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Tiger & Bunny]To be continued? 02




  水聲啪答啪答地響著。

  只有拿著棒子在水面上拍打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密閉的浴室被充斥著轟隆隆的回音,掩蓋了巴納比咬住虎徹乳首時、虎徹情不自禁的呻吟。

  「Ba、Bunny……」虎徹扯著巴納比的髮,巴納比整張臉都已埋在虎徹胸口,舔得虎徹全身發癢。

  「夠了。」虎徹粗暴地扯開巴納比,仰望著比自己年輕數歲的大男孩,露出潔白的牙齒:「換個位置吧。」

  巴納比是個有理智的人,即使欲望中途被打斷,仍能維持著少許的紳士態度。他給虎徹騰了些位置,兩人在浴缸裡膝蓋蹭著膝蓋,大腿剛好能頂住已昂揚的分身,除了伸直手臂拉拉對方的小手,兩人沒法做出更大的動作。

  「你到底想幹麼?」動彈不得的狀態下,巴納比顯得越來越困惑。

  「你躺著吧。」虎徹指揮著巴納比。

  「蛤?」

  「唔……不成不成,還是站著吧。」說完後虎徹就一股作先地跳了起來,順帶把巴納比也拉起。

  虎徹在巴納比的臉頰上落下輕吻,接著飛快地彎低腰,攀在在浴缸缸沿邊。

  巴納比的視線被虎徹高高翹起的臀部佔據,他下意勢的倒退,腳踝撞到了白磁才想起自己已無路可退。

  「Bunny?」虎徹彎過脖子,皺著眉逞強地笑了笑:「喂喂,是不是嫌我屁股老呀?」

  「…………」

  啪地一聲脆響,虎徹打了自己的臀部脂肪,也打醒了巴納比的衝動。

  「快點。」

  虎徹邀請著巴納比,巴納比連嚥下口水的時間都沒有,便已衝到了虎徹身後,用已成熟的分身頂著男人唯一的洞口。

  水聲啪答啪答地響著。

  大腿與大腿的撞擊也是啪答啪答地響。

  巴納比順手挖了他擺在洗手抬上的乳液,不要錢地倒在虎徹的後腰上。乳液順著大腿流下,滴落水中化成一圈又一圈地白暈,淡淡的人工香氣透著幾絲異樣的淫糜。

  巴納比半生不熟地按摩著虎徹的雙臀,他心裡很急,急的不是時間即將要到的雜誌採訪,而是更深入的、更本能的某種需求。

  虎徹似乎看透了他的那份青澀,裝作不以為意地道:「沒關係,直接進來。」

  「…………」巴納比保持著沉默,卻更加賣力地柔軟虎徹的洞口。

  這樣的事他們不是第一次做。巴納比已經快要不記得他們第一次時……不,不是不記得,只是那段回憶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幾乎要讓巴納比誤以為那是幻覺了。

  「Bunny?」

  「喔。」巴納比簡單地應著,才又重新拉回了注意力。

  乳液在虎徹古銅色的肌膚上已半乾,留下某種觸目的白色調痕。

  巴納比的呼吸一緊,終於是抵檔不住慾火,掏出分身,擠進虎徹的穴口。

  「嗤──」虎徹發出像老鼠一樣的叫聲,背脊彎成了漂亮的圓弧,顯現他有多麼地不習慣。

  這種事,他們真的做得不多,除了美好回憶裡的那一次,這次……算是第二次。

  巴納比緩慢地吐著氣、僅存的腦細胞正在思考著他們為什麼會進行到這一步。

  昨天夜裡,虎徹跟巴納比受邀出席了某家媒體的酒會,被灌了些酒水,喝得過頭的虎徹靠在某個胸部大人又甜美的女人身上笑得茫然。於是不知怎麼了,巴納比撿了那樣的虎徹回到自己的住處。

  虎徹並沒有拒絕,一沾到巴納比的床,立刻就像個主人般大剌剌地賴在上方。

  居高臨下看著虎徹,那是種奇妙的感覺……虎處半醉的雙瞳像沾了醋,帶著厚重的水氣。

  「明明就是個不檢點的大叔」巴納比總是這麼想著,厭煩與不知所措的複雜情緒困擾著他,直到虎徹拉了他的衣角,傻乎乎地笑著要討杯水,才將他從某種自我厭惡中抽離。

  而後他們究竟是怎麼開始接吻的?

  巴納比也已經記憶模糊了,他也喝了些酒,但比起那些酒精飲料,虎徹的一舉一動更是深深地叫他失神……

  昨晚,或許是自己主動的吧?

