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叫阿銀的都是好人
關於部落格
全站關閉,有緣再見。
  • 80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兩個爸爸]肢體接觸



  那是同居第五年的事了。
  「我、回來了!」
  唐翔希搖搖擺擺地推開門,玄關有個讓他能坐下脫鞋的櫃子,但他卻一腳踹歪了櫃子,順帶把自己的右腳皮鞋給踹飛出去了。
  「溫蒂、溫蒂?」唐翔希嚷嚷著:「我的寶貝呢?」
  迎上他的卻不是他可愛的小女兒,而是一雙並比自己瘦弱的男人的手。
  男人穿著寬鬆的睡衣,白靜的臉眉頭深鎖,正是唐翔希的同居人溫振華。
  「安靜點,溫蒂睡了。」
  「嘿、溫──」唐翔希抱住了溫振華,捧著他的臉笑了笑:「寶貝。」然後在溫振華的左臉頰用力地啵了一下。
  溫振華嘖了聲,不耐道:「把你的鞋脫掉,到時候我又要擦地板。」
  「我脫了嘛。」唐翔希抖著右腳嬉皮笑臉地邀功。
  「沒個正經。」
  「寶貝怎麼還沒睡?」
  「溫蒂早睡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唐翔希將頭枕在溫振華肩上,然後側著臉,讓自己說話時的氣息能吐到溫振華的耳朵:「我說你嘛。」
  溫振華只覺得自己的耳垂又熱又癢,下意識地伸手想碰。
  他的手指倔被唐翔兮一口咬住。
  唐翔希口腔裡的溫度比體溫高多了,舌尖又濕又滑,毫不客氣地吸吮著溫振華的指尖。
  溫振華覺得自己臉紅了。
  「混蛋,放手!」他抱怨著。
  「喔。」唐翔希只是張開了嘴,卻沒有打算要放鬆擁抱。
  「全身都是酒臭,還不滾進浴室!」
  「可是我還沒有脫鞋,幫我嘛。」
  「真受不了你。」
  唐翔希還賴在自己身上,溫振華只能扭動著腰,用小腿蹭著唐翔希的腳踝,試圖把那隻自己挑的皮鞋給脫掉。
  他的大腿在動作的同時頻繁地與唐翔希的下身接觸,把唐翔希本來就被酒精污染過的腦子攪得更加混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鞋子脫掉了,唐翔希的呼吸也變得粗重:「振華──」
  「嗯?」溫振華抬頭。
  他的眼睛因為熬夜而顯得有些紅潤。
  唐翔希抿唇,只覺得喉嚨乾渴,鬼使神差地,在溫振華的眼皮下落下一吻。
  溫振華反射性地閉上眼簾,但還沒等他張開,唐翔希又更進一步地咬了他的脖子。
  「唐翔希!」溫振華大驚,氣急敗壞地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
  他的手在唐翔希的胸口上來回磨蹭,卻只夠把唐翔希的西裝弄皺。
  「嘿,你現在跟我一樣臭了。」唐翔希嗅著溫振華的領口道,然後不知又想起了什麼,竟拉著溫振華的手,強行將溫振華帶進浴室。
  「你幹什麼?」溫振華怒斥。
  唐翔希用食指比出一:「噓噓,安靜點,別吵醒我們的女兒。」
  溫振華翻了翻白眼:「你也知道你弄出多大的動靜?每次一喝醉就這樣亂──」
  「嗯?」
  溫振華哼了一聲,瞪著被翻起的襯衫領口道:「原來是跟女人喝酒了啊。」
  「啊?」唐翔希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溫振華在不爽什麼。
  他急忙把自己的西莊跟襯衫全脫了,解釋道:「不是、那是客戶、是客戶說什麼要談案子,然後讓我去……」
  「唐律師還是很受歡迎嘛。」
  「冤枉啊!」唐大律師窘迫地舉起雙手:「跟你一起後我可是什麼都沒幹!」
  溫振華皺眉,滿臉地不相信:「情聖,約定好了別亂帶女人回家汙染我女兒就行了。」
  「是我們女兒。而且我都跟你一起了哪還敢啊!」
  溫振華露出不知道唐翔希在說什麼的表情,擰眉道:「行了你快點洗洗好上床,我先出去了。」
  說完溫振華便轉過臉,背對上半身已經光溜溜的唐翔希。
  唐翔希動作也不慢,他又一次拉住溫振華的手腕,道:「一起吧?」
  「什麼?」
  「洗澡啊,你不是說你身上也都是我的味道了,這樣你睡得著?」
  溫振華似乎有些慌亂,語氣一頓一頓的:「我這是、還不都是你!」
  「跟人家一起嘛!」唐翔希學著寶貝女兒的口氣。
  「少噁心了你……」
  溫振華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沒有阻止唐翔希把自己拉進懷裡。
  唐翔希很快地把手探進溫振華的睡衣裡,還不要臉地喊著:「好滑好有肉。」
  「囉嗦什麼,快洗一洗好上床。」溫振華假意打一個大呵欠道。
  「嘿嘿,遵命!」
  
  唐翔希拿起蓮蓬頭,往溫振華臉上猛噴。
  蓮蓬頭剛打開的水特別冰,澆得溫振華一振哆嗦。
  「你!」
  溫振華很生氣,可是唐翔希卻又立刻將他抱在懷裡,拍拍背道:「不冷不冷我溫暖你。」
  唐翔希被酒精浸過的體溫略高,讓溫振華忍不住留戀了起來。
  拿在手中的蓮蓬頭也不間斷地在輸送著溫水,把溫振華的體溫也越帶越高。
  溫振華心想不對,自己為什麼要陪這個醉漢在浴室裡鬧騰?
