吸引,臨也卻本能地厭惡那個人的不安定。

臨也想自己喜歡的也許是煙火。
雖然在引爆之前不能判定它會綻放出什麼樣的光華,卻可以透過精密的計算確定煙火的色澤跟形式。

大部分的人類都是煙火,臨也會在適當的時機點燃他們的引信。
那個人卻不屬於煙火、也不屬於點放煙火的一群。
那個人會在自己的體內燃燒、在自己的體內消弭、然後又再一次燃燒。

臨也拉開習慣的黑色皮椅,一屁股坐到電腦前。
螢幕的畫面也是黑色的,不時閃爍著接收訊息的畫面。
他順手操控滑鼠,兩隻眼睛掃著傳來的大量情報。

網路也是一個有趣的工具,臨也十分喜歡網路這個媒體。
在黑色的電子符號海裡,臨也可以獲得超越那個人、平和島静雄的力量。

臨也喜歡喚他『小靜』,在他還不是這麼擅於處理大量的資訊之前,他就已經決定要這麼叫他的名字。

螢幕上黑底白色的字不斷浮動。
用密碼拼組而成的符號,吸引人的程度並不輸給熱鬧豪華的煙火。

碰、碰、碰──喧囂不已的冬日祭典,在臨也不期待的狀態下舉辦。
主辦單位是政府與大型財團,即使是臨也也無法趨動絕大多數金錢的流向。

只是在這個時候,與室外形成強烈對比的封閉室內,就顯得特別地寂寥。

臨也偶爾會開始厭倦這種感覺。

這樣會讓他忍不住又一次想起,那個被叫做『小靜』的,一點也不恬靜的男子。





靜雄替工作的公司鎖上後門。
巷子很陰暗,還散發出廚餘的臭味,靜雄小心地不讓褲管碰到牆角的垃圾,從口袋裡掏出一隻煙,準備回到他溫暖的家。

隔壁的城市在舉行煙火祭典,讓靜雄所處的城市難得的安靜。

靜雄叼著煙,用他習慣的步伐走出巷子。
巷外的販賣機前陣子被拿去維修了,露出了一塊沒貼上磁磚的水泥牆。
需要維修的理由靜雄心裡很清楚,所以每一次他經過這個地方時都會下意識地往左邊看,也就是車道的那一邊。

「小靜。」
靜雄停下腳步,有一台改裝過的跑車正好從他的左手邊呼嘯而過。
強烈的車燈照亮靜雄的斜前方,但呼喚他聲音卻來自他的右後方。

靜雄猶豫了一秒鍾,才決定好自己要用什麼樣的態度轉過身。

「小靜,下班了?」
對方又叫了一次靜雄非常討厭的綽號。
會這麼叫靜雄的人,全天下只有一個。

「臨也……你來幹麼?」
靜雄深吸了一口氣,他所討厭的男子就靠在裸露的水泥牆上。

「別生氣嘛。」臨也微挺著背,臉上的表情被陰影覆蓋。
但靜雄知道對方在笑,臨也幾乎無時無刻都在笑。

「我還沒有生氣。」靜雄強調了『還沒』兩個字,才把胸口裡的空氣全部吐出來。
「你來幹麼?」

「喔,因為煙火很吵。」

「蛤?」靜雄拿下煙,把他放丟在腳邊用力地踩。
他注意到臨也的視線全集中在被他的鞋跟碾得開始碎裂的地磚。

「國家的稅金有很大部分是被你敗掉的呢。」臨也事不關己地說著無關緊要的話。
靜雄不是很明白對方想表達什麼。
但靜雄只知道一件事,不管臨也說了什麼,臨也真正想表達的事他從來都不會說出口。

靜雄又掏出一枝煙重新點燃:
「那真是太好了,我只給你三十秒,接下來你也可以跟國家申請保險給付了。」

靜雄轉動著肩膀,真心祈禱國家也有補貼私鬥造成的醫療費。
因為他打算讓臨也在病床上躺個十天半個月。

臨也卻跨了一步走到他面前,仰起比他的拳頭大不了多少的臉。
「三十秒夠放一次金碧輝煌了。」

「什麼?」

「煙火呀。」臨也仍保持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的辦公室外面可以看見。」

「……所以?」

三十秒已經過去了二十秒,可是靜雄卻忘了倒數。

臨也卻主動提醒了靜雄:「剩十秒,還夠我退到下一個路口。對吧,小靜?」

靜雄沒有回答,而站在他正對面的黑衣男子也沒有移動步伐。

新點燃的煙也燃燒到了一半,從靜雄另一側穿過的改裝車已經有五台了。

臨也還是無動於衷地保持他最初的姿勢,沉默地瞪著靜雄的眼睛。

時間到底過去多久了呢?
靜雄思考著自己要什麼時候將拳頭扁到名叫折原臨也的男人臉上。
他的掌心放了又鬆、鬆了又放。
他突然想起剛走出工作地點後門時,那跟平常完全不同的蕭瑟。
比黑暗還要更能遮蔽視線的灰濛濛籠罩了整條小巷。

然後,走出巷子,他遇見了臨也。
靜雄覺得自己又回到了那片刻的寂寥之中。

「你特地來見我嗎?」這樣的話靜雄並沒有說出口。
直到他嘴裡的煙已經短到只有一節指頭的長度時,靜雄才有了動作。
他把煙再一次丟到人行道上。
再以非常流暢的速度把拳頭往臨也的臉上飆。
臨也閃過了靜雄第一波的攻擊,如靜雄所料。
接下來臨也可能會受點傷、造成瘀血,但靜雄知道,臨也終究不會被他送到醫院躺個十天半個月。

因為臨也不適合那種地方。
他不適合蒼白與寂寥。
所以,在這個夜裡,臨也才會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尋找那可以瞬間燃燒又熄滅的能量。

就像煙花一樣。










--
抱歉不是很萌
但萌的部分我還在拿捏,等我找到方向了才會再嘗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