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網遊之近戰法師]湖光山色 下






  

  御天神鳴一個踉蹌,差點沒跌個大跤。

  「我只是想去那看看!」

  一如往常的不甘勢弱,這熟悉的逞強正是讓漂流對御天神鳴神鳴念念不忘的關鍵。

  「小心點。」漂流跟在御天神鳴身後。

  「別跟著我!」身後沉穩的腳步聲,御天神鳴不得不承認,在陌生的土地上這讓自己安心。

  「但那裡都是六十級的怪,我怕你出事。」

  「死了就算了。」御天神鳴賭氣道,又大步地跨了好幾十步,事到如今等級也不是最要緊的事了,更要緊的事是如何擺脫身後的那個男人。

  「你死了我也得把你爆的裝備揀起來。」

  御天神鳴跳了起來,轉身就是一句怒吼:「誰說我一定會爆的啊!」

  漂流笑了笑:「人品嘛,總是要防範未然。」

  「我人品會比你差?」

  「對。」

  還對!御天神鳴也不想找怪送死了,架起自己的弓就往漂流身上送出一箭。

  漂流貴為平行世界第一法師,裝備也不是普通的硬,硬生生地就接下這一箭,看著自己血條少大半,連忙在嘴裡塞了個麵包。

  「還好只是普通攻擊。」

  「等等就不是了。」御天神鳴陰森森地說。

  「我死了我會很困擾呢。」

  「就是要你困擾!」

  「嗯,我會困擾何時去找你、要怎樣找到你。」漂流意有所指。

  「找我幹麼?」御天神鳴頓了一下。

  「總不能只在遊戲中見面吧。」

  「我有說要跟你見面嗎?」漂流的邏輯怎樣越來越難理解了?御天神鳴愣愣地收回弓,正想塞進包包裡時又連忙掏出來。

  「不然怎麼抱你。」

  「蛤?」

  「你來我這吧……不,還是我去你那,你住哪邊?」

  「等等、等一下!」御天神鳴現在完全跟不上漂流說話的跳躍程度,他揮著弓道:「你是說……你要跟我在現實中見面?」

  「嗯。」

  「嗯你個王八蛋!」御天神鳴震怒了,換個說法是他徹底地被打敗了,他完全沒有想到漂流不只想在遊戲中騷擾他、連現實中也不放過。

  「你不願意?」

  「白癡!誰會願意!」

  「喜歡你確實不是明智的選擇,我承認我是個白癡。」

  「啊啊啊啊啊不要再把那兩個字說出口!」御天神鳴騰了一隻手摀住耳朵,面朝漂流還痛苦地不住往後退。

  但他就這麼退著退著,一個不小心卻引的另地圖周邊另一種高等級的怪!這怪比起樹妖還高了幾個等級,長得像豹子一樣,敏捷過人,正逗留在御天神鳴身後找空隙要巴下自己的爪子。

  「小心!」漂流最新注意到御煙身後的異變,一出手就是一個落衣紅蓮,火燄像煙花般砸在豹子頭上,豹子吃疼,注意力完全被漂流給引走。

  動物系的怪行動特別迅速,豹子弓起身,像彈簧一樣越過御天神鳴的頭頂,驚天動地地落在漂流與御天神鳴中間。

  「快走!」漂流連忙施展出冰影術,趁豹子還沒搞清楚要攻擊哪個對象時忙著催促御天神鳴離開。

  御天神鳴也是個反應快的牛人玩家,連忙找了個凸起的石塊爬上去,面有難色地把最強的弓對準豹子。

  「快走!別打了!」

  漂流用他最快的速度轉著圈,卻遠遠不及豹子的腳步,他創造出的一個影分身已經被消滅了,就只擋得住豹子兩掌,不愧是將近六十級的NPC,就算漂流再牛,一個法師也不可能單吃超過自己二十級的怪。

  「可是你……」御天神鳴又連發數箭,等級差讓他的武器也只能傷到豹子的皮毛。

  「別管我,你就往東走……就太陽的方向!一直走就能回到普通的練級區了!」漂流抽空指向東方,三個漂流擺出一模一樣的動作,讓御天神鳴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心酸。

  「再等等!」御天神鳴咬牙一口氣道,正好狙擊技能冷卻,讓他能在豹子拍掉漂流的第二個分身前吸引豹子的注意。

  「我撐不住!」漂流冒著冷汗,剛剛被御天神鳴吸引走的豹子又被他的火球吸引回來了。

  「撐不住也得撐!」

  「快走!」隨著漂流厲聲一響,他用冰影術做出來的分身又少了一個。

  這一下讓御天神鳴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了,如果漂流一開始沒理會自己,御天神鳴一定會二話不說的轉身逃跑,讓行動較慢的漂流獨力承受這一切,但漂流卻出手救了自己……