  他果斷地指揮著唐翔希去擠沐浴精,等唐翔希終於把自己從頭到腳都抹完後,他才像照顧女兒一樣替唐翔希沖水。
  酒臭味混著不知那來的香水與煙味終於徹底地離開兩人之間,溫振華鬆了口氣,用清水也替自己沖一沖後道:「髒衣服不要直接丟進洗衣機裡,要先泡過,還有你要記得刷牙。」
  「你呢?」
  「我當然刷過了。」
  「喔,那你等等哈。」唐翔希胡亂地擠了牙膏,隨意地在嘴裡攪了繳,然後又張大嘴硬是湊到溫振華面前道:「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有臭味嗎?」
  「噢。」溫振華皺起鼻子:「薄荷味。」
  「那你喜歡嗎?」
  「…………」
  「你現在不想說也沒關係。」唐翔希笑笑地扯下浴巾,把自己跟溫振華包在一起。
  浴巾不大,包兩個男人實在有些勉強,迫使得溫振華不得不貼在唐翔希身上。
  兩人剛洗過澡,還保持著一絲不掛,卻維持著已經超越曖昧的距離,這讓腦子比較清醒的溫振華感到十分不妙,尤其是緊貼住的下半身,更是非常不妙。
  「唐翔希。」溫振華低著頭叫著身前男人的名字:「說過禁止過多肢體接觸。」
  「有嗎?」唐翔希一點都不喜歡那張同居公約,而溫振華卻在現在這種場合提起,讓他更想破壞公約的規定。
  反正只是手寫的一張A4紙,完全不具備法律效力對吧。
  一想到溫振華在自己違規之後會露出的表情,唐翔希就忍不住得意。
  「好吧好吧。」他把浴巾留給溫振華,難得體貼地還替溫振華擦身子,然後急迫地將人推進臥室裡。
  「你幹什麼?」溫振華看著跟著自己進門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維持著全裸之姿,還順手帶上了門。
  「你你說的,上床啊。」
  「你的床不在這裡。」
  「一個人怎麼上床?」
  說罷,唐翔希就像隻老虎一樣撲倒溫振華。
  溫振華被蠻力壓在床上,胸口受到撞擊,乾咳了好幾聲。
  「唐翔希你不要命了!」溫振華扭動著身子,試圖掙脫唐翔希,結果卻是把自己身上唯一的遮蔽布料給扭沒了。
  等溫振華察覺到自己春光大現時,已經來不及了。唐翔希已用手捏住了他久久沒被觸碰的那一塊密處,還輕挑地用手指在上頭彈奏。
  溫振華倒抽一口氣,氣得準備要開罵。
  唐翔希飛快地摀住他的嘴,笑道:「噓,小聲點,你想吵醒溫蒂嗎?」
  「……那你還!」溫振滑壓低聲音道。
  被刻意限制的音量伴隨著氣息噴到唐翔希臉上,讓唐翔希渾身一震。
  「振華,我來幫你吧。」唐翔希啞著嗓道。
  「你開什麼玩笑!」
  「來嘛,你都說不能帶女人回家,你都不想解決?」
  「……關你什麼事!」
  「喔──」唐翔希揚起意味深明的笑容:「你都想著誰做啊?」
  「唐、翔、希!」
  「噓噓,小聲點,溫蒂剛睡著呢。」
  「你滾出去就不用擔心吵醒溫蒂了。」
  「那可不行,我滾出去了你怎麼還睡得著。」
  「我──」
  唐翔希又捏捏溫振華已經半硬的分身:「你看你都這樣了,我就幫幫你吧。」
  溫振華還來不及拒絕,唐翔希便已經俐落的動起了手指。
  溫振華只能屏住呼吸,猶豫著到底又用什麼姿勢才能踹飛唐翔希還不會扭到自己重要的小弟弟。
  但在他煩惱的同時,小弟弟已經很不給面子的變成了大弟弟。
  這具體的變化讓唐翔希很有成就感。
  唐翔希跨坐在溫振華身上,道:「你也摸摸我嘛。」
