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網遊之近戰法師]湖光山色 中





  明明是日正當中的好天氣,這一帶的光線卻暗淡了不少,石縫透著晶瑩的綠光,幾隻搖動著枝葉的巨樹從不遠處穿梭而過,地上落滿了枯葉,與巨樹摩擦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看久了藍天綠草,終於又再次看見其他的生物……好吧,NPC,御天是一整個激動,抱著漂流的手臂眼裡透出了期待。

  「先組隊吧。」漂流又說,心情正好的御天也沒反對。

  接到漂流丟來了一個訊息,御天想也不想地就按下了同意鍵,沒料沒過多久漂流又丟了一次組隊訊息。

  「幹麼?不是組了?」御天問道。

  「剛剛丟錯了。」

  丟錯了那他第一次同意的是什麼?御天有些懷疑。

  漂流卻向是故意不讓御天思考一樣,騰出手摸了御天的頭髮:「這叫翡翠谷。你看清楚點等等別又迷路了。」

  「不要命令我!」

  這摸頭這動作親暱得就像把御天當小孩子一樣對待,比質疑御天是個路癡還要叫他不爽:「喂別這樣。」

  「韓家公子也會對你這麼做。」

  「你以為我是自願的嗎!」除了顧飛,御天還想不出精英團裡有誰這麼有種感違抗公子的一切言行。

  「你可真辛苦。」漂流又摸了兩下御天的頭。

  「可不是,叫他們來救我他們居然叫我自己去自殺!」

  「這可真狠……」

  「他們要再多有這麼一點常識就好!」

  抱怨了一句就又有第二句第三句,御天把對韓家公子的種種不滿一股腦地宣洩給漂流聽,連戰無傷的老不修、顧飛開外掛、劍鬼DKP登計不公、佑哥沒存在感等等等也全順帶囉嗦了。

  漂流邊聽邊應,配合的態度讓御天越講越起勁,末了還掏出了水壺遞給御天。

  「喔老子口也有點乾了。」御天想也不想地就把嘴對上了壺口。

  如果是平時的他,肯定不會使用漂流遞過來的任何東西,更何況是做出這種類似間接接吻的行為。

  漂流也沒戳破,放柔了聲音問道:「既然這樣要不要改跟我一起?」

  「跟你?你發什麼神經?有病才跟你。」講到這御天才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急忙把水壺還給漂流,「啊啊啊我的嘴巴會爛掉!居然喝了你的水!」

  漂流露出淺淺的笑容,趁御天還在鬼吼鬼叫時以極高的速度伸手扣住他的下巴。

  「還好得很,沒事。」

  然後,男人的指尖輕撫過男孩的唇。

  御天只覺得全身一震,這一舉動讓他嚇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睜著大眼瞪著貼近自己的男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漂流對自己做了什麼?御天腦子一片空白,只有唇是發燙的,熱度全來自漂流的指腹,還帶了一點漂流的味道。

  這是個網路遊戲,就算技術再怎麼地萬能,照理來說也不可能感覺到對方的脈搏與氣息的。

  御天的耳裡卻能夠聽見下怦怦怦怦的巨大聲響,那是自己的心跳。

  他的眼裡映著漂流的身影,比自己所想像地更清晰,就好像本來便已刻印在記憶深處似的,早早存在在那裡。

  「御天。」又軟又濕的嗓音喚著他的名字:「如果你喝的不只是我的水,怎麼辦?」

  御天張著嘴,啞著喉嚨卻是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

  該在嘴巴爛掉前扁他的,或是拿弓射爛他的臉,一個一個的念頭飛快地在御天的腦中打轉,但最後留在他思緒中的,卻只有漂流那張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眼裡濃濃的霧氣。

  「唉……」漂流突然一聲嘆息,退了兩步轉過身指了指還在不遠處遊蕩的巨樹道:「這是五十級左右的怪,行動緩慢,怕火。」

  這肯定是在轉移話題,但這話題轉移得非常好,御天他漲紅著臉,扔下一句『我去引怪』就飛快地逃離漂流身邊。

  看著御天的背影,漂流只能無奈地扯動著嘴角。

  

