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網遊之近戰法師]湖光山色 上





  

  御天坐在湖邊。

  這湖很美,淡綠的波光隱隱映著湖畔的山林之色。

  天空與白雲也全收納其中,如沉靜的女人。

  御天把腳丫子探進湖中擺盪,附近只有一兩隻野兔經過,微風輕拂過沿岸的綠草,也弄亂了御天的髮絲。

  這裡就只有御天神鳴這麼一個玩家,他一會兒望著天一會兒又盯著不遠處的小花。宜人的風景本來應該要充斥著幽會的情侶,遊戲公司卻將湖泊藏在深山之中的盆地,得先經過高級怪物區再翻兩個三頭才能到達。

  御天會發現如此世外桃園,只是個意外。

  他就像平時一樣上線、練功、向漂亮美眉搭訕,美眉也一如以往地完全不甩他這個小屁孩,御天死性不改地搞起了跟蹤尾隨美眉的身後,卻又一不小心搞到自己迷失了方向,最後不幸踏上了無人探查的土地。

  今天肯定是自己最倒楣的一天,御天心想。

  他再次踢著湖水,嘆了一口氣,拉開頻道訊息發問:「佑哥你查到了沒有?」

  他問話的對象是傭兵團頻道的情報專家,回應他的卻是興災樂禍的戰無傷:「佑哥還沒上線,御天我看你就自殺吧,老子會去復活區接你的哈哈哈。」

  御天痛罵了幾句,又急道:「快幫我查查這是什麼鬼地方!都沒有人啊!我這要怎麼回去啊?」

  在確認自己迷路後御天就把自己的苦境告訴了傭兵團的成員,他想像這麼一個湖光山色皆備的美景,應該會在玩家或論壇上有所討論,但拜託佑哥去調查許久,卻完全沒有得到讓御天安心的回音。

  御天只好低聲下氣地向其他的成員哀求:「真的都沒人知道這是哪裡嗎?」

  「快的方法就是自殺,慢的方法是再多走幾天的路,至於要本公子替你跑腿,你覺得有可能嗎?」說這種風涼話的是傭兵團團長韓家公子。

  「我是要怎麼自殺啊!」這裡的NPC就只有兔子而已,再說御天一點都不想要掉級。

  劍鬼連忙出來打圓場:「你還記得你是從哪個方向入山的嗎?」

  御天哭喪了臉:「我……」

  「他忙著看妞哪會看座標。」戰無傷竊笑。

  「戰無傷老子跟你拼了!」

  「怎麼了需要我幫忙嗎?」剛上線還沒搞清楚狀況的顧飛插嘴。

  御天一聽精神就來了:「千里!我迷路了來帶我!」

  顧飛又接口道:「你先給我座標。」

  「給了也沒用,那裡的坐標是獨立的。」不知何時佑哥從論壇回來了:「御天抱歉,那個地方沒人知道,找不到……」

  「什麼──!」這個消息對御天來說幾乎是核子彈,他呆了兩秒後才鬼叫:「那我該怎麼辦?不會就永遠被困在這裡吧?」

  「小子,你就安心自殺吧。」戰無傷樂道。

  「再多走點路也許就會繞出這個山谷。」劍鬼比較好心,給了他比較好的建議。

  「我要喝酒了,你出來再告訴我。」韓家公子做了總結。

  「嗚……」

  御天沒機會抱怨他的戰友們沒有良心,眼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從這個鬼地方逃脫。

  他花了三四個小時才走進來,天知道他要花幾倍的時間才走得出去。

  御天又對遊戲公司沒有提供內建地圖感到不爽了,雖然就算有地圖,對他這個頂級路癡來說也沒什麼幫助,但他至少可以形容一下周邊的地型給佑哥他們參考參考嘛。

  「唉……」御天嘆了今天的第兩百五十三口氣,這山谷四周都長得差不多,就是山啊樹啊石頭啊,御天早就忘記自己是從哪個方向進來的。

  他抬起頭想再多找一點蛛絲馬跡,卻意外發現湖的對岸出現了一道類似上線的白光,接著浮上了一個人影。

  人影?會在這種地方出現的一定不可能是玩家,難不成是NPC?也許是什麼隱藏任務!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接到任務鏈,御天把迷路的苦悶全丟到一旁,滿心雀躍地繞到湖的另一頭。

  那個NPC也老實地站在原地,等著御天一步一步地向他飛奔而來,但御天的雀躍的步伐卻突然終止在NPC的前方兩公尺處再也不動,甚至有倒退的跡象。

  「你怎麼不過來了?」NPC笑問。

  NPC會主動開口說話不是什麼稀罕事,御天卻伸手用食指不甚禮貌地指著對方:「漂流你怎樣會在這裡!」

  御天精準地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這應該是我要問的問題。」被質問的NPC──不、漂流回道。

  「我……」這個問題讓御天十分尷尬,尷尬得讓他不得不在原地多踏了兩步。

  漂流反而釋然地笑了:「你又迷路了。」

  「不用你管啦!」這個『又』字用得十分刺耳,御天不得不質疑自己跟漂流有這麼熟嗎?熟到對方會如此熟識自己的路癡屬性?