  「你……」你這個字吐出口,御天神鳴反而不知道該怎樣接下去了,他掙扎了兩秒,終於又問了個蠢到不行的問題:「你幹麼救我!」

  漂流淒然而笑:「你先走,這事晚點再說。」

  情況越來越不明朗了,漂流咬著蘋果,已經有了失去平行世界第一法師稱號的覺悟。

  豹子的爪子抓破漂流真身的法師袍,幸好他裝備也過硬,在最後一刻靠著抗拒烈焰僥倖地逃過一劫。

  豹子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嘯,光氣勢就讓御天神鳴的弓差點沒拿穩。

  要見血了,御天神鳴有這樣的感覺。如果現在再不走,那等漂流被就地正法後,下一個完蛋的就是自己了。可是……御天神鳴痛苦地站穩在石塊上,他的腳在發抖,怎麼動也動不了,他不是害怕區區一隻NPC,他怕的是,他沒辦法親眼看見漂流死在自己面前,而且還是為了救自己而死。

  「不過就一級而已。」漂流看出御天神鳴的猶豫,在百忙之中勸退御天神鳴。

  漂流的血已經快見底了,只要再被爪子觸碰一下,很快就可以從五小強名次說再見了,但他卻感覺到一絲興奮,能把平行世界第一次死亡獻給那個老是生氣蓬勃的小屁孩,他心裡滿滿裝的卻是無法形容的滿足。

  漂流閉上眼,等著迎接白光。

  卻聽見御天神鳴細微地道:「……一起死。」

  光這一句話漂流就覺得足夠了,笑道:「快走!」

  「一起死!」

  御天神鳴終於放棄思考,憑著直覺跳到漂流面前,用對男人而言過的的雙眼瞪著咧著大嘴的豹子。

  「蠢貓,你咬我啊!」

  「小天……」

  「我就不信我們聯手磨不死一隻病貓!」

  看著御天神鳴瘦小的身影,漂流也沒什麼反應,只是塞了一個麵包在嘴裡,咬兩口後又塞了一個。

  「我不會讓你有事的。」這是漂流的回答。

  御天神鳴以沒空理他,普通攻擊像雨一樣精準地打在豹子鼻頭上,這比側邊的攻擊有用太多了,豹子再一次受到威脅,退了兩步再次弓起背,貌似要再一次從空中跳躍。

  「趁現在!」漂流突然拉住御天神鳴,往後滾了兩圈,正好滾到御天神鳴方才站立的石塊前。

  漂流用自己的背與石塊相撞,把御天神鳴護在懷裡,他所剩不多的血量又被磨掉了一點。

  還沒等御天神鳴開口詢問,漂流就半坐起身,在面前架了一道火牆,然後連忙拉著御天神鳴衝到石塊背後。

  「跑。」

  「跑?」

  漂流拉住御天神鳴的手,用他畢身的力氣往方才的樹怪區猛衝,但平行世界的移動速度有一定公式,漂流不管人品再怎麼爆發都沒辦法擺脫身後的豹子,更何況他還必須邊跑邊丟火牆,要施放這火牆就得停下腳步,一停下腳步又會錯過拉開的距離。

  「你在幹麼啊!」御天神鳴面色鐵青地奔在漂流身旁,他的敏捷高出許多,有較多的餘力可以放暗箭,但他知道這樣下去只是兩敗俱傷,根本討好不到什麼。

  「看著。」

  「白癡這樣下去根本沒有勝算!」

  漂流不理會御天神鳴,仍就跟著豹子磨蹭,他現在魔力已經告鑿,嘴巴裡塞的卻是麵包,把御天神鳴擋在身後,靠著自己一丁點的血在吊豹子胃口。

  被一個法師保護的感覺讓御天神鳴心裡十分複雜,雖然都是皮薄一族,可是弓箭手的防禦力不可能比法師還低。

  「快到了。」漂流突然道。

  到是到哪了御天神鳴並不清楚,他可是連在城市中央都會迷路的孩子。

  只見漂流突然不管身後的豹子,扣著御天神鳴的手拔足狂奔,目的地卻是他們剛剛在打的樹怪。

  「啊啊啊啊啊啊啊──」御天神鳴發出淒厲的慘叫看著自己的腦袋被撞往樹怪的枝幹,他想自己雖然沒死在豹子的利齒下,現在卻要掛在樹怪的枯枝下了。

  沒想到這樹怪見了漂流御天神鳴二人組卻沒有反應,反而避開他們向前跨了一步,擋在豹子行進的路上。

  就這樣,漂流終於安全地把御天神鳴拖回方才他站立的石塊上,輕喘了一口氣:「好了。」

  「好了?」御天神鳴一愣,方才正努力追殺自己的豹子現在卻跟樹怪打了起來,豹子的等級比樹怪高、敏捷更高,但樹怪怪多勢眾,就這樣一邊一隻把豹子團團圍住,輪流揮舞著枝葉。

