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DURARARA]PDA




靜雄壓倒他的時候,臨也感覺得到自己身體裡有一股悶氣從胸口擠壓至喉嚨。
那是類似無奈、但更近似於怨恨的嘆息,從嘴巴裡吐了出來。
靜雄粗暴地用指頭掐住臨也的兩頰,把他的腦袋往下拉扯,指關節在臨也的肌膚上留下紅漬。

臨也勉強地揚起嘴角,唾液卻不受控制地順著顴骨滑落耳垂。
「小靜,你的拳頭呢?」
他瞇著眼睛,等待著正上方的靜雄行動。

靜雄悶哼,從齒縫中擠出『少囉嗦』三個字。

臨也聞到淡淡的煙草味,那是靜雄喜愛的香煙品牌,他才意識到,自己與靜雄的距離有多接近。
「小靜,你這樣壓著我,想幹什麼?」
他趁著靜雄扣住自己的力道轉弱時,露出笑容,笑容很惡劣,帶了幾分探試的意味。

靜雄的臉與他的臉距離不到十公分,而他的後腦杓則緊靠在水泥地上,外套上的毛貼著他的脖子,他覺得很不舒服,但大腿兩側卻承受著靜雄的重量,使他無法動彈。

這種姿勢若是讓旁人看見了,可能有許多其他方面的聯想。
可是,故事的主角是折原臨也跟和平和島靜雄,發生的背景是在西池袋的骯髒巷子內。
對於熟悉池袋混亂勢力的人而言,這只象徵了另一次破壞的開端。

破壞──

破壞的是這個池袋,還是他們既有的關係?

臨也顫抖地擺動自己的手指。
靜雄的墨鏡不知何時已滑落,掉到一旁的垃圾堆旁。
「嘖。」靜雄發出抱怨的聲響,卻沒有起身,去拾回他的貼身物品。

「小靜……」

「吵死了!」靜雄粗暴地怒吼。

「沒有呀,我只是好奇小靜小要幹什麼而已。」
臨也眨了眨眼皮,他細長的眉毛彎成月牙型,卻多了幾分銳利的氣息。

「我要殺死你!」
靜雄略微抬高身體,臨也注意到他的領結已經散開。

「那你怎麼還不快來殺呢?」
臨也努力伸長脖子:「對了,就掐死我吧。」
他又低沉地笑了一聲:「如果你辦得到的話。」

「臨、也,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靜雄後退了一點點,正好可以讓他的手臂彎到臨也的領口,方便扣住臨也的喉頭。

「怎麼會呢,我很清楚小靜是什麼樣的人唷。」
臨也覺得呼吸開始困難了。
胸腔被強大的蠻力壓制,呼吸道也被虎口堵得結實,但他仍不動聲色地保持最優雅的表情。

「我可不想被你知道這麼多。」
靜雄厭煩地撇開臉,金色的頭髮在昏暗的巷道內仍顯得閃閃發光。
不過幾秒鐘,也許才兩秒半吧,臨也就聽見靜雄悶哼了一句『真麻煩』。
到底是麻煩什麼呢?
臨也還沒來得及用他的腦內搜尋引擎整理出有可能的訊息,他就再一次地感受到靜雄鼻間的煙草味。

「唔……」

刺刺的、辣辣的、軟軟的、然後溫溫的──




「是被吻了嗎?」遊馬崎興奮地眨動著他短短的睫毛。
「雖然我不太喜歡看什麼BL啦,但如果是這兩個好像就可以耶!」

他身旁的老搭檔狩澤誇張地嘆了口氣:「遊馬崎,你打斷我的靈感了啦!」

「欸欸妳可快點寫,還可以趕上夏COMI呢!第一次社入!搶新刊!」

狩澤瞪了一眼遊馬崎:「現在報名已經來不及啦。況且這可是路人文呢。」

「有什麼關係,當成原創呀!不然拿去投電擊大賞好了!」
遊馬崎瞇著已成一條縫的眼睛:「出名的話就可以找茶鳥木老師幫妳畫插畫!要記得幫我簽名唷!」

「這是BL耶!」狩澤忍不住破口大罵,但抱怨才剛說出口,她就覺得有些遲疑了。
「欸、好像也可以厚?」她摸著頭上的黑色貝雷帽,若有所思地又拿起PDA。

「可以的嘛!」遊馬崎也在一旁猛點頭,然後與狩澤相視而笑。
「反正到最後,他們肯定還會滾在一起互毆的麻,那就可以當成格鬥小說啦。」

「充滿薔薇色的格鬥小說。」
狩澤很滿意遊馬崎這個提案,愉快地在PDA上敲上剩餘的妄想。




臨也在自己沒料到的情況下閉上了眼。
他張開他的唇,回應著靜雄的熱情。

舌頭像戰鬥般糾纏在一起,靜雄不只一次被臨也的牙齒咬到,口腔裡甚至滲出了些許的腥甜。
但他卻完全沒有退卻的念頭。
他騰出一隻手,插進臨也的腦袋與地板的接縫,他捧著臨也的後腦,加深他與臨也之間的連結。

