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涼宮春日]五月病 上





  

  喜歡,據說是人類的本能。

  而被迫喜歡一個人,據說只要花上一點時間、不斷灌輸某個人『你喜歡他』的觀念,最後也會讓某個人真正愛上一個他沒有感覺的人。

  喜歡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倒是是自我暗示還是誠心誠意?這對閒著沒事幹的高中少女而言,或許是最適合拿來當談話內容的題材。

  但古泉不是少女。

  他已經僵化的笑容裡隱藏著幾分困惑,似乎正努力地在為自己找出一套最完美的解答──對於我的問題。

  「喂。」我隔著文藝社的長桌叫著吐泉,身為北高轉學生的少年甩著有點累贅的褐髮,刻意爽朗地仰起頭。

  「什麼事,阿虛。」

  「我只是問你,你有真正喜歡過一個人嗎,你需要糾結這麼久嗎?」

  「何謂真正的『真正』?一想到這點,我就不認為自己可以輕易地找到『真正』的答案了呢。」

  「問這個問題的我實在是有點蠢,……」我嘆了一口氣,很艱難地承認自己的失敗:「我也不是真的這麼想問,但有時候身為男人就不得不揹負一點使命,你也知道的,女孩子都這樣的嘛,把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當成是『好用的東西』,總之就是……」

  「你想說什麼呢?」

  我要是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就好了,我胡亂地抓著頭,古泉過於放大的笑容十分刺眼,真希望朝比奈學姐在現場治癒一下我的心靈,但很可惜的是老天爺的代言人春日小姐拖著我的女神與萬能的長門去百貨公司特賣會了,只留下我與全身像撒滿銀粉般閃爍的古泉大眼瞪小眼。

  「方便的話就請告訴我吧。」古泉又眨了眨眼輕聲道。

  偶爾,我也會很好奇,這個閃亮亮的轉學生,到底有沒有對人用過兇狠的語氣說話啊?

  「我就直接了當說了──」深呼一口氣後,我撇開臉,讓自己看起來沒這麼刻意地問道:「你,有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欸!」古泉看起來很驚訝,但他那半張的嘴裡吐出的輕呼,似乎不只包含了對我這個問題的訝異。

  彎成月型的眼笑咪咪地望向我,古泉用著完全看不出一絲愧疚的神情道:「突然這樣問我,我也是會困擾的呢。」

  他該不會誤以為我想向他告白什麼的吧?開什麼玩笑啊!

  「你是不是弄錯什麼了?」我抓住他的衣領高聲問。

  「不是阿虛你想知道的嗎?我喜歡的人之類的。」

  這小子既然非常明白我的問題,為啥就不肯老實回答呢?

  「阿虛,你真的想知道嗎?」

  並不想。我搖搖頭,因為真正想知道的不是我,而是用著半命令口氣、要求我來當說客的班上女同學。

  「我就勉為其難告訴你吧。」

  古泉絕對毫不勉強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喜歡這間學校、喜歡SOS團、喜歡你們每一個人唷。」

  「你這算什麼回答啊!」被他握住的手很熱,讓我感到煩躁。

  「那你要我說『我喜歡你』嗎?」

  過於虛偽的笑容、過於甜膩的音調,我若相信這種鬼話我就是三歲小孩!

  我很用力地拍開他的手,他露出受傷的神情,但那反正也是假的,頂多只能騙騙眼睛脫窗的班上女同學而已。

  「你喜歡的其實是春日吧?」我毫不避諱地衝著他道。

  「咦……」

  「是吧?」一定是的。不知哪來的信心,我就是這麼認定。

  「這是當然的,涼宮同學非常重要,我們能活在這個世界都多虧了她,再說她……」

  真想甩眼前這男人一巴掌,我真不懂班上那些腦袋燒壞的女同學們怎麼會暗戀這種貨色?古泉就只不過臉長得稍微好看一丁點而已,他骨子裡根本就是塞不下除了涼宮春日以外東西的笨蛋嘛!

  「古泉,如果春日不是神呢?」

  「不可能的。」古泉回答的非常直接迅速,從未見過的嚴肅的音調讓我嚇了一跳。

  「不可能的,如果沒有涼宮同學,我就不需要待在這裡了,更進一步來說,或許連這個時間都不可能存在。」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我到現在還不太敢相信春日就是造物主這件事,也許春日的確是有幾分『特殊能力』,但要稱一個高中少女為神,也太過了點吧?

  「這三年來的觀察,是讓我這麼確信的。」

  真想知道古泉的視界跟我看到的東西是不是完全不同?我也很認真地觀察過春日三分鐘,除了腦袋之外怎麼完全看不出她哪一點跟普通人有差別?