  「這裡是安全區。」漂流又飄來了一句。

  「什麼?」

  「你來這裡時應該有注意到吧,這附近廣大的區域都也高等魔獸出沒,離各大主城十分地遙遠,遊戲公司大概是體貼過來刷怪的人,特地在這個谷地做了小型安全區,你沒發現只有這裡沒有怪物出沒嗎?只是因為附近都是六七十級以上的怪物,到現在都還沒什麼人發現這裡。」

  漂流說了一大串,御天只聽到一個重點:「你說……離各大主城距離……很遠?」

  漂流點點頭,在看到御天的臉色刷白之後又親切地笑了。

  「你迷路了,要我帶你出去嗎?」

  「誰要你幫忙啊!」御天下意識地嗆回去。

  漂流也不以為意:「那好吧,我就自己先離開了。」

  這一轉折讓御天非常迅速地放棄自己的堅持:「等、等等……我……」

  雖然漂流這個人非常討厭,只比韓家公子可愛一點點……說可愛有點噁心……總之就是討厭,可是比起被困在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直到大多數的玩家等級都超過六十級再來救自己,那御天情可讓漂流賣自己一個人情。

  御天掙扎了許久終於找出一個折衷的辦法:「你就走你的吧!」

  「那你呢?」

  「我……我可能目的地也是跟你同一個方向……」

  知道御天想跟在自己身後,漂流嫣然一笑:「你剛剛不是問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因為我是來練級的。」

  「練級?」

  漂流點點頭:「這附近有一個約五十級沒什麼人知道的練功區,適合我,最近我都會在這裡下線。」

  講到練級御天就想到漂流那兩個跟班,忍不住一酸:「左手跟右手那跟屁蟲呢?」

  漂流聳聳肩:「今天不會上了吧。」

  「喔──你被甩了!」御天樂道。

  「如果是的話你會高興嗎?」

  「當然。」御天想也不想地點頭。

  漂流也不生氣:「那正好,你就代替他們吧。」

  「我幹麼要──喂你在幹麼!」

  漂流不理會御天的咆哮,伸出爪子就這麼握住了御天的手。

  「你、你、你的手碰、碰到我!」

  「我知道。」

  御天漲紅了臉,他是個熱忠於網遊的小鬼,人生沒多長有一半都泡在了遊戲裡,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被父母以外的人牽住手。

  而且這牽住他的手的人,還是他最討厭的男人。

  雖然平行世界也只是個網路遊戲,遊戲公司的全息模擬技術卻做得十分到位,御天甚至可以察覺到漂流掌心裡的溫度……

  「走吧。」漂流輕聲地對御天道,口鼻呼出的氣息吐到了御天的臉上,御天腦子一熱,沒神經地又反問:「去哪?」

  「練級。」

  「我跟你?」

  漂流含笑:「嗯,不你不是要代替左手跟右手嗎?」

  一提到那兩個跟屁蟲御天就沒來由地火大:「代替?屁啦!老子這麼偉大怎麼可能當那兩隻蟲的代替品!」

  「吃醋了?」

  這三個字對御天的腦子而言有一點難已消化,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有所反應:「誰、誰要吃他們的醋啊!」

  漂流也沒反駁,只是輕輕一笑。

  「你只跟劍鬼他們混,我倒是有點失落。」

  「蛤?」御天覺得今天的漂流看起來比平時的漂流更像個神經病。

  漂流沒理會御天眼裡的質疑:「我本來以為你會繼續玩法師。」

  「喔──我的才華再其他的領域也一樣可以發揮得完美。」一提起這事御天也有些後悔,自己幹麼選了個弓箭手來玩。但這樣也好,要是御天也玩了法師,他的光茫肯定會被顧飛掩得結結實實。

  「你玩法師的話,公子精英團就不會收你了吧。」

  「你這什麼意思?」

  「有千里一醉在。」漂流輕聲道。

  這一句結實地戳中了御天的軟肋:「屁啦!我比千里還早在那個傭兵團裡!」

  「千里一醉加入之後,有沒有你似乎也不是這麼必要了。」

  御天深吸一口氣,張大了眼瞪著漂流:「你呢?平行世界的第一法師,風頭卻永遠沒有千里盛,你躲在這鬼地方是為了練級吧?要是沒這個等級,誰還會知道你老子是誰!」

  「我的名字只要你知道就好。」漂流瞇著眼。

  「誰稀罕──」

  「我本來以為你這次也會玩法師,才選了法師。」

  御天一愣:「你沒主見啊!」

  漂流咧開了嘴:「在排行榜壓在你身上,讓你一上線就想著我,感覺好。」

  「媽的我要是玩法師排行榜的冠軍肯定是我!」

  漂流聳聳肩也沒再在這話題琢磨,轉過身,拉著御天就想走。

  「去哪?」

  「剛不是說了,練級。」

  「你剛不也說了你要帶回回城!」

  「喔……晚點吧。」

  「晚你個──」御天想要踹漂流,但一想到他現在是自己唯一的依靠,這一腳踢到一半又收了回來。

  而且這漂流似乎真的對這裡有幾分熟悉,才帶著御天沒走多少路,就已經穿過了一個小山丘,進入另一個景色。

  








--
一時衝動就寫了(掩面)
希望不會寫太長...而且我現在也沒心力在其他文章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