  晃出去幾步,御天也不敢跑得太遠。

  肚子裡有滿滿的疑問卻又不敢多問,他有感覺,如果問了,自己可能會發現比得罪韓家公子更可怕一百倍的事。

  若是斃了漂流呢,漂流又是他眼下的救命稻草。

  御聽越想越氣,剛剛漂流對他做的事仍讓他整張臉都熱烘烘的,一時衝動地打開了傭兵頻道直接丟下一句:「千里,要不要打架?」

  一聽到打架顧飛精神就來了:「哪裡哪裡?」

  佑哥這時從中插了嘴:「御天你出來了?」

  這一句又戳到御天的痛處:「喔……呃……快了……」

  「哪打架呢?」還不知道御天迷路在深山之中的顧飛問。

  「等我出來吧……」御天沮喪。

  關掉頻道御天回頭一望,漂流還在那邊擺手當大爺等他回去呢。

  拉怪這種事御天一點都不陌生,但這服務向來都只提供給美女們,但漂流這傢伙可是個男人呢,長得又高又挺拔的、前沒胸後沒豚,跟『美女』兩個字是這輩子都扯不上關係的大男人。

  自己肯定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被困在這山谷,然後倒了十六輩子的楣才會在這裡遇見漂流。

  但遇到便遇到了,比起剛剛一個人坐在湖邊發呆,現在有個人能吵架鬥嘴,其實也……

  「又迷路了嗎?」漂流的訊息從組對頻道理傳出。

  御天臉一紅就吼了回去:「迷你個頭啦老子不就在你面前!」

  雖然是沒見過的新地圖,這個區域視野倒也算良好,更有漂流高高在上的站在大石塊上當路標,御天就算想離開漂流的視線範圍還沒這麼容易。

  他踢了腳邊的石頭又聽見漂流說:「看你站著不動,關心。」

  這關心兩個字說的可輕巧了,總隱隱透著些許曖昧,御天扭過頭怒犼:「你還是關心你自己吧!」

  他掏出弓朝著樹怪胡亂射了一通洩忿,樹怪受到傷害沒腦地便追著御天跑,御天速度比怪物快上很多,一路輕鬆地將一群樹怪拖到漂流身邊,心想最好能一口氣撞死漂流。

  笑著迎接他的漂流不愧是平行世界第一法師,一出手就是落衣紅蓮,再補兩三發小火球,輕鬆獲得一大票經驗值,這施法的精確度與效度很明顯是顧飛那開外掛的傢伙所無法達成的。

  御天看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又想要是自己玩的也是法師,是不是也可以搞得這麼華麗?

  「如何?」清掉最後一隻樹怪,漂流轉過身對御天道。

  「…………」

  「迷上了我了嗎?」

  「迷你大爺啦!」御天現在聽到迷這個字就反胃。

  「這樣練級有效率多了吧?」

  御天不得不承認漂流說得有道理,越級打五十級的怪,一次還打一大群,他剛剛經驗值跳了不少。這可比自己一隻一隻殺速度快多了。

  御天想了想,便問:「你跟兩個跟屁蟲躲在這幾天了?」

  「要維持等級也不容易。」漂流擺明著答非所問。

  又道:「其實你也可以。」

  「可以什麼?跟你窩在這裡閉關?」御天白了他一眼。

  漂流淡淡一笑:「你願意的話。」

  御天像被踩到尾巴的博梅狗跳了起來:「漂流你最好不要再給我──」

  「如何?」

  「再給我、給我……」

  「像這樣?」漂流俯身,撥弄著御天的瀏海。

  「!」

  「反應呢?」他靠在御天的臉側吐氣。

  熱熱濕濕的氣流鑽進御天的耳廓,耳膜像心臟一樣振動,那瞬間他的世界裡彷彿就只剩下漂流的擁抱。

  是的,他被擁抱了,像男人擁抱女人一樣,被人用雙臂圈在懷裡,埋在寬大的法師袍之中。

  「我要殺了你。」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也許已經久到讓御天的人生從開始到結束重複了兩輪,御天才咬著牙找到自己的聲音。

