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涼宮春日]五月病 中





  在最後一片櫻花從空氣中融化之後,老媽終於死心把我的大外套收進儲藏室裡,連帶的套頭內衣也都從衣櫃裡失去蹤影。

  單穿著襯衫,待在仍帶著些許寒意的水泥教室內坐了一上午,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上週在文藝社社辦跟古泉談的事還記憶猶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一進入五月,『思考』這件事就顯得有點煩人,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事比盯著窗外更重要的了。

  「昨晚做了什麼啦?」谷口一臉邪惡地攀在我桌子旁,樣子有多猥褻就有多猥褻。

  我懶洋洋地白了他一眼:「幹麼。」

  谷口不以為意地湊在我耳邊,神秘兮兮的樣子我馬上就知道他想要對我說什麼。這是屬於男人的話題,只有男人能夠理解。

  「我昨晚進了好貨。」他勾起嘴角:「制服的唷,還是偷拍!」

  「看得清楚嗎?」我隨口道,倒也不是真的對制服有太大興趣……好吧,是真的有那麼一點興趣。

  「安啦高畫質。」谷口以男人的氣勢用力拍著我的背,這力度,也顯示出他對他手中的影片有多大的信心。

  「喂,那東西呢?」我趴在桌上,背很痛,但更痛的是我的腦神經。

  谷口那傢伙廢話了這麼多,也沒有把最重要的東西交出來!前輩有云,擺明就是來炫耀的朋友不值得交往、手裡明明有帶子卻不拿出來分享的男人,就只能判他死刑。

  「嘿嘿,明天就借你。」谷口還算有義氣地補了一句。

  「這還差不多。」我點頭。

  谷口眨了眨眼,又換了個怪理怪氣的口氣道:「我說阿虛,其實你也不太需要這種東西了吧?」

  「不想借就滾。」

  「不不我是說那個啊──」他豎起小姆指在我面前晃啊晃的:「涼宮同學嘛。」

  「蛤?」

  谷口邪惡地笑了幾聲:「嘿嘿,你們不是在交往?」

  為什麼連谷口都會誤會春日跟我有什麼?

  「你怎麼會這麼認為?」

  「拜託,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涼宮同學她雖然來者不拒,但她從來沒跟同一個人交往超過七天耶!」

  谷口誇張地張開手臂:「而阿虛你是第一個。」

  「你誤會了。」這真是讓我意外的質疑,我跟春日只是同社團而已!更何況我是被迫的耶、我的人生都因為她被搞得亂七八糟了耶!

  我非常認真的反駁谷口,謠言要是讓春日聽到,我的未來就結束了。

  「兄弟,你不能偷跑唷。」

  「我就說你誤會了!」別說偷跑了,跟春日踏上同一條道路,就已經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失誤了。

  春日不說話的話確實是個美人,但她可是這世界的神呢!

  再怎麼喜歡有用,若不是是自己被神挑選上的話,沒有哪一個男人敢對神怎麼樣的──如果是古泉的話一定會這麼說。

  「你沒跟她在一起?」谷口還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就是這世界上最不可以侵犯的少女。

  我嘆了口氣搖頭:「我還沒這個勇氣。」

  「喔……該不會是……涼宮同學喜歡的是隔壁班的那個轉學生?」說到這谷口突然掏出了兩根玉米棒擺在我桌前,再一臉了然地又輕拍我的背:「我懂我懂,你別難過啊。」

  「…………」我該收下他的安慰嗎?

  谷口比我還自動剝開其中一根玉米棒,嘴裡充滿了食物還能繼續講話:「我就說嘛,阿虛你長得不怎麼樣、成績又不怎麼樣、運動也不怎麼樣,像涼宮同學那樣的女孩子怎麼可能看得上你,不過那個轉學生啊……你們社團的那個,真的是男人的公敵!阿虛,你跟他的感情應該也不好吧?」

  「……他有名字,古泉一樹。」我決定先從古泉的名字糾正起。

  「男人的名字不需要記啦。」谷口乎還想對我說些什麼,但字沒說半個就又急忙跳離我的座位。

  「你怎麼了──」

  「阿虛同學。」

  有點陌生的尖銳音調打斷我和谷口的談話。我伸長脖子,才看見從谷口身後走出來的女孩,是昨天要我去試探古泉的同班同學。

  「什麼事?」我不耐煩地道。為什麼連不熟的同班同學都『阿虛、阿虛』地叫我?

  「我剛剛聽到你們在討論古泉同學,你幫我問了嗎?關於古泉同學的事……」

  「喔……那個啊……妳要不要自己去問他?」

  這句話似乎惹得少女不是什麼高興,她生氣地瞪了我一眼,聲音也拉高了許多:「這樣的話不就會被他知道我的心意了嗎?」

  「妳不是本來就要跟他告白嗎?」

  女人真是太不可理諭了,這樣一想就又覺得春日可愛得多了。

  同班同學又搖搖頭,燙過的捲翹髮尾在空氣中晃動:「要是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那我當然就不可能這麼做了──」

  「就算他有喜歡的人那又怎麼樣!」

  「咦!」

  我這才意識當自己居然激動到高聲拍桌駁斥了。谷口站在我後頭輕拍著我的肩膀,我悵然地重新坐回椅子上,有點狼狽地撇開視線,但是我不想道歉,我一點都不覺得我說錯了什麼。

  「阿虛沒吃午餐血糖比較低啦哈哈哈。」谷口在幫我圓場。我頭一次這麼感謝他的多事。

  同班同學遲疑了一下,才又說:「算了,這事問阿虛同學真是個錯誤,我應該找涼宮同學的。」

  既然這樣的話,當初為什麼要千方百計地求我?而且都已經花了這麼多心思找人幫忙,為什麼不直接去問古泉就好了?