  「不過……」古泉又壓低音量道:「最不可思議的人,是你。」

  「嘎?」我摸著胸口,心臟還在跳動,顯示我很正常啊。

  「你是涼宮同學選擇的人,換個說法,你是涼宮同學所喜愛的人。」

  「啥──!」

  「大概,就是這樣吧。」古泉微側著頭,露出朝比奈學姐才會有的可愛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看起來有這麼一丁點的落默……

  「喂,所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啊。」

  「問題?我不是已經──」

  「我可以這樣告訴別人吧,你喜歡的人就是春──」

  「我們回來了!」用力地推開文藝社社辦殘破不堪的門的是拉著朝比奈學姐手心的涼宮春日。

  這小妮子還真是會挑時間,讓我有機會看到古泉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涼、涼宮同學,妳們辛苦了。」還會口吃的他,異常主動地衝去幫春日拎紙袋。

  「唷,辛苦你了,這可是下個月實玖留的扮裝物品,非常地貴重唷,千萬要藏好別給我摔壞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會摔壞啊?對春日命令從未抱持疑惑的古泉卻畢恭畢敬地小心捧著成山的紙袋放進置物櫃。就我看來,那年代久遠的破木櫃,遠比春日的敗家物有癱倒的危險。

  「喂春日,妳們怎麼又回到學校了?」

  春日心情看起來挺不錯的,只不過動動右眼眉毛兩下,就很興奮地回答了我的問題:「當然是要來開檢討會的啊!而且留你跟古泉兩個人在這裡,我可不想被人說是不負責任的團長。」

  到底是什麼樣的檢討會啊?而且春日從來沒有負過任何責任吧?

  春日拉著發出『咿呀』可愛尖叫的朝比奈學姐坐入長桌旁,而長門也默默地掏出不知藏在哪個異空間的文庫本跟著坐回自己習慣的角落。

  「阿虛你還在拖拖拉拉的幹什麼啊!」春日大辣辣地跳上桌子,毫不客氣地指著我的鼻子大罵。

  我真的不懂了,古泉到底是哪跟神經接錯了才會喜歡春日這種女人?

  難道古泉其實是M體質嗎?特別喜歡像春日這樣神經質、又暴力的女朋友?那他去找一隻老虎來交往不就好了?至少老虎還比較聽得懂人話呢。

  斜眼瞄了眼古泉,他正用呆滯的笑容定定的看著春日,而春日那雙還算是可愛的眼睛正直直地瞪著我──

  這就是三角關係?

  古泉喜歡春日、但春日卻不喜歡他。

  我沉重地坐到長桌的另一頭,古泉也跟著坐到我的旁邊,他看起來像是已經恢復了正常,嘴角也重新返回到最讓人作噁的角度。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察覺到自己喜歡春日。」我撐著下巴,望著不知從哪變出各家商店折扣示意圖的春日,邊輕聲地詢問著身旁的古泉。

  「這……」古泉坐得很端正,連笑容也是十分標準,「三年前,機關向我表示賦予我神秘力量的神……這世界上的神正是涼宮同學,是非常重要的少女……」

  「也只是告訴你她很重要而已吧。」我說。

  「是重要到足以顛覆世界、需要全力守護的少女。」

  如果這名少女剛好又是個美少女的話,確實能讓下半身發熱的笨蛋少年誤以為自己愛上了對方,但我不認為古泉是這麼容易衝動的人。

  「你不會告訴我你即使犧牲了自己也要保護她之類的屁話吧?」

  古泉笑了笑:「如果涼宮同學有了什麼萬一,這世界也將不存在,包括我。」

  這真是答非所問!我瞪了他一眼,又問:「喜歡神是什麼感覺?」如果春日真的是神的話。

  古泉嘴角微微抽搐:「該怎麼回答你呢?這真是叫人困擾呢。」

  「這很奇怪吧,那個撈什麼鬼的機關告訴你春日是神、要你去崇拜她,然後你就自覺得自己已經喜歡她了?」

  「涼宮同學很可愛啊。」

  又是似是而非的答案,讓我猜不透古泉真正的心意。

  「喂,那邊,不要講話!」不知自己被人深深敬仰的春日,挑著眉將用過的紙屑丟到我和古泉的面前。

  「妳當我們是垃圾筒啊!」我不太高興地道。

  「本團長正這麼努力地向你們講解此次百貨公司母親節的折扣優惠計算,你卻和古泉在那邊咬耳朵,到底是誰比較過份!」

  「實在是非常抱歉,我有個提議,等等就讓阿虛護送已經十分疲累的涼宮同學回家吧。」古泉率先舉起手道歉,還特地挪了個位置與坐遠離我,這就是為愛盲目的證據嗎?

  我真的不懂,既然他喜歡春日、那就像個男子漢去追求她,幹麼特地為我和春日製造機會?

  又或者,他真的只是把春日當成偶像一樣崇拜,可是他看著她的眼神,又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的勉強?

  春日似乎接受了古泉的提議,又再次開始她無聊透頂的演講。

  文藝社裡充滿了詭譎的氣氛,一個被當成神的少女,與她的三名信徒,以及被迫坐在這裡的我,正在進行一場單方面的感情交流。

  嚴格來講,我並不討厭春日、最近也開始覺得站在長桌前高談闊論的她有些可愛、飛揚的神彩能輕易勾動每一位少年的心,但是……

  真令人煩躁啊,我嘆了口氣。

  也許相處久了,再怎麼受不了的事也會變成習慣,比如說每天下午很自動地到SOS團報到、比如說接受春日被崇拜的事實、比如說,被春日喜歡、比如說,沒告訴她我也……

  坐在我身旁的轉學生卻忘了,愛是自私的。

  對古泉而言,他想成就的,到底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