  此時的巴納比,靠在虎徹的腰上,順著虎徹主動地提出邀約而行動。

  這是第二次,將分身放入對方的身體裡,那真是種超越……超越打倒傑克的快感。不、這是不一樣的,巴納比吸了口氣打消了自己被快感攪混的價值觀,與傑克對戰的那場比賽,虎徹拖著幾乎要散架的身體來見了自己,那份迫切地想要給予夥伴的幫助、以及信賴,才是真正能夠憾動巴納比的感動。

  他一邊溫柔地搔著虎徹的背脊,一邊又粗魯地撞擊著虎徹的後庭。

  雖然經過潤滑,不是用來幹那種事的後穴仍緊實地像被海棉嚴密包裹著,巴納比每動一下,就能激起虎徹更進一步的呻吟。

  從傑克、或者是更早之前,在知道虎徹對身為夥伴的自己其實十分放任後,巴納比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這個莽撞的大叔,但是現在……

  「唔……啊……」

  他明明聽見虎徹叫得這般慘烈,卻仍然不肯放慢插入的步調。

  不只如此,他還騰出手握住虎徹早已泌出透明液體的分身,不願讓虎徹早他一步從逐漸發麻的快感中解放。

  虎徹全身都崩得如上弦的弓,努力承受著巴納比對他而言太過年輕的肉體,「哈啊、Ba……Bunny,你、你……」虎徹語不成調,下巴靠在浴缸邊緣,差一點咬到舌頭。

  「別說話。」巴納比的左手滑進虎徹嘴裡,指尖被咬得幾乎要滲出血絲,但巴納比明白,這還不及虎徹的尊嚴被強壓來得萬分之一痛。

  他雖然不明白虎徹為何要這般不顧顏面、甚至像是把男人不可能曝露的私處高高抬起,卻也無法拒絕來自於虎徹的誘惑,不論這個邀請的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至少,現在巴納比相信,虎徹是信任自己、或者是憐愛著自己,才願意把背後留給自己,任由自己進行無法回頭的攻擊。

  「虎、虎徹先生……」巴納比低喃著虎徹的名字,分身在虎徹的體內來回鑽動,抽起、再進入,細嫩的肌膚與火熱的肌膚相互磨擦著,就像用針挑著毛細孔上的鹽般讓人全身都處於緊繃狀態。

  虎徹晃動著自己的腰,迎合著巴納比的動作來回擺盪,他們一點一點地在尋找更契合的相連方式,即使這次不行,他們還想像著,要有下一次。

  浴缸裡的水增加了巴納比前進的阻力,這並防礙巴納比的努力,他的分身找到了虎徹體內深處的凸起,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卻下意識地用前端撞擊該處。

  虎徹悶哼,瞬間把巴納比的指頭咬出了齒痕。

  巴納比吃痛,痛楚卻牽連出快感,快感像是嗎啡迷惑了他所有的神經,神經被麻閉到只剩下那一處還有知覺,而那卻是人類所能達到的最為強烈的知覺。

  接著巴納比只感覺到握著虎徹前端的掌心一熱,屬於男人的體液噴濺了他滿手,他微愣,一個閃神,一不小心也在虎徹的體內留下滾燙的濁液。

  「呼哈、哈……」虎徹趴在浴缸上大口喘著氣,巴納比退出了自己的分身,征征地望著虎徹的穴口流出屬於自己的象徵。

  「……對不起。」不經意地,巴納比道了歉。

  虎徹逞強地爬起身,雙手撐著腰,對著還半跪在浴缸中的巴納比哈哈大笑:「哈哈,Bunny醬,我不會懷孕啦。」

  「我不是這個意思!」巴納比臉色一紅,氣急敗壞地也跟著跳出浴缸。

  虎徹兩腿間的痕跡讓他羞愧地想要立刻奪門而出,他的心怦怦怦地跳,跳得比剛剛都響,閃爍的目光一下子掃過虎徹胸口前的兩粒紅圈、一下子又瞄到虎徹微軟的分身,竟比做愛前還要更不知所措。

  「喂Bunny。」

  「又怎麼了嗎?我想我們已經遲到了。」巴納比轉移了話題,但話才剛說完他就後悔自己用了這麼不負責任的語調。

  虎徹並沒有生氣,聳了聳肩:「你霸著蓮蓬頭呢,嘿,還是你想要跟我一起洗?」

  巴納比忘記自己怎麼衝出浴室的,反正定是時分狼狽,因為隨後他就聽見虎徹在裡頭得意的笑聲。

  巴納比嘆了口氣,瞄到巨大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後,原先還泛著紅潮的雙頰瞬間刷白。

  接著,擺在一旁的通訊器巧合地高聲響起。巴納比僵硬地望向通訊器,嗶嗶聲響了又響,響了又響,直到虎徹頂著毛巾吹著口哨走出浴室為止,他才按下那該死的通話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