臨也面對濱臨死亡的狀態很多次,但這卻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會死。
死亡伴隨著只屬於靜雄的味道,這樣一想,他卻又不覺得恐懼了。
況且,死亡本來就沒什麼好恐懼的,若是不能拖著眼前的男人一起下地獄,才叫人無法瞑目。

所以臨也沒有問靜雄到底是為了什麼要這麼做。
他的唇被靜雄的暴力啃咬得泛起了血色,呻吟斷斷續續地從兩人接吻的縫隙中竄出。
不知不覺間,礙事的黑色外套已被脫了一半,靜雄早已散落的領結被臨也的手指勾下,丟到一旁跟靜雄的墨鏡作伴。

臨也覺得靜雄的襯衫鈕扣很煩。
靜雄也覺得臨也貼身的上衣很難脫。

「唔嗯……」
臨也沒給靜雄太多時間,趁著靜雄變換姿勢時拉住了他的褲頭。
他試圖想扯開靜雄的皮帶,而靜雄則不放棄地繼續掠奪臨也的唾液。

明明只是個骯髒的池袋巷子。
巷口外還有來來往往的人潮。
如果誰好事探頭察看,臨也與靜雄的名聲會就此被踐踏。

但他們兩什麼也沒有想。
他們現在只想著比對方更快脫光,好讓自己的手可以摸到對方的胸口,然後確認對方的下半身是不是跟自己一樣火熱。

臨也張開眼,眼神有些溼潤地瞅著靜雄:「小靜,你行嗎?」

「你可以試看看啊!還有不准叫我小靜。」

「噗,現在才抱怨這個會不會太遲了,小靜?」

靜雄沒理會臨也的囉嗦,他用他已經熟悉的方式堵住臨也的唇。
臨也也理所當然地回吻著靜雄。
明明是第一次,他們的身體卻像磁鐵般相互吸引,好像就會這麼永遠離不開似的──




「哇啊快跑!」
「跑吧、快跑呀!」

狩澤停下輸入的動作,跟遊馬崎對看一眼,他們所處的馬路另一端突然衝出幾個小混混,像被大象追殺似地瘋狂地穿過行人不多的人行道。

「怎麼回事?」
狩澤問遊馬崎,後者只是無謂地慫了聳肩。

「狩澤妳這樣就要進入到エロ的部分了吧?不要啦!」
遊馬崎不理會池袋每天都會發生的騷動,搶下狩澤的PDA,試圖想要竄改情節。
「再說他們根本不可能這樣吧?很奇怪,對,很不可思議。」

「反正是原創嘛。」狩澤揮舞著感應筆抗議。

「電擊文庫不接受啦!不然把臨也寫成平乳美女妳覺得如何?」
遊馬崎摸著略尖的下巴,顯得很滿意自己的提案。
「就這樣,靜雄脫了臨也的衣服後才發現對方是個女人,還是個外星球的公主!臨也為了要靜雄隱瞞身份,就強迫靜雄跟自己同居!」

「很爛。」狩澤不屑地白了遊馬崎一眼。
她迅速地搶回自己的PDA,正準備要將剩下的重點重新輸入時,人行道的另一邊又傳出巨大聲響。

「哇啊!」更多的人朝狩澤這個方向竄逃。

很快地他們看見一台龐大的自動販賣機正往一名逐漸放大的黑色身影飛來。

「是靜雄!」遊馬崎先是大叫。
接著狩澤也痛苦地扭動著嘴角:「還有臨也……他怎麼會到池袋。」

奔跑而來的黑色身影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販賣機。
自動販賣機卻掉在狩擇的腳邊,狩澤嚇了一跳,撞到了一旁的遊馬崎,把手上的PDA也給撞飛了。

「啊,我的──」

臨也卻在這時一腳踏過狩澤的PDA,還像突然意識到什麼一樣,抽空朝了遊馬崎的方向打招呼。
「唷,這不是狩澤跟遊馬崎嗎?你們不用打工啦?」

「臨、也──你、去、死、吧!」

臨也背後傳來侏羅紀才會有的爆吼,臨也不以為意地向狩澤他們點頭:「就是這樣,抱歉啦,我先走了。」

他才走沒五步,下一台自動販賣機就掉落在臨也剛剛站立的位置。
也就是已經損毀了一半的PDA殘骸上。

「我的……」
狩澤跪在路邊,眼睜睜地看著靜雄重新拔起郵筒穿過自己面前。

「節哀吧。」遊馬崎拍著狩澤的背,PDA已經碎成粉末了,裡頭的資料想必也拯救不回來了吧。
「也好啦,如果得了電擊大賞又被臨也看到的話,下場一定不只是這樣吧。」

「……説的也是。」

「就是說吧,所以還是找別的主題吧。」

狩澤重新站了起來,抬頭望著不甚晴朗的天空:「下次寫美國禁酒令年代的故事好了。」

「像BACCANO一樣嗎?」

「對,就像BACCANO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