  「你真的有這麼討厭我嗎。」漂流的聲音從他的頭上響起,又一次地提醒他仍依偎在某個人的胸口。

  「不然我的臉會爛掉、身體也會、手還有腳都會爛掉!如果不殺了你的話!」

  「為什麼只對我的反應這麼大?」

  「囉嗦死了!給老子去死!」

  漂流將御天抱得更緊:「死了然後呢?」

  這一問,反而問倒御天了。

  在平行世界裡,死亡不過就是掉級而已,就算掉個十集,都無法補償御天心裡現在的……慌亂……

  「小天。」

  御天猛然抬起頭:「你住嘴!」

  「不能這樣叫你嗎?」御天輕道。

  「你給我住嘴!我會連耳朵都爛掉!」

  漂流嘆了口氣:「其實你根本不討厭我。」

  「…………」御天現在看漂流的眼神跟看個神經病差不多,而漂流是個極度有自信的神經病。

  「不是?」

  「你傻了嗎?」

  「是傻了,才會喜歡你這小鬼。」漂流雲淡風輕地道。

  「你承認你白癡就……你、你、你、你、你說什麼!」御天連口吃了了數句,想要退後逃跑卻又發現自己被人摟得結結實實。

  「我喜歡你,說得不夠明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什麼都沒聽到!」御天想摀住耳朵,可是漂流連他的手都握住了。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嗎。」

  「驚訝個屁!我現在一點都不驚訝!我已經死了、對、我是在地獄,這一定是閻羅王給我的折磨!」

  「你不喜歡我?」

  「我──」

  「至少不討厭對吧。」

  「你作──」

  「才會這麼在意我的存在。」

  「不可──」

  「在平行世界裡再次遇見你,我很高興,果然跟我想像中的一樣。」

  「誰想──」

  「只要未成年有點麻煩……」

  「閉嘴!」御天終於找到插話的機會:「不要一直打斷我的話!」

  漂流不以為意地眨眨眼:「嗯?」

  「我才不是未成年小鬼!」

  「你想說的就只有這個?」

  「呃、不是,我是……呃……」真正要說的話,御天又說不出口了。

  他很想推開漂流、很想拿箭抵住他的喉嚨、很想向全天下宣佈這個法師是白癡,他御天神鳴才是網遊界的第一法師!可是,他現在是弓箭手,而且與漂流在遊戲裡在論壇上較勁了這麼多輪,御天不能不承認,他終於在平行世界裡看見他畢生的宿敵後,他的心盪漾了……

  漂流的舉手投足,才是真的的法師風範,才有醉心魔法世界的智慧光彩,那打從骨子裡流露出來的自信,讓御天刺目了、嚮往了、甚至於,動搖了。

  「我現在可是弓箭手。」御天好不容易擠出這句話:「一箭就可以斃了你。」

  「我知道。」

  「所以放開老子!」

  「其實你不必這麼麻煩,你一句話就可以斃了我。」

  「啥!」

  漂流的下巴貼在御天的額頭上:「老實承認你對我有感覺。我心臟絕對會承受不住。」

  「你還是去死吧!」

  「所以你是承認了?」

  「……你現在殺了我好了、馬上就讓我死!」

  漂流呵呵笑了幾聲,終於是放開了御天。

  面對兩人間突如其來的距離,御天反而愣住了,填補在空隙之中的是些許的愁悵,那是讓御天畏懼的感覺,他一點都不想要承認自己眷戀某個人的溫柔。

  「怎麼?」漂流側著頭問,口氣平穩的像方才發生的事都只是夢。

  御天賭氣,不想回話。

  漂流又道:「練級吧。」

  練級練級,不知道該怎麼下去時就只會拿這幫藉口,御天這下是真的不爽了,偏偏他又不願意和漂流繼續方才的曖昧。

  「我要回去了。」

  他天直接轉過身,向前走了幾步,卻又被漂流叫住:「等等。」

  御天依舊堵氣不理,還加快了前進的步伐。

  「小天!」這叫法讓御天更加地火大了。

  「等等。」漂流逼不得以只好自己追上去,叫一個法師跟弓箭手比競走對他來說有些吃力,他還是費了好大勁才拉住御天的肩膀。

  御天被這麼一拍終於回過頭,瞪了漂流一眼。

  漂流燦爛地笑了,和緩道:「不是這個方向。」

  

  








--
怎樣這麼長!!!我寫這麼長幹麼啊!!!
這兩天又要寫涼宮同人,只好擱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