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學弟的 01




中午的時候笠松在走廊看見黃瀨。

雖然午休時間整個校園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笠松還是能在第一時間從人群中發現高個兒的學弟。誰叫
黃瀨一頭金髮這麼顯眼呢。

笠松不準備向黃瀨打招呼,他緩了步伐,正準備找個自然的角度轉身離去,黃瀨便先一步追上他。

「嗨。」

黃瀨手裡拿著一枝冰,半融的冰棒流濕了他的手,笑得很燦爛。

「哪來的冰?」笠松略嫌惡地瞪著黃瀨正試圖搭上自己肩膀的手。

黏答答的。觸碰到自己肌膚的感覺不怎麼好。笠松想。

「要不要一口?」黃瀨沒理會笠松皺起來的表情,笑咪咪地將冰棒抵住笠松的唇:「別人送我的。」

是女人吧。不知為何笠松直覺地這麼想。

「還滿好吃的呀。」黃瀨無辜的聲音隨著氣息吹進笠松的耳朵。

笠松覺得有點熱。分不清楚是耳廓在熱還是臉在熱。

他想起了不久前班上女同學對自己說的話。

那句話笠松本來聽過就忘了,現在卻如螞蟻一樣悄悄地鑽出來搔著笠松的心。

「我有個同學。」笠松開口,前一句話講得很緩慢。

「說我們看起來就像一對。」後一句話卻含混不清。

「喔。」黃瀨喔了一聲,收回冰棒舔了一口。笠松沒法確定他聽清了幾分。

笠松略鬆了口氣,黃瀨又道:「女孩子真有趣。」

「有趣?」笠松覺得不可思議。

「對呀,真有趣,為什麼她們總是能察覺到──」

黃瀨又不吭聲了。

所以到底察覺到什麼?笠松有點好奇,又有點驚於自己的好奇。

於是他問:「你不覺得很……很奇怪嗎?」

「怎麼奇怪?」

「跟男人傳、傳在一起不奇怪嗎?」

「喔。」

又是喔。這個字真好用,笠松想。

還沒想清楚,黃瀨已經先笑開道:「因為是跟學長嘛。」

「你以前跟別的男生傳過?」笠松有點詫異自己會脫口而出。這時候不是應該要感到羞赧學弟這麼厚愛
自己嗎?

黃瀨又咬了一口冰,然後等冰在嘴裡融化,才揚起嘴角。

「沒有呀。」

這三個字異常的清亮。就像黃瀨亮晶晶的唇瓣,直逼得笠松迴避了視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