  「這是在鞭、鞭……鞭屍嗎?」豹子赫然倒地,成了一團花皮倒在樹怪中間。

  御天神鳴玩平行世界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怪物自相殘殺的景像。

  「這裡的怪物有地盤,越界的話他們會自行解決。」漂流向御天神鳴解釋。

  「你一開始就知道了?」

  漂流笑而不答。

  「你明明就知道還裝什麼大仙!」御天神鳴氣炸了,他剛剛居然有一瞬間覺得漂流為自己擋住攻勢的身影很帥……他的腦袋現在肯定爛掉了!但腦袋爛掉聽起來很挺慘的……

  「我剛剛確實是沒有想逃,我已經做好覺悟了。」漂流淡淡地道:「但你卻留下來了,我不能讓你在我面前送死。」

  「……你不要誤會唷。」

  「誤會什麼?」

  「我不是為了你留下來的唷!我是基於道義、而且你還要帶我回家嘛!呃、算了你告訴我方向我會自己離開的不用麻煩你了!」

  「我沒有誤會。」漂流揚起嘴角,閃亮亮的眼睛讓御天神鳴看得刺眼。

  漂流肯定誤會了,御天神鳴想,他要被他生平最討厭的人誤以為他願意與他同生共死了。

  他又想,漂流會為了等級龜在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苦練,卻更可以為了自己而白白送掉一級,或許漂流口裡說的『喜歡』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真心的。

  御天神鳴琢磨著,把包包裡的東西掏出來又放回去,就這樣搞了兩輪後終於認命地開口:「那個……我就算腦子爛掉了也不會喜歡你唷!但剛剛……謝謝你啦!」

  「喔。」

  「就這樣?」漂流的冷淡反應讓御天神鳴吃了一驚,心裡免不了一陣失落。

  「以後有的是機會。」

  「誰跟你以後!」

  「你還會繼續玩平行世界吧?」

  「那當然。」御天神鳴不太明白漂流問這什麼鬼問題。

  「你還是學生?」

  「……幹麼,身家調查啊。」

  「問問而已。」

  看著漂流若有所思的表情,御天神鳴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冷顫,突然靈光一閃,他把東西胡亂地塞回包包,跳了起來拎起漂流的領子:「我警告你,我是不會跟你私下見面的唷!」

  「緣份這種事總是不太能強求。」

  「王八漂流你就是在強求!」

  「其實我更喜歡你叫我的名字多點。」漂流笑笑地撥開了御天神鳴的手,又道:「但這事晚點再說吧。」

  「…………」

  「別哭。」

  「誰哭了啊!」御天神鳴是在心裡哀號,但他現在連自己的思緒都快控制不住了,全被漂流掌握在手中。

  「我帶你回家吧,要走一段路,時間夠嗎?」

  「你當我是迷路找媽媽的小孩嗎?」御天神鳴感受到頭髮又被人溫柔地揉搓著,但他已經失去揮開漂流的力氣了。

  「那你的左右手呢?」御天神鳴突然想到一整天都沒有出現的兩隻跟屁蟲。

  「他們自己知道怎樣出去。」

  「好吧,就此一次。」

  御天神鳴拍拍膝蓋再伸個懶腰,心想自己早該這麼做的:「我僱用你帶我回雲端城!」

  「你要出多少!」

  「……就、十個金幣。」

  漂流從袋子裡掏出一張捲軸,吸引了御天神鳴的目光。

  「你有傳送捲軸!」

  「嗯。」

  「給我!」

  有這麼實用的東西為什麼自己要花這麼多時間跟漂流打交道?這對御天神鳴而言這肯定是人生最大的屈辱!