  「我──」溫振華有些尷尬,但又下意識地不想拒絕。
  唐翔希可顧不上溫振華的遲疑,自己已動手將溫振華的分身靠在自己的分身。
  兩跟屬於男人的管子互撞,那刺激遠勝於用自己的右手。
  唐翔希還不斷擠壓溫振華的尖端,直到馬眼分泌夠多的透明液體,足以塗滿兩人的管子。
  溫振華情不自禁地喘起氣來,雖然他知道現在正在撫摸他全身的是個男人,可是只做到這種碰一碰的程度,並沒有引起他太強烈的厭惡感。甚至,他還有些渴望能夠跟唐翔希靠得更近一些。
  唐翔希的動作明明很粗魯,一點都不細膩,還常常弄痛了溫振華。
  但就是這樣只有男人才會有的力道,讓溫振華本來還不夠高亢的熱情,一步一步地被點燃,直到高峰。
  「舒服嗎?」唐翔希滿手都是乳白的液體,笑著向溫振華邀功。
  溫振華揚起眉毛,直愣愣地看著唐翔希在動作。他的眼眶微紅,還有些濕潤,嘴唇微張,吐著輕淺的喘息。
  唐翔希咒罵了一聲:「你這樣看我,是在勾引我嗎?」
  「好、好了,你快起──啊!」溫振華驚叫,不可置信地看著正啃咬自己乳首的唐翔希。
  唐翔希相信自己是醉了,因為他竟覺得溫振華又硬又平板的胸部竟然這麼性感、這麼好摸。
  溫振華的乳頭在唐翔希的努力下高高聳起,變得紅豔動人。可是唐翔希還是覺得不滿足,身體裡的火燄反而隨著溫振華更多的呻吟更加張狂。
  「振華。」唐翔希又一次地握住溫振華的分身,發現那裡也跟他一樣又重新揚起了雄風。
  「唐翔希,這樣犯規。」溫振華說,聲音細碎地傳到唐翔希耳裡。
  唐翔希渾身一熱,用著他滿是體液的手滑進溫振華的股溝。
  他忘記自己有沒有聽進溫振華說不要了,但反正他很快地就堵住了溫振華的嘴。
  溫振華的口腔比想像中的乾,口水也有些甜,他記得自己問了溫震華:「喜歡吧薄荷味?」
  溫振華似乎罵了一句髒話,他很少這樣粗蠻的,但溫振華的反應卻讓唐翔希的熱情更加高漲。
  「走開!」溫振華一直嚷著同樣的句字。他的手扶在唐翔希的胸口,卻漸漸的,在不知不覺間,滑到了唐翔希的背上,最後勾住唐翔希的頸子。
  就像唐翔希用舌頭糾纏著自己的舌頭那樣。
  「嗚……」
  嗚咽在寢室裡迴盪。
  溫振華拱起背,他感覺到唐翔希已經宣洩過一次的分身正堅硬地頂在自己下腹。噢,他自己也是如此。
  他開始渴望唐翔希能像剛剛那樣撫摸自己,唐翔希察覺到了他的需求,手指探進了兩人身體交結之處,卻不在溫振華的分身上多做停留。
  「翔希!」當手指一離開後,溫振華忍不住叫了唐翔希的名字。
  唐翔希朝他笑了笑,道:「寶貝,我們來做點真格的吧。」
  「啊?」
  「上、床、啊。」
  溫振華想,我們兩個不就正在上床嗎?又想,自己到底是抽了什麼風,怎麼會跟唐翔希一起胡鬧?最後想,這真是糟糕透頂了自己竟然跟女兒的爸爸做這種事。
  臉跟頸子都被唐翔希的口水舔得濕答答的,但溫振華卻沒有感覺任何不適。他只想著快點擺脫這場鬧劇,或者是想著快一點讓自己蓄勢待發的衝動能獲得解放。
  溫振華決定要靠自己的右手,他顫抖著企圖握住自己的分身,唐翔希卻搶先一步捏住他的手,讓他的指尖觸碰唐翔希更為粗壯的管子。
  唐翔希舔著溫振華的耳垂:「你可不要拒絕我啊。」
  溫振華沒有明顯的拒絕。
  他感受著唐翔希身上跟自己同樣器官卻不同觸感的那地方,並有些得意唐翔希會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反應。