  「我怎麼了嗎?」神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打斷我的思考。

  我回過頭,正好與春日的清徹的眼神對上。

  「唔──」我倒吸一口氣。

  同班同學臉色一黯,拋下一句沒事就跑開了。

  春日的心情看起來還不錯,也沒對毛躁的同學感到不滿,一雙大眼眨啊眨的,透著興奮的光彩,青春與自信巧妙地結合在少女發育尚未完全的身體裡,看起來格外地吸引人。

  我連忙換了個話題,隨口道:「妳吃飽了?」

  春日頷首,沒理會我的胡扯,朝著教室後門道:「古泉來找你。」

  「找我?」我望向少女所指的方向,在人群中清楚地捕捉到熟悉的身影。

  古泉會主動出現在我們教室門口,這太不可思議了,比谷口誤會我跟春日是情侶還要不可思議。

  「我去去就回。」我對谷口說,即使那小子早早就躲到國木田身邊去了。

  

  離午休結束的時間所剩不多,走廊上穿梭著準備回教室的同學。

  我拖著略微疲乏的步伐,走出從上午第一節後就沒有離開過的坐位,鑽出前門繞到後門。

  古泉就像在等待面試一樣挺直著背站在走廊上,過往的人潮來回跨越過他身前,但他的目光卻堅定地停留在教室內側未曾轉移。

  

  不是在我的身上。

  

  我來到他身旁,順著少年的視線,看見了春日如盛開櫻瓣的身影。

  

  ◎

  

  五月了,五月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是數字從一數到五恰巧是一隻手能夠含蓋的範疇?還是在十進位的估算中佔據了分水嶺的位置?

  五月,剛開學不過一月,黃金假期也剛剛結束,氣候清爽宜人,不過冷卻也不過熱,藍得像塗抹了一層螢光的天空飄浮著幾縷白雲,陽光彷彿伴隨著遠處傳來的芬芳。

  古泉站在中庭的石桌前,樹蔭在打在他的身上形成斑點,隨著風閃爍不已。

  「找我幹麼?」我癱在石椅上仰著脖子對他說話。

  他搖搖頭,淺笑:「沒什麼太重要的事……」

  沒要事的話把我叫到這種地方來有什麼用意?難不成是要拜託我跟谷口借特殊影片?我盯著古泉的臉看,試圖找出半點害羞或窘迫的成份,現在想想,我才發現到這神秘的轉學生異常的清爽、油鹽不沾的感覺一點都不像是個正常的高中男生。

  我和他,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年,談論的話題除了非自然現象之外就是女神的觀察日記,如果不是知道他有喜歡的人,我真的會懷疑他是個……喜歡同性之類的人……

  「你喜歡制服還是調教系?」我只好換個問法。

  「嗯?」

  看他單純的反應就知道他完全沒有聯想到不健康的方向。

  我抓抓下巴,只好也用純良來反擊:「我是問你你喜歡春日哪一點。」

  「咦……呃……」古泉突然低下頭,略長的瀏海完全擋住他的視線:「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不要讓涼宮同學知道這件事,讓她產生困擾並非機關的願望。」

  「我現在是在問你。」管他神秘兮兮鬼鬼祟祟的機關在想什麼!我看著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天空咒罵著。

  「我?」

  我耳朵裡聽見古泉極度細微的苦笑:「我很羨慕涼宮同學呢,能這樣全心全意地喜愛一個人。」

  「誰──」誰這個音才剛說出口,我就意識當古泉指的是什麼了。

  「你也想要全心勸意地喜歡我嗎?」我開玩笑地道。

  沒料古泉卻發出了悶哼,等我再一次將視線從藍天白雲轉回他身上時,他已經撇開臉,細微地道:「如果可以的話那就太好了。」

  

  ──如果喜歡的是我,真的有比較好嗎?

  

  鍾聲很適時地在我找不到其他的話題時敲響,洪亮的金屬撞擊聲彷彿敲碎了古泉的猶豫,他很快地戴回他的面具,再次展露我看到快膩的笑容。

  「上課了,那我就先告遲了。」

  「喂!」情急之下我從石椅上跳起來,抓住了他的肩膀。

  這是一股衝動,我在還沒有想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之前就朝著他詫異地轉過來的臉大吼:「你找我就只是為了跟我說這個?」

  「我……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保守這個秘密。」

  古泉話說得有些遲疑。他總是這般拐彎抹角,拼了命想掩飾他的真正的意圖。

  我盯著他猶疑不定的眼神,一個念頭突然浮現在腦中,忍不住便脫口而出:「你拿我當藉口送春日回教室嗎?」

  古泉愣了一下,嘴半張著卻沒回話。

  「你是她的副團長,午休送她回教室需要有這麼多理由嗎?」

  「因為我不是你。」這是他的答案。

  這個答案卻讓我迷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