  「這可不值十個金幣。」

  御天神鳴摸了摸口袋咬牙道:「一百個!」

  「我不需要你的錢。」

  漂流順手就撕開傳送捲軸,弄出一個也不知道通往哪的魔法陣。

  哪都好,總比待在漂流身邊好,御天神鳴毫不猶豫地就鑽進光圈裡,還順帶詛咒著漂流會被擋在傳送門之外。

  穿過白光,眼前終於又出現了熟悉的景象,是小雷酒館的大門,而門裡隱約還可以看見韓家公子坐在角落喝酒。

  御天神鳴跪了下來,他重新回到人世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低頭親吻熟悉的土地,耳邊傳來路人當他是白癡的喧鬧聲,這些嘲笑現在聽在御天神鳴耳裡,都像天籟一樣倍感溫馨。

  「小天,你什麼時候要付款。」

  御天神鳴從地上跳起,以最快的速度竄進小雷酒館裡。

  「我會寄到你信箱!」一百金就一百金,雖然是個天價但御天神鳴還是付得起。

  「我說了,不要你的錢。」漂流也踏進了酒館玄關。

  「那你要……」

  好友訊息莫名其妙地跳了出來,御天神鳴習慣性地打開來看,卻聽見漂流用好友頻道道:「當面給我吧。」

  「啊啊啊啊啊你怎麼會有我的好友!」

  「你不願意當我好友?」漂流依舊送出訊息。

  「刪掉、給我刪掉!我要黑你!」

  「不願意的話就是不想跟我只當朋友囉。」這句話,漂流是親口說出來的,就當著小雷酒館所有的顧客的面。

  「我、你、王八──」

  突然一個酒瓶被人甩在桌上,發出劇烈的撞擊聲:「吵死了!」

  御天神鳴循著方向一望,原本漲紅的臉立刻刷成白漆。

  「韓、韓、韓家公子……」

  「要打情罵俏可以去約會勝地嘛?在這裡吵,酒誰還喝得下去!」

  「誰在打情罵俏了啊!」

  韓家公子瞪了御天神鳴一眼,那眼神,就是鄙視的鄙視再鄙視。

  「戀愛會讓人變笨果然是真的,更何況你本來就已經夠笨了。」

  「我跟漂流才不是這種關係!」這句話一說出口御天神鳴就已經自覺到不對:「啊啊啊啊我幹麼要把他的名字跟我連在一起啊!」

  漂流笑笑地退了一步,又丟了一個訊息給御天神鳴:「帳就先欠著。」

  「咦?」御天神鳴的眼角補捉到漂流轉身離開的背影,連忙用好友頻道回了訊:「你就走了?」

  「你想我留下來嗎。」

  「不想。」御天神鳴開口道,才發現漂流已經不在身邊了,只好在次送出訊息:「你滾、滾得越遠越好。」

  「我會再來的。」漂流回道,還加了個笑臉。

  真想殺人,御天長長地嘆了口氣,關掉訊息頹著背一屁股坐在韓家公子的桌子旁。

  「喝酒。」御天說。

  「自己點。」韓家公子沒太理他。

  「我剛欠了一屁股債。」御天翻開錢袋,一百金幣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他可不想欠漂流一毛人情。

  韓家公子將酒杯一飲而盡:「欠一屁股就用屁股還。」

  「啊──」

  「閉嘴不准尖叫。」

  「我跟漂流、跟那人渣沒有怎樣!」

  「我沒說什麼。」韓家公子掏了掏耳,又倒了一杯酒。

  「…………」御天神鳴生自己的悶氣,他知道就算吃了仙丹他也不可能在嘴皮上跟韓家公子討到便宜。

  這一切都是漂流的錯,他恨恨地詛咒著漂流最好走路會踩到香蕉皮、打怪會被怪輪,可是更叫人生氣的是,漂流把自己送回家後,就這麼瀟灑得離開了,好像方才在那湖邊的甜言蜜語的是假的一樣。

  「我可沒想念什麼唷。」

  「啥?」

  「喝酒啦!小雷,把最貴的都送上來!」御天拍桌,發狠叫了兩瓶兩百金的酒,一罐給自己、一罐就給韓家公子,當是封口費。

  兩百金的酒跟兩金的酒到底有什麼差別,御天神鳴並不知道,只是當酒精從喉嚨裡灌入胃袋後,可以稍微讓他有點藉口去懷念──

  在那湖光山色之中,他曾經見過平行世界第一法師,最卑鄙無恥的笑容。

  



       完

  

 

 


--
終於寫完了
雖然這結局很不結局,後頭還有很多可以發展
比如說漂流向御天討債、現實生活中見面等等
可是再寫下去真的就太長了,我已經不是很願意寫超過1萬字的同人(雖然這篇已經超過了XD)
而且最主要的是漂流最近都沒戲份,我怕我寫多了會跟原作的設定出現矛盾

總之暫時就先這樣
最近忙著看動畫其實也沒啥時間寫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