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車站




風從窗戶縫隙吹進來的時候,阿爾正準備把行李塞在棚架上。
他單膝跪在椅子上,那是綠色絨布套成的車椅,頗硬,而且因為年代久遠使用者眾多,已經有了異樣的味道。

阿爾覺得自己的身份應該要坐上飛機,卻被迫搭成了跨越國境的鐵道。

「這是為了避免讓飛機因為你掉下來啊。」送走他的男人,在幫他買票時這麼說。

阿爾單純地覺得,這只是因為男人太過窮困,出不起機票錢的原故。

阿爾已經懶得去嘲笑男人,男人圍著泛白的圍巾,穿著同色系的長大衣,這麼多年來,阿爾從未看過男人改變他的造型。

火車花了一點時間才啟動,但在那之前,阿爾一直都沒有看過窗外。

他皺著眉努力想去習慣火車的搖晃。
想像自己是前往霍格華滋的學生,如果是亞瑟的話,應該就會說出這種話。
只是比起要跨越四分之三月台才能前往的魔法學院,阿爾更加相信要穿越航空大廈才能進入地球的外星生物。

外星人至少擁有科技、科技比魔法更值得信賴,阿爾是這麼思考的。

但是不管是魔法還是高科技,在那個男人的面前,都只是雪茄上的煙灰吧?
輕輕一彈就掉了。
就跟自己一樣,隨隨便便就被他捨棄了。

「HERO總是寂寞的。」阿爾撐著下巴自言自語,替自己孤單了旅程找了藉口。
他得慶幸他的身邊沒有其他旅客,才不至於被人發現他鏡片底下已發紅的雙眼。

那是充滿怨懟的眼睛,彷彿就是想要將某個人撕裂一樣。

因為阿爾正在想著那個男人。
輕易地將自己推上火車、再輕易地笑著揮手說再見的男人。


阿爾花了很多功夫,才到達男人的國度。
男人住的土地非常廣大,擁有其他地方見不著的景色。
卻不是一個歡迎阿爾的國家。

那個國家很冷。
阿爾穿著厚重的皮外套加上手套,仍情不自禁地想要躲進男人的長袍裡。

他卻逞強地在見到男人對著雪花露出的笑容時,不太高興地說了一句:「冬將軍也沒想像中了不起嘛。」

「因為你的體脂肪比海豹還厚呀。」男人這麼回敬他。

阿爾不覺得男人惡毒,但也不覺得他可愛。


他在男人的國家渡過冬天最嚴寒的那一天。
男人家的火爐燒了三天三夜,灰白的餘燼就像是男人細軟的頭髮。

阿爾喜歡將那淡黃色的髮絲捲在手裡,再拔下來丟到爐灶裡。
在火光炸裂的那一刻,可以幫住他記下與男人相處的一夜。

即便是高緯度的國家,夜晚能夠長的跟母親的嘮叨一樣,定義上的『第二天』,還是會在阿爾抗拒的情況下降臨。

與男人一同在火爐旁坐了整夜後,在天色也像染了煙灰似稍稍帶來點光明時,阿爾推開男人家的門,無垠的白雪早早就覆蓋了大地。

那是極為美麗的景色,阿爾卻穿起靴子刻意將雪地踏成灰泥。

「這才是你的本性。」他指著混了土地而混濁的泥水。

男人似乎非常地愉悅:「是呀,硬是將泥水倒在人家臉上,則是你的本性了耶。」


阿爾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於法勝過男人。

身為HERO,他討厭這種『贏不了』的感覺。
男人卻越來越不重視他這個HERO,甚至已經忘記了阿爾曾經是他的死對頭。

阿爾開始感到煩躁。
男人總是否決他的一切、卻又不肯真正地露出獠牙撕毀自己。

有一陣子阿爾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他覺得不管男人從哪個方向突擊自己,都有成功退敵的可能性。

結果男人只是神秘兮兮地笑著,成了被拔去爪子的野獸,只會用像嘲笑一樣的口吻在全世界的會議之中對阿爾說:「你是不是很想被我打呀?」

阿爾這輩子沒有這麼討厭男人過。
比起過去跋扈囂張的男人,阿爾更加討厭現在只會嘻皮笑臉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不配成為HERO的敵人。

這樣的男人,眼中也不會有HERO……


男人是個神經病,阿爾打算把這句話寫在墓誌銘裡。
於是他主動踏入男人的領域,大張旗鼓地想要男人的注意。
他寫了信要求要拜訪男人的國度。
阿爾以為這樣就能夠逼迫男人準備各式各樣的陷阱來對付自己。
沒想到真正與男人相處了一天一日後,他們卻連伏特加的瓶拴都沒摸到。

男人還是無視自己。

阿爾真的覺得很失落。
他卻又嘴硬地不承認自己的空虛。


這一切都是男人的錯。
不甘不韻地離開男人住家,一直到進入車站前,阿爾還是沒辦法停下來詛咒男人。

不──阿爾是從不使用『詛咒』這個詞的實務者。
是HERO的話,就必須要靠自己的拳頭取得勝利。
阿爾相信自己總有一天,可以在男人臉上看見太過囂張而得到的報應。

而阿爾總是會忘記,自己才是最囂張的那個人。

所以在火車入站之前、在月台上的候車椅,阿爾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被男人壓倒。

「你想要我這麼做吧。」在冰冷得宛如從冰窖裡拿出來的唇離開阿爾的人中時,阿爾聽進了男人這麼說。

只留下這個不能稱之為吻的吻,男人就此拋下了阿爾。

把阿爾留在異國的車站裡,聽著全世界最困難的語言廣播,等著載離自己的交通工具。
男人頭也不回地走了。
連一絲的依依不捨都沒有表露。

臉頰上微妙的濕潤感,也在寒風之中瞬間乾燥。
阿爾很訝異自己居然沒有生氣。

他坐上要花上數十小時才會到達目的地的火車,忍受著屁股傳來的不適,卻只感覺到一丁點的焦慮。


阿爾摸了自己的唇。
他知道男人是刻意閃過他指尖觸及的部位。

阿爾相信,男人已經擁有遠比高科技跟黑魔法更強大的力量。
而這股力量,禁錮了阿爾,
讓他察覺到了身而為人的寂寞。

以及不能自由親吻男人與被親吻的自由。


「因為我是HERO嘛。」

阿爾第一次望向窗外。
灌進來的風吹亂了他的髮,也走吹乾了他想掉淚的欲望。










--
最近看到好東西,冷戰回萌中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