  「夠了。」唐翔希突然中止了溫振華的動作。
  溫振華微愣,還沒有反應過來,唐翔希就抬起了他的雙腿。
  「說好了不可以拒絕唷。」
  「什、什麼!」雖然不願意往那方面想,但溫振華還是第一時間猜到了唐翔希的企圖。
  溫振華嚇了一大跳,他本來以為唐翔希只是寂寞了,想要找個人慰藉,才會溜上自己的床,畢竟唐翔希今晚喝了酒,又被女客戶勾搭了一晚上,有些火也是再所難免。更何況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以前唐翔希也這麼幹過,他才會氣得在同居公約裡加上一條禁止肢體接觸。
  雖然加上了新規矩,溫振華也很清楚自己並沒有明確禁止唐翔希的摟摟抱抱。
  畢竟一個大男人要長久沒有釋放也太痛苦了點,而且這些年來的相處已經讓溫振華非常習慣有唐翔希的存在。
  可是唐翔希接下來要做的事就已經觸及溫振華的底線了。
  「不行!」溫振華連忙否決。
  唐翔希沒有理會他。
  更超出溫振華想像的是,唐翔希竟然低下頭,伏在溫振華身下,像舔果子一樣吸著溫振華的股溝。
  「唔!」溫振華悶哼。
  強烈的快感直擊他的大腦。
  他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比起肉體上的歡愉,更多的是心靈上的虛榮。
  「唐翔希……」那個死要面子的大律師,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而讓那個大律師願意彎腰的人,是自己:「……翔希、唐翔希!」
  「叫一聲老公聽聽。」
  「…………」
  「嘿,害羞了厚。」
  溫振華連忙摀住臉,根本沒考慮到唐翔希現在的位置沒法看親自己的表情。
  「那我去了唷。」
  然後他感受到唐翔希飛快地探進了一根沾滿他唾液的手指。
  「唔嗯!」
  然後是兩根。
  「啊啊!」
  直到三根都進入他的腸璧,在裡頭肆意地跳動。
  溫振華腦子已一片空白,他覺得很疼痛、受到屈辱、但又有難以言喻的滿足。
  到底是要做還是不要做,溫振華已經弄不清楚。他知道自己有機會可以阻止唐翔希,但他卻展開了身體,任由唐翔希來決定他們未來的命運。
  「溫振華。」唐翔希呢喃,又自顧自地笑了起來:「溫振華、不對、老婆,你可跑不掉囉。」
  溫振華下意識地咬緊牙關。
  但唐翔希進入的那瞬間,他還是忍不住慘叫出口:「──唐翔希你這個大混蛋!」
  
  那一夜的第二日,唐翔希難得比溫振華還要早起。
  他小心翼翼地把弄髒的被子收起來,打算直接送到乾洗店,省得溫振華發現後又抓狂。
  他抱著棉被走出溫振華的房間後,卻被嚇了一跳。
  「爹地。」
  「噢溫蒂!」唐翔希蹲下身子,湊到女兒的臉邊吻了一口:「妳怎麼這麼早起?」
  「因為爸比昨天好吵,害我都睡不好,爸比昨天是不是生病了?他一直在說好痛。」
  「呃,爸比不是生病了,爸比是……」
  「唐翔希!」門內突然傳出溫振華的怒吼。
  唐翔希飛快地把被單藏好,然後縮到寢室門口對女兒道:「溫蒂昨天不是沒睡好嗎?乖,再回去多睡一點唷,睡得多才會變小美女。」
  「可是爸比他為什麼一直在叫?」
  「那個呀。」唐翔希意味深長地給了溫蒂一抹溫蒂難以理解的笑容:「妳以後就會習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