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黑子]學弟的 05




結果最後還是沒有吃到冰淇淋。

笠松對此並不以為意,但是黃瀨好像感到很抱歉,頻頻向笠松道歉。

「你跟那個女孩、我是說你們以前的經理……」

「小桃嗎?」

「嗯對。」

「嘿嘿,小桃很可愛吧,難道學長對小桃有興趣嗎?」

「沒有沒有我沒有!」

「學長真可愛,耳朵都紅了。」

笠松給了黃瀨一個拐子,情不自禁地摀住自己的耳朵。

黃瀨在旁邊笑得很燦爛。

笠松低著頭,聽著黃瀨的笑聲沒完沒了。他終於忍不住踩了下黃瀨的布鞋道:「居然敢取笑學長!」

黃瀨慘叫一聲,單腳跳起,差點失去重心。

笠松順手拉了他一把,才發現黃瀨的手都是汗。

雖然天氣很熱,但也不至於雙手這麼濕黏。

黃瀨是在緊張嗎?

不知為何,笠松想起了青峰瞅著黃瀨的表情。那個時候的黃瀨正熱絡地跟桃井聊天,完全沒有一絲回頭的打算。

明明過去也是隊友的,難道黃瀨跟青峰的感情不好嗎?笠松八卦地猜想。

奇蹟世代太過強大,是強悍到即使不依靠隊友也能輕鬆獲勝的程度,在這樣競爭激烈的球隊裡要是跟隊友處不來的話……笠松有點無法想像若是黃瀨不傳球給自己的話會怎麼樣,那樣的話原本會贏的比賽最後也會輸掉吧?可是那個青峰、那個看似凜然的高一學生,似乎就不是一個會願意隨便將球傳給黃瀨的人。

「你會高興我傳球給你吧?」

黃瀨愣了下。笠松也覺得尷尬,有點氣惱自己居然一不小心就把心裡想的事說出口了。

「當然呀,笠松學長傳的球都快要趕得上小黑子了,當然笠松學長跟小黑子不一樣感覺啦,有笠松當後衛會很安心呢。」黃瀨看向笠松,像是鬆了一口氣:「像今天,幸好我有找學長一起來。」

笠松抬起頭想問為什麼時,黃瀨的笑容還沒散。

那也是一個很普通的笑容,但笠松總覺得有哪裡不一樣。

「你──」

黃瀨的瀏海拂過光潔的額頭,彎彎的眼睛像月牙,輕飄飄得就好像要飛向遠方。

笠松轉過頭,順著黃瀨的目光望去,那是青峰跟桃井道別的方向,此時只剩街燈青紫色的影子。

半個小時前的巧遇,雖然青峰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卻一次也沒有催促過桃井。

向那兩個人道別的時候,青峰雙手插在口袋裡仍究面無表情。但當時的青峰已經不再把注意力放在黃瀨身上。所以他不知道黃瀨在他轉身帶著桃井離開時弄垮了維持三十分鐘以上的嘴角,本就就紅腫的雙眼更是濕潤地瞅著他不離棄。

──就像被主人丟在紙箱裡的狗一樣。

現在的黃瀨又重新撐起嘴角,笠松依然覺得他有些可憐。

「回家?」笠松絞盡腦汁,才想出這麼一句可以打破沉默的話。

「好呀。」黃瀨雀躍地跟上笠松的步伐。

走了近百公尺後,笠松才意識到,那也許只是假裝的雀躍。

就像跟背對著青峰跟小桃聊天一樣,也許也只是在假裝……假裝什麼?笠松歪著頭,街燈開始點亮遮掩了半個天的星光。

回家路上清風怡人,黃瀨跟在他身後隨意地扯著幾個男孩子都感興趣的話題。

笠松漫不經心地回應著,一丁一點地察覺到,也許這個跟大狗一樣愛搖尾巴的